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田

【双玄】年度大戏!玄肃真君把水师弟弟给睡啦!!!(一)

牧徐徐:

“年度大戏!玄肃真君把水师弟弟给睡啦!!!”

“哪个玄肃?总是一脸性冷淡的那个吗?”

“除了他还能有谁?水师大人气疯了,追着他绕上天庭打了七圈半!”



  • 人物属于墨香,ooc属于我

  • 虐到抓心挠肺,不管了我要吃糖!秀秀不发糖我就自己发!!!

  • 命运重回,水师没有得知换命的方法。贺玄飞升做了文官,青玄是哥哥殿里的一个小神官。

  • 即使命运重回,有些发生过的事也会在记忆里留下痕迹吧?就像宝玉说“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

  • 因为是抽空子写一会作业肝一会文,所以不保证坑品。能写到哪算哪。


================我是年方二八的分割线================

 贺玄迈进风水殿正厅里时,大殿里静悄悄的,没有什么人。只有一个白衣的小道士大喇喇站在那里,右脚踩着水师的公文桌,画卷长长铺开从桌面堆到地上。他嘴里叼着一支细羊毫笔,右手袖子高高撸起,正拿着一支狼毫粗笔肆意泼墨。


  大约是画得入神,他并未注意到有人进来。贺玄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开口打断了。他怒气慢慢散了些,斜眼去看那画,依稀可见桃红灼灼,花枝春野。又抬眼看那人,从他那个角度可见轮廓俊秀,是个少年模样。只是不知是哪路神仙,敢在水师的地盘如此嚣张。贺玄暗暗思忖着,他飞升也有一段时日,上天庭的神官们已经熟悉得差不多,却从未见过这般人物。


  他咳嗽了两声,那少年依然毫无觉察。贺玄又耐着性子等了一会,快要按捺不住时,那人似是察觉到他的目光,突然抬起头来,看见有人,“哎”了一声,面露惊异之色。


  果然是一副修眉俊目、顾盼神飞的好相貌。少年左右看了看,反应过来将脚收了下去,嘴里、手中的笔也随手往桌上笔筒一扔。他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一边从耳中取下两个耳塞,一边问道:“这位大人有什么事吗?”


  原来是戴着耳塞。贺玄目光落到他扔在桌面的耳塞上,却不知他为何要戴。原来是水师殿里的小神官?却不知为何如此大胆。


  贺玄虽然还带着薄怒,但也不愿将气撒到无关之人头上。他敛了神色,淡淡道:“不知水师大人可在此处?在下有要事求见。”


  少年道:“哦,我……我家大人不在,你有什么事?很要紧吗?着急的话可以先跟我说一说,我帮你转达。”


  跟你说有什么用?贺玄刚想说“不用了”,但迎面接上少年含笑的眼神,又说不出拒绝的话,不由自主接了下去:“……南怀县突发洪水,当地民众死伤无数。贺某已经寻了水师大人十数次, 只求借法宝一用,洪水退后,当即归还。但不知水师大人到底是有多忙,次次寻而无果!烦请向水师大人转告,人命关天——”


  “等等,”少年神色严肃起来,“南怀县发洪水是真的?”


  “岂能有假!”


  “不是说是误报吗……”少年转了两圈,突然停住,望向贺玄:“法宝可以借你,不过我得跟去看一下,谁知道你是不是骗子。我怎么没在上天庭见过你。”


  “……”贺玄侧身负手而立:“随意。”


  少年在桌面上乱翻了一会,掀开画卷,从底下翻出一把扇子,展开看了一下又合上,说这便走吧。贺玄用余光瞟见扇面有一个“水”字,知道是水师的那把扇子,简直要吐血。他来来回回借了不知多少次都无功而返,没想到却在一个小神官这里,当杂物一样收着。


  贺玄转身大踏步走了几步,冷声道:“走吧。”不料少年听见他结着冰霜的声音,下意识往后缩了一下,又偷觑他神色,磨磨蹭蹭倒了回去,反手摸到刚才那对耳塞悄悄收进怀里。


  贺玄:“……”


  到了南怀地界,少年看着眼前洪水泛滥、平民号哭之景,不由默然。片刻,他转头对贺玄说:“法宝的口诀不能告诉你。不过我法力不够,还请这位大人——”


  “贺。”


  “哦,贺大人……好名字好名字。还请贺大人借我一点法力,不然我可驱使不动这扇子。”


  贺玄点头,伸手在他后腰上轻轻一拍,将灵力流送了进去。少年拿起扇子,向洪水袭来方向摇了几摇:“退。”


  洪水慢慢往后退去,妇人哭着扑过去抱住渐渐露出头面的小孩。少年面露欣慰之色,突然,洪水又往前铺开。少年皱起眉头,又加了一分力:“退。”


  很显然是有一股力量在与他对抗着。洪水忽前忽后,少年面色渐渐苍白,贺玄见势不好,再次伸手,灵力源源不断地送了过去。水师扇上顿时灵光大增,迅速压过那边势头,洪水再度后退。须臾,隐约听到一声惨叫,洪水完全隐去,裸露的地面上一片狼藉。


  少年松了口气,收起扇子道:“这洪水算暂时能消歇一会子了。方才你也看到了,其中必有精怪作异,不是靠控水能解决的。你还是去上天庭找武神帮忙吧。我先走咯。”


  贺玄不语,却一把抓住他肩膀:“你究竟是什么人?!”


  他怎么也不信,水师能随意将自己法宝交给殿内的一个小神官。之前借扇,水师屡屡找借口避开,显然其中有什么猫腻。莫不是水师为了敷衍过去,化了一个分身来诓他。


  他出手既快又准,目光里又带着审视的味道,少年一惊,情不自禁露出恐惧之色。


  贺玄一怔,手也不由自主松开了。他调整了下表情,尽量温声道:“你别怕,我……”


  少年却拔腿就跑:“我……我走了!这次我是冒险出来帮你的,别往外面说,不然我就死定了!”说着,竟这样一溜烟没影了。


  “……”贺玄扶额叹了口气。他望着少年消失的方向,手指无意识捻了捻,似是在怀念着什么。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1188)

© 简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