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田

【双玄】好酒

梧筝:

>>>自己炼糖

>>>又名《你知道风师大人今天的通灵口令是什么吗?》《风师去哪了》

>>>甜的,真的。

 

 

众所周知,上位神官的通灵口令,都是不轻易告知旁人,也不轻易改的。

但凡事都有例外。

 

风师青玄就是这个例外。

 

他结交甚广,知道他通灵口令的数不胜数;他又爱改通灵口令,隔三差五就让人换着花样来夸他。

 

“咦?风师大人最近的通灵口令不是“天上地下你最豪气仗义”吗?怎么找不到他了?”

“哎呦,改了改了,是“天上地下你最光芒万丈”,你消息也太不灵通了吧……”

 

没办法,毕竟师青玄一兴起,改口令的速度比灵文的传召还快。

以至于,后来上天庭通灵阵里,大家无聊的时候经常会设一个赌局。

 

“哎,殿下,你下了多少功德的注?”

“什么注?赌什么?”

“赌风师大人今天有没有改通灵口令啊!”

 

 

>>>

 

刚完成了一个任务,好久没回仙京。贺玄一跨进地师府的门槛,就险些被一个空的酒坛子绊了脚。

 

再往里走一些,不算高的桂花树,折了一手臂粗的枝干,一个空酒坛此地无银三百两地扣在裂口上;树下石桌无端多出了一个棋盘,上面棋子黑白纷纷,积尘也纷纷;再把目光移到地上——杂草都没有疯长,只是前不久才修理过的草坪,被薅秃了一大片。

 

贺玄心里咯噔一下,脚下踹飞一个酒坛,快步走向了厨房。

 

瞬息后。

 

“师青玄!——”

 

想都不用想,敢在地师府撒野的,也只有那位了。

 

一向沉默寡言的地师大人,难得吼出了声,惊到了飞过的白鹤。

 

深呼吸了一下,贺玄按下怒火逼自己冷静下来,通灵传音找罪魁祸首:

 

“……风师大人天纵奇才”

“……风师大人风趣潇洒”

“……风师大人善良正直”

“……风师大人年方二八”

“……”

 

念到最后,他的嘴角不由得抽了抽。

更火大了。

 

然而通灵并没有成功。

 

贺玄皱了皱眉,心下想肯定是那个不要脸的又把口令给换了。

 

无奈,他只好进到通灵阵,想随便抓个人问问,那小子这回把口令改成了啥。

 

“……话说谁知道地师大人什么时候回来啊?”

 

贺玄:“……”

贺玄:“???”

 

怎么今个有人惦挂起他来了?奇哉怪也。

 

“你怎么的突然关心起地师大人的去向了?”

某某神官及时提了和他一样的疑问。

 

“唉,这非我本意,只是风师大人最近把通灵口令改成了“明兄你快回来”,这话说多了,就不自觉也想知道地师大人到底什么时候回来。我真的希望他快回来啊,回来让风师大人把口令改正常一点……”

“风师大人你比我帅多了,诸如此类的你也认了?”

“认了认了,服了服了……”

 

 

贺玄:“……”

 

他心情复杂地,在众人发现他前及时断开了通灵,转身出了地师府。

 

 

风师府府门紧锁,灵文说水师也几天没见弟弟了,贺玄又在几个风师平日里爱逛的点转了几圈,也找不到人。

 

“明兄明兄!我跟你说,凡间新开了家酒馆,可有趣了,你公干回来,一定要陪我去啊……”

 

难不成又偷偷跑去了卖醉?想到那人又化成女相四处溜达,他苦恼地揉了揉眉心。

 

再放下手的时候,眉间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戾气。

 

“看我不把这游手好闲招蜂引蝶的给抓回来。”

 

 

打算回府拿点东西再下去,怎料打开卧室房门,贺玄却猛然发现他的床铺靠坐着一个人,怀里还抱着一个酒坛。

 

“……青玄?”

 

他愕然了。找来找去,居然在自己的房间里。

 

不对……他跑来他房间赖着作甚!

 

“起来。你怎么跑到这了?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成何体统!”

 

师青玄被晃了晃才缓缓睁开了眼睛,整个人还是软趴趴的,像是睡糊涂了。他看了看眼前人的样子,咧开嘴就笑:

 

“哈哈哈哈哈,明兄,好久不见,你什么时候才回来啊……我特意给你从凡间带了酒……顶好的酒!!!”

 

然后不由分说地一把丢开酒坛,抱上了贺玄腰,还把头蹭在了贺玄的脖子上。

 

贺玄顿时一僵。

 

“你什么时候回来陪我喝酒啊……我想死你了!!!”

“明兄……”

 

酒坛散发着幽幽香气,的确是好酒。

 

都熏得贺玄有点醉了。

 

 

评论
热度(530)

© 简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