简田

【一期三日】执念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马赛克碎片:

感谢   @零锂不识 提供的脑洞

振总黑化反派BOSS设定,恢复记忆后深藏不露,联手溯行军策反同僚掀了本丸,囚禁爷婶想要改变历史。婶婶回到过去阻止正在追爷的傻白甜振哥找回记忆

私设多,ooc可能有,对大阪之役一期如何改变历史可能造成怎样的走向发展有些自己的假想理解,如有BUG请多包涵,能指出那最好了

全员精分,俩本丸画风迥异,作者要去医院订精神分裂症的床位了,更文龟速

记住一句话,来跟我念:
一切都是前主……啊不,都是溯行军的锅!

————————————————————————

(一)
空气中鲜血的腥气与冬日凄冷的寒风交织在一起。

兵士的嘶吼与惨叫、金铁的交击与破碎声,还有血肉被撕裂绞碎的声响,充斥着阴霾笼罩下的战场。尸体堆叠在赤褐色的土地之上,溢出的鲜血浸红了缓缓流淌的河川。顺着河川的流向远远望去,那城郭与巍峨天守阁的轮廓隐约可见,如同一个跪伏在地的巨人,在昔日荣光的黯淡下无力起身。

一名士兵怒吼着用手中的刀对着敌人狠狠劈斩而下,鲜血喷溅,将那布满血丝与癫狂的双眼也染的通红。突然,颈部攀附上一股阴冷的气息,只一瞬,鲜血就从自己的颈中喷出,士兵不可思议地瞪大了双眼,突然五官惊恐地扭曲起来,在死前的最后一瞬,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紫色的闪电和墨般的黑气环绕着一节节连接的惨白骨椎,头骨的两个幽深的眼窝亮起两点仿佛能吸走灵魂的紫色,头骨的嘴部衔着一把浸满鲜血的短刀,姿态诡异的骨架如同蛇般在战场上游走着,一条一条收割着生命。

除了周身环绕着紫色闪电的骨质怪物,在肉眼无法察觉的另一个战场上,最后一点残留的幽蓝的火焰也剧烈地晃动着。一把锋锐的太刀狠狠地插入那个持枪的巨大怪物的头部,伴随着一声尖锐的惨叫,最后一点幽蓝的火焰也熄灭下去。

付丧神缓缓抽出太刀,浅蓝的发丝因染了鲜血和灰尘而难以辨认出那原本天空的颜色。琥珀般澄金的眼眸下涌动着对鲜血的痴迷与快要失去理智的疯狂。

深蓝军装上布满了干涸的暗色血迹。一期一振踢开了脚边检非违使破碎的尸体,看它湮灭成粉末飘散在空中。

看交战一方的败势有所回转,一期一振甩了甩刀上的血,收刀回鞘,朝不远处的一把溯行军的太刀摆了摆手。

“够了。”

声音刚刚落下,所有溯行军都停住了动作,这一群隐藏在战场中收割生命的恶魔一个个消失在身后浮现的裂缝中。一期一振擦了一把脸颊上的血,抽身至战场外围,跨上了在外安置的小云雀,寻了一处高地静静俯视着下方的战局。

一方的军队退守至防御工事后,交战暂告一段落。只有这个时代的外来者才能听到的急促马蹄声响起,黑发的脇差策马停至一期一振身后。

“今福那里怎么样了?”一期一振的声音冰冷的没有一丝感情。

“本来按照计划进行着,”鲶尾的呼吸有些急促,“但大量的检非违使出现,两队溯行军全灭,敌方数量太多,我与平野无法将其全歼,只能撤退。”

听此,一期一振沉默了一会儿,脸上没有一丝表情。过了很久,他声音低沉地朝空无一物的一旁说到:“你们就剩下这些没用的东西了?”

突然,半空一抹黑气浮现,感受到一股阴森的凉意,鲶尾眉头一皱,策马向一旁挪了几步。

“这种程度的战役没有必要投入太多兵力,”黑雾中传来了声音,嘶哑的如同砂纸打磨过,透着一股瘆人的寒意,“动作太大只会招来更多检非违使,甚至会惊动政府那帮人类。”

一期一振的眉头微微皱了皱,不再回话。他隔着硝烟远远地望了望耸立的天守阁,将它的轮廓深深刻印在脑海里,一扯缰绳,调转马头。

“叫上大家,回去了。”

鲶尾头上的呆毛一翘,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是!我这就去!”

时空的隧道开启,付丧神的身影一个个消失在里面。黑雾仍在半空漂浮着,看隧道关闭,发出了一阵尖锐的怪笑声,猛地炸裂消失在半空。

时空重归寂静,历史的车轮仍尽力按既定的轨迹缓缓推进着。大坂被笼罩在夜幕中,静静等待着那最终结局的到来。



“嘶——别动!”

“让我看看嘛,疼吗?”

平野躲闪着前田伸过来的手,捂住了自己的左臂,黑色的军装上隐隐染了些血迹。

走在最前面的一期一振停下马,回头看了看,下马走了过去,蹲下身轻轻拿开平野护着胳膊的手,语气轻柔地问到:“受伤了?”

“我没事的一期哥,就是被检非违使不小心划了一下。”平野赶忙回到。

一期一振双眉微蹙,揉了揉平野的头,转身跨上马向兄弟们示意快些回本丸。他一边在前面走着,一边对侧后方的鲶尾说到:“以后再有这种事让那些废物顶上去,你们不要出手,尽快撤回来,知道吗?”

“哎?就这样把对方丢下会不会……”

“鲶尾,”一期一振压低了声音,眼神冷冽,使鲶尾感受到一股来自上位者的压迫感,“别搞错了,那群家伙靠不住,有相同的目标不意味着我们就是同伴,他们是敌人这点还是不会变的……哼,不过是在相互利用罢了。”

鲶尾愣了愣,低低的嗯了一声,沉默地跟在自家大哥身后。

一行人回到了本丸,推开大门,熟悉的院落映入眼帘,然而此时院内空无一人,平日里总是热热闹闹的本丸现在则显得冷清许多。

“啊……还是回来好啊。”鲶尾下马抻了抻腰,“这次去了得有四五天吧,真是比远征还累啊。”

“哈!一期哥你回来啦!”

粉毛的小短刀从屋内探出头来,兴奋地跑向门口。一期一振见是秋田,微微笑了笑,弯下腰问到:“我不在这些天,本丸还好吧?”

“放心吧,没有任何异常!”秋田回到,“一期哥这次出阵有什么进展吗?”

一期一振一顿,脸上的笑容淡了两分,这时平野插话道:“不急在这一时,这种事总是得循序渐进,每次出阵都能有大的进展,哪有那么好的事啊。”

秋田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一期一振把小云雀的缰绳递给鲶尾,说到:“把马牵回去,平野也快去手入,晚些我会去见主上,你们……”

“嘿嘿,一期哥等不及了呢。”

“哎呀别唠叨了一期哥,想去就快去吧。”

一期一振一愣,不禁失笑。在气氛有些诡异的本丸,粟田口派的兄弟们仍按平时的方式相处着,回到本丸的一期一振也依旧是那副疼爱弟弟们的好哥哥样子,之前在战场上的狠厉与阴翳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



房屋的屋门紧紧地闭着,屋内静谧得连空气仿佛都凝固了起来。

三日月端着茶静坐于屋内一角。他面色有些苍白,平日时常挂在脸上的微笑现已消失无踪。手中的茶未尝一口却已凉透。眼内的弦月因重重心事的笼罩而黯淡了光辉。

突然,幛子门被拉开的声音从背后响起,传来了不似短刀那样轻快的脚步声。三日月一惊,手有些失力,险些没有端住茶杯。

对方有些迫不及待地伸出手将他抱住,力道之大仿佛要将他勒进怀里,三日月的身体猛的僵硬起来。

一期一振将头搭在他肩上,像宠物撒娇般蹭了蹭,又把头埋入三日月的颈窝,深呼吸了两口,那清清淡淡的香气让他躁动的内心完全平静下来。

“……夫人,”一期一振轻轻吻了一下对方的耳垂,带着笑意说到,“我回来了,有想我吗?”

话音落下,室内就再次陷入寂静。三日月未回话,低垂着头,将所有的表情都隐藏在阴影下 。

等了很久没有等到回话,一期一振毫不在意地笑了笑,将怀中的人抱得紧了些:“呵,夫人还真是冷淡啊,出阵时没有一句‘祝君武运昌隆’,现在连欢迎丈夫回来的话都要吝啬吗?”

“放开我,”三日月强压下声音的颤抖,缓缓说到,“……滚出去。”

一期一振双眼微眯,轻轻吻了吻三日月的头发,松开了手,一边脱着自己染血的手套,一边说到:“夫人息怒啊,因为太想念夫人了忘了自己还沾了一身血,等等我这就换掉……夫人要来帮我吗?”

三日月没有回话,然而放在膝上的手已经紧紧地攥了起来。这时,听到一期一振继续说着:

“冬之阵我不会干预太多,要做的只是尽量减少我方野战战损,过几日真田丸开战我会再去,扩大胜局。夫人你说,若是阻止淀殿议和,抓住我军士气高涨之时机乘胜追击,凭真田大人之勇武,可否取那逆贼项上人头?”

三日月缓缓抬起头来,盯着一期一振,幽蓝的双眼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该阻止的,应该是你自己吧。”

一期一振挑挑眉,与三日月对视着,只听三日月冷笑一声,继续说到:“哼,明明杀掉德川家康就能解决的事让你做的如此束手束脚,看来那群检非违使还是有点用处的……之前你杀掉小早川秀秋险些惊动政府也让你怕了吧,结果呢?秀忠来援,你还是要败。丰臣已是外强中干,凭淀姬那个愚蠢的女人,凭秀赖之能,凭一群浪人打下的天下,你觉得能太平吗?一期一振,你做不到的,收手吧,趁政府还未察觉 ,趁事情还没有变得更糟,你……唔!”

三日月话还未说完,一期一振便扳过他的脸,狠狠地吻了上去。

“唔……你这混蛋!放开……唔嗯……”

三日月剧烈地挣扎起来,然而虚弱的身体让他难以拉开与一期一振的距离。一期一振将他圈进怀里,手抚上他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三日月感觉自己的呼吸被一点一点的抽走,一股窒息感攀附上脑海,待一期一振恋恋不舍地松开,三日月只能身形不稳地扶住对方,如溺水获救的人般大口喘着气。此时,一期一振的声音传来,平静的语调下多了分宠溺与无奈。

 “夫人,别说这种让人丧气的话啊。杀掉小早川的确是我的失误,检非和政府我倒也不是毫无顾忌,不过……”一期一振顿了顿,嘴角上扬,挂上一抹邪气的笑容,“秀赖大人作为太阁大人亲子,凭借前主所留威望,我丰臣氏号令天下又有何难?至于德川家康那个王八蛋……呵呵。”

一期一振凑到三日月的耳边,压低声音,将一个个音节撕裂后再吐出,语气带上一股杀意。

“我不会亲手杀他,我会让他……死在该死的地方,到时候,我们就能回去了,继续我们在大阪城的生活。哦,还有,”一期一振声音又低了两分,“不是说要喊御前樣的吗?再喊错,我可就要生气了。”

三日月好不容易缓过气来,对方幽怨而阴森的语调洒落在耳边让他不由得脊背一凉。他虚弱地抓住对方的衣物,颤抖地用头抵着对方的胸膛,声音哀求地说到:“求求你,吉光,停手吧,不要……不要再错下去了。”

一期一振轻轻拍着三日月的后背,金色的瞳仁中闪过一丝红芒,让他周身的气场都变得诡异起来。

正当室内重新陷入死寂之时,屋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一期哥!不好了!”

前田猛地冲进来,一脸惊慌。

一期一振松开三日月,问到:“怎么了,这么冒冒失失的?”

“主……主上她……”前田上气不接下气,“之前以为主上在睡觉,结果发现主上她的灵魂已经不在身体里了!”

“主上不是由厚守着吗?”一期一振皱了皱眉,问到。

“这就得问他是怎么守的了。”

门外面传来声音,只见鲶尾死死抓着厚的胳膊走过来,面色冰冷。而厚也在不断挣扎着 ,当见到自家大哥,厚一怔,有些恐惧地低下了头。

“厚,”一期一振面无表情,“怎么回事?不是让你好好看着的吗?”

“一……一期哥,我……”厚声音发抖,眼一闭,心一横,说到:“一期哥!停手吧!修改历史是不对的啊!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还有兄弟们……”

一期一振周身的气温猛地低了下来,金眸越发幽深。厚已经害怕的有些发抖了,突然,从旁伸出一只手,将他拉至身后护住。

“这事与厚无关,”三日月神情严肃,“是我让他做的。主上已经回到过去了,她会阻止你的,一期一振……不,还是叫你天下一振更合适吧。”

三日月不带丝毫躲闪地迎着对方的目光,眼中是前所未有的决绝。

“修改历史,你做不到的。”

厚害怕地往三日月的身后缩了缩。天下一振静静看着眼前一脸防备的妻子和弟弟,突然低声笑了起来。

“哈哈哈,嘴上说着不能改变历史,结果还不是回到过去想改变历史阻止我吗……夫人和主上,还真是天真的可爱啊。”

天下一振缓缓靠近,蹲下身去,解下了厚挂在腰间的本体,像往常一样温柔地揉了揉他的头:“这个就放到我这里保管,平日里多陪大嫂聊聊天解解乏,别的事就不用你负责了。”

厚吓得浑身僵硬,一动也不敢动。

“还有,夫人你如此不听话……还真是让我为难啊。”天下一振站起身来,笑着看向三日月,凑到他的耳边,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缓缓说到:

“等我收拾完烂摊子,再来好好地惩罚夫人吧。”



换上了冬景的宁静本丸白雪铺了满地,几个贪玩的短刀正聚在院子里搓雪球打雪仗。突然,主屋传来一声巨响,幛子门被猛地踢飞,擦着短刀们的头顶飞了出去。

“长谷部——!!!”

审神者衣冠不整,披头散发地站在门口一声怒吼。

突然一道虚影闪过,带起了纷纷扬扬的雪花。长谷部以最快的速度跑到了审神者跟前,躬身问到:“主有何吩咐?”

“让博多拨款,”审神者神情严肃,“去把政府出的《付丧神心理健康指导手册》订上几十份给我人手一本,还有从今天开始,本丸开始推行无限期精神文明创建活动,务必让历史不得改变的观念给我深入人心,还有……”审神者顿了顿,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压低声音说到:

“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把一期一振找来。”


TBC

评论
热度(238)

© 简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