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田

【双玄】谢谢大家,我们在一起了

正湾小丁:

演员AU,甜饼小段子

全程无虐请放心食用,不甜不要钱

有花怜戏份

为了防吞,所以……

发扬艰苦奋斗精神,坚持社会主义写文!

发扬艰苦奋斗精神,坚持社会主义写文!

发扬艰苦奋斗精神,坚持社会主义写文!

发扬艰苦奋斗精神,坚持社会主义写文!


一、

当得到天官赐福里风师的角色时,师青玄是很开心的。

本来他也没怎么努力想争取这个戏份,奈何师无渡早早被内定成了水师,为了和他哥同台搭戏,师青玄在试镜时可谓是相当努力了。功夫不负有心人,只要努力就有收获,这回连师无渡都很欣慰地认真夸了他一番。

演员是先于剧本定下来的,他们试镜时只给看了一小段剧情,师青玄的剧情是和谢怜搭档潜入极乐坊,先入为主地就觉得这个角色就是个给他本色出演的逗比。结果完整版剧本拿到后,读到一半师青玄就懵逼了。

……原来这个角色,下场这么惨的吗?!

还有囚禁play?手铐play?

不过师青玄最终还是觉得自己这个角色已经不错了。因为一开始宣称最喜欢水师这个角色的师无渡看到水师的头被扯掉的时候,最终还是忍不住问候了一下编剧的八辈祖宗。

 

二、

师青玄进剧组的第二天,饰演黑水大佬的贺玄也来了。

贺玄这个人相当了不得,是铜炉山影视学院毕业的。铜炉山影视学院相当不好进,唯一成功毕业的只有贺玄和同剧组的花城,但光是这两个人就给学院带来了极高声誉,可见教育之成功。

师青玄充满好奇地上前勾搭,却获得了一个冷漠的转身。

不过师青玄就是不怕这样的,越不好交往他越想和人家做朋友,师无渡还因此骂过他欠揍,但是他也不打算改。

正好剧本里也是他各种拉着人家到处跑,于是不分剧里剧外,师青玄都拉着贺玄吃这个玩那个,还跟着剧里的称呼叫他明兄。久而久之,他也学会判断贺玄的各种微表情,什么样是真的生气,什么样是其实很喜欢。贺玄一开始各种抗拒,后来发现挣脱不了后,终于冷着脸不情不愿地妥协了。

师青玄做了一下总结,隔壁花三怂,说是要追谢怜结果连拉小手都不敢;再看看这位,连喜欢什么都不知道往外说。

铜炉山影视学院,害人不浅啊!

 

三、

拍戏过程中,谢怜曾经邀请过师青玄和贺玄去他和花城家里吃饭(没错,这俩人都同居了,花三怂居然还没表白),说自己做了一锅羹,只是熬了一大锅两个人吃不完,就叫他们来分享。

师青玄很高兴,但是他听说谢怜做饭其实并不怎么好吃,于是拜托贺玄向他学弟花城打听一下。花城给他们的回答是味道相当不错,于是师青玄兴高采烈地拉着贺玄去了,受到了谢怜的隆重欢迎。

虽然躺在客厅沙发上脸色如同上了妆一样发青的戚容让师青玄有点疑惑,但戚容一向作死,他也没想这么多,直接寒暄了几句就上了餐桌。

那碗羹的颜色,看上去并不是很美味,甚至有点惊悚。师青玄本来已经萌生了退意,但花城施施然坐在了他对面,直接舀了一勺喝了,喝完还满意地眯了眯眼,对一旁的谢怜道:“哥哥,这碗比昨日的好喝。”

于是师青玄怂恿了一下贺玄,两个人一起端起碗来。

然后他们两个就见到了终极。

……谢怜到底是怎么把大白菜和鸡蛋做出这个味道的???

 

四、

师青玄感觉眼前金星直冒,他跌跌撞撞地扑到厨房的方向找水喝,差点直接把烧开的水倒进嘴里,幸好谢怜手疾眼快给他兑了半杯凉水。等嘴里的味道淡了淡,他一扭头,看见贺玄直接趴在了桌子上,面无表情的脸仍然面无表情,甚至连眼神都涣散了。

“明兄!你醒醒啊!”师青玄冲上去拉扯贺玄的衣服,桌上的锅碗瓢盆差点被他拽倒之后他才发现他拽的是桌布。谢怜在一边简直都惊呆了,看看花城再看看他俩,整个人都陷入了迷茫之中。

总之这一顿饭吃的是宾主都怀疑人生,最开心的竟然是一旁吃瓜看戏的戚容。

回家的路上,师青玄只有一个想法:

花城,不愧是铜炉山影视学院出身加上痴汉力buff加持的男人啊。

后来导演得知了这段经历,立即大笔一挥,加了一段剧情。谢怜亲手又熬了一小锅百年好合羹,师青玄和贺玄本色出演,喜剧效果拔群。

 

五、

拍戏过程中,最令人期待的剧情就是扮女相了。本来导演要找两个妹子做替身的,但是师青玄坚持要自己和贺玄上阵,这种敬业精神得到了剧组的一致好评。

只有师无渡知道,自己家不省心的弟弟从小就对女装有一种蜜汁喜爱,这种剧情简直是给他天降礼包,开心还来不及,根本不是敬不敬业的问题。

师无渡反省了一下自己。

如果他没有在青玄出生之后吵着要妹妹不要弟弟,没有把表妹的裙子给青玄穿,也没有偷偷给青玄扎双马尾丸子头,是不是不会造成这样的后果?

……找到罪魁祸首了啊,水师大人。

 

六、

事实上贺玄是很不情愿穿女装的。但是师青玄强烈要求,并且以身作则,不仅穿了裙子,挽了发,还贴了硅胶假胸,队友这么豁出去,贺玄为了不让他一个人丢脸,还是一咬牙从了。

直到他俩亲亲密密手挽手一起逛遍剧组,看着师青玄用假声撩群演,怂恿谢怜也和他们一起女装,空闲时间还跑到卫生间补妆,贺玄才后知后觉地觉得哪里不对。

师青玄哪里是豁出去了!他明明很乐在其中啊!!

贺玄觉得为了这货纠结的自己仿佛一个傻逼。

 

七、

剧组的群演很多,干什么的都有。其中有段戏是师青玄被黑水抓进了牢里,有一群疯子怪人围着他。拍出来的场景很阴森,但其实过程非常欢乐,所有的群演都放飞了自我,整个场景一片群魔乱舞。

当时师青玄正拼命忍笑憋得浑身颤抖,一个妹子忽然扑了上来,高喊着宝宝把他全身上下摸了个遍。他整个人都是懵逼的,一脸的惊恐,正好师无渡带着谢怜一行人进来救他,表情完美,竟然一遍过了。

……后来那妹子有点不好意思地解释说她是师青玄的脑残粉,见了偶像,一时激动得难以自制,忍不住扑了过去。现在想想太冒犯了,真是超对不起。说着说着差点掉眼泪,师青玄赶紧各种安慰,一边讲道理一边想,被吃豆腐的反而要回去安慰吃豆腐的,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啊?

结果妹子回家就把这段经历挂在了微博上,再之后每次有疯子怪人的戏份,师青玄总感觉很多女性群演对他虎视眈眈。

 

八、

轻松的剧情过后,就是最考验演技的飙戏了。剧组经过郑重商议,决定将此场景命名为三个男人一台戏之无解的选择。

毕竟和师无渡是亲兄弟,师青玄很容易就代入了角色。他很绝望地琢磨了一天这个死局该怎么解,却发现好像连以死谢罪都不够。

接下来的两天他都魂不守舍的,还是贺玄察觉了他不对,问他怎么回事,师青玄闷闷不乐地和他说了。

“你是傻吗?”听完师青玄的倾诉,贺玄仿佛看智障一样看着他,满脸都写着你怕不是失了智,“这只是一出戏,都是假的,你想太多了。”

“我知道不是真的,只是我怕要是真有一天,你和我哥因为我有了血海深仇……”师青玄还是很苦闷。

“如果你哥不打算杀了我全家,就不可能有血海深仇。就算真有那么一天,我也只会恨他,不会恨你的。”贺玄顿了顿,破天荒地说了一长段话并且揉了揉他的头。

虽然纠结的并不是贺玄会不会恨他这种事,师青玄还是突然觉得心情好了起来。

 

九、

心结算是解开了,但是等到真正开拍的时候,还是令人很难当做这是在做戏。

起初师青玄还在内心里一遍遍告诉自己假的假的都是假的,可是到师无渡给骨灰坛子磕头那里,他是真的入戏了。绝望和恐惧一波波地涌上心头,理智几乎分崩离析,他喊着早已烂熟于心的台词,却头一次感受到台词中传达出来的惨烈,眼泪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流了满脸。

师无渡被贺玄钳制在手里的时候,师青玄是真的语无伦次地在求着贺玄不要动手,师无渡癫狂的笑声在他耳边回响,他拼命地挣扎着,镣铐虽然内置软垫,却还是在他腕上留下努力挣脱的淤痕。

贺玄把血包捏爆,师无渡倒在地上,师青玄脑海一片空白,过了好久他才意识到自己在尖叫。剧本上没有这段,但是他已经不在乎了。

“你有没有什么想说的。”贺玄问他。

“……我想死。”他听见自己这样说。

“你想得倒美。”贺玄的声音冷酷得没有一丝温度。他向他伸出手。

师青玄闭上了眼睛。

 

十、

“卡!”熟悉的声音打破了几乎凝结的气氛,导演站在一边,眼圈通红地打板,“一遍过了!这感情爆发的太有感染力了!你们太棒了!”

剧组人员纷纷冲上来清理满地血包里的假血,有人把镣铐解开了,可是师青玄还眼神空洞地望着前方,思绪仍停留在师无渡倒下的那一刻。

讲究如师无渡,爬起来第一件事不是清理身上的血浆,而是冲上去狠狠搂住了师青玄。他听见哥哥在耳边一遍遍说着没事了,却感觉到师无渡的身体也在微微颤抖,俨然也没从刚刚的状态脱出来。

而贺玄只是站在原地,茫然无措地看着他们。

 

十一、

师青玄站起身的时候,贺玄上前要扶,却被他下意识地闪躲了一下。

两个人都很尴尬地定住了一瞬,师青玄刚想说贺玄现在浑身是血他看得有点瘆得慌,等下就好了希望明兄别生他的气,却见贺玄垂下眼,低声道了句:“对不起。”

师青玄这次是真的被瘆了一下。他看看左边死死扣着他胳膊的师无渡,再看看右边垂着眼的贺玄,突然绝望地发现这两人比他还入戏,一个个都沉浸在角色的情绪里不可自拔。

“行了行了,这不都是假的吗?”他扬起一个笑容,伸手像平日一样挽住贺玄的胳膊,又主动拉住师无渡的手,“都别纠结了,一起去隔壁看今天狗男男的戏份吧?”

 

十二、

在他们拍的时候时狗男男早在那边亲完了,师青玄一打听,花城果不其然还没表白,谢怜一直觉得这是剧情需要,委屈花城了,正细声细语安慰他。知情的工作人员偏偏还被花城嘱咐该说的不该说的都掌握掌握分寸,看着这俩人真是一个赛一个的着急,恨不得组织按头小分队。

他们五个一起去吃饭,但是谁也吃不太下。

花城和谢怜坐一起,一脸乖巧,谢怜则是脸上写着大大的抱歉,一个劲地给花城夹菜,正上演着年度好想急死你大戏。

师青玄被贺玄和师无渡夹在中间,身边两个人虽然平时也冷着脸,但精通他俩微表情的师青玄能明显感觉到他们心情都不算很好。

其实说实话师无渡出戏这么慢师青玄可以理解,毕竟他俩亲兄弟,兄弟情深大家都懂,何况师无渡还是个弟控。但是以贺玄的心性这么久都调整不好心态,甚至还影响到了言行举止,这就很令人好奇了。

于是饭后师青玄拉着贺玄说要逛街消食,把师无渡和花城谢怜扔在了一起。

师青玄至今都能记得当时师无渡快能杀人的眼神。

 

十三、

不过虽然把贺玄拽出来了,但是师青玄并没有想好应该怎么问,于是干脆一边走一边东拉西扯,天南地北地侃。

“明兄啊,你看这家店是不是很便宜?我给你买的T恤就是这个牌子,质量特别好。”

“明兄明兄,你说我最近是不是胖了?要不我把每天午饭后的冰淇淋戒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明兄你看!老裴给我发了张风信慕情的打架崩坏脸!你说我应该往上P什么字?”

“明兄,你在铜炉山学习的时候花城就这么怂啊?看他俩真是要急死我了,谢怜也是,花城都表现的多明显了他居然还没发现!要是我身边有人这么喜欢我,我肯定早就察觉到了,哎呀这两个人哪……”

贺玄突然停下来不走了。

“你没察觉到。”他皱着眉,对师青玄说。

 

十四、

“啊?明兄你说什么?”师青玄抛出懵逼三连,“什么意思?我怎么了?”

贺玄安安静静地站在原地,墨黑的双眼直直注视着师青玄:“你说,如果有人这么喜欢你,你会察觉,但你没有。”

“等一下等一下,是咱们剧组的人吗?谁喜欢我?”师青玄被这没头没脑的话和突然郑重的气氛搞得一头雾水。

贺玄向前走了几步,仍然是面无表情,眼神深邃,耳尖却诚实地泛起了红。

“我喜欢你。”师青玄听见贺玄的声音这样说道。

 

十五、

事情就是这样发生的。

等到师青玄反应过来时,柔软的触感已经贴上了他的嘴唇,贺玄却没有进一步动作,只是伸出双手把他轻轻抱住。

这是师青玄的初吻,他吓了一跳,想要推开,却鬼使神差地把伸出的手环在了贺玄的腰上。他不知为什么竟然有点开心,甚至有点想要时间就此停下好了。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拥抱,但每次都是师青玄拉着贺玄搂搂抱抱的,而贺玄在他的怀里僵得像根木头。而这次则是贺玄紧紧地把师青玄圈在臂弯里。

头脑一片混乱中,师青玄忍不住想:还以为明兄是不擅长肢体接触,原来是忍得……很辛苦的吗???

他们还在商场里,周围很多人,但两个人都不在乎了。他们就这样拥吻着,小心而温柔。

直到一声怒吼和一双手把他俩分开。师青玄一脸懵逼地抬头,正好看见自家哥哥三尸神暴跳七窍内生烟怒火中烧目眦尽裂恨不得马上要原地爆炸的愤怒模样。

他下意识地看向贺玄,贺玄的表情阴郁得要黑化了,眼中满满的写着“现在我和你哥有血海深仇了”。

夭寿啦!对象和哥哥互相要搞死对方怎么办?在线等!急!

 

十六、

最后这一架还是没有打成,谢怜拉着师无渡,花城拉着贺玄,硬是把他们拉开了。师青玄不禁感叹,这两个人虽然一个怂一个迟钝,还是非常靠谱的啊!

师无渡黑着脸把师青玄塞上了车直接回家,一路上一边问候贺玄的全家一边骂师青玄,但师青玄并没在听。

他用手指抚摸着自己的嘴唇,不知想到了什么,露出一个傻笑来。

师无渡差点没停车掐死他。

 

十七、

显然感情这事不是师无渡能管得了的。

那天晚上就有妹子把他俩当众拥吻的照片po上了微博,点赞万千,转发无数。等到天官赐福的电视剧上映后,师青玄和贺玄的cp双玄就火成了半边天。师无渡愤怒地找人删博,然而群众的力量是强大的,他俩的照片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反而给师无渡还赢得了一个中国好哥哥的称号。

师青玄和贺玄一天到晚天天给cp粉撒糖,一会一起去参加个发布会一会一起去吃个饭,有次吃饭后两个人的手上多了一人一枚戒指,当晚的微博是“谢谢大家,我们结婚了”。

师无渡一开始还非常崩溃,找直男裴茗倒苦水,结果路过的灵文给他展示了一下水风骨科的车。新世界的大门被迫撬开之后,师无渡从此突然看双玄cp顺眼多了。

 

十八、

顺便说一句,直到贺玄和师青玄成功上垒,花城还是没有表白。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END】


评论
热度(1168)

© 简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