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田

【双玄】那天白话真仙窝在了家里

温热冰冷:

1. 
大家好,我是白话真仙。 
没错,我就是那个白话中的战斗机,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其实就是懒)的ky头头。 
最近我那屯了三年多的精神食粮已经被我啃得差不多了,我扭了扭我快生锈的骨头架子,掐指一算,发现城南师家最近喜得贵子,而且还是个大富大贵长命百岁的命。 
而且那小公子长得好看。不要问我是怎么从一个才一百天的婴儿脸上看出他好不好看的,我只能告诉你,因为我是专业的。 
我嘿嘿嘿地笑了,小美人我来了—— 
然后我打开家门,发现门口台阶上蹲着一群女鬼,见我开门,她们放下手中的磨刀石,回头阴恻恻地看着我。 
我……我啪的一声关上了门。 
大概是我开门的方式不对。我迷茫地看着门把手,好的我们再开一遍……个鬼啊! 
不对吧!我虽然不是四大害,但好歹也是赫赫有名的烦人精吧!害死的人不说一千至少也有几百了吧!不过几年没出去就已经沦落到在家门口被女鬼怼的地步了吗? 
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撸起袖子,露出青面獠牙,打开了门。 
门口几千个女鬼幽幽地看着我,手里拿着寒光闪闪的大小砍刀。 
卧槽救命啊啊啊有鬼啊啊啊啊—— 
一个心口插着刀子的红衣女鬼从鬼群中走了出来。她长得很漂亮,浓眉大眼烈焰红唇,我迅速在脑海中搜索了一下,我好像没有害过长这样的。 
“阁下可是白话真仙?”红衣女鬼彬彬有礼地开口。我心想妈的废话,你都找到我家门口了还不知道我是谁吗?于是我挺起胸膛:“什么?那是谁?我不认识!” 
“阁下可是要出去觅食?”红衣女鬼不为所动。 
“我靠我吃饭你们还管我!” 
“那能否请阁下觅食的时候绕过城南师家,吾辈定会奉上大礼补偿阁下。”红衣女鬼言辞恳切。我挑眉,哟呵,这师家挺厉害的,居然能请到那么多女鬼来挡灾,我也不是那么矫情的人,于是继续掐指一算:“行吧,那我不去了。我看看啊……那我去古博镇吃行了吧?那里有个小女孩刚刚出生,命还不错……” 
一把大刀贯穿了我的胸膛,红衣女鬼面目扭曲:“我踏马操你娘的,你是不是不逼死黑水不开心啊!不放过风师娘娘连他妹也不放过!” 
“姐姐和他客气什么!直接打死他算了!这种毁我地风虐我双玄的罪魁祸首活该碎尸万段!”她身后一个白衣女子义愤填膺。 
“对对对!打!打他妈的!”众女鬼开始此起彼伏地呼喊。 
等等你们在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啊! 
我拔出胸口的大刀,内心有点恼火。她们说的人我完全没有印象也绝对不是我害的,至少现在没有!这种莫须有的罪名……我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盯着那群女鬼,一字一顿地开口:“你们追的文会be,你们萌的cp会不断发刀,你们喜爱的角色会不得善始,不得善终!” 
说完我迅速关上家门开启法阵,戴上耳机蒙上被子开始看《天官赐刀》,任凭结界外的众女鬼疯狂地尖叫嘶吼,拔出自己心上的四十米大刀狂戳结界。 
哼,我裹着被子一脸邪魅娟狂,我今天就不出来了怎么滴!不,我这个礼拜,这个月都不出来了! 
于是那天,我窝在了家里。 
 
2. 
嗨!大家好!我是我哥的弟弟师青玄! 
什么,你问我我哥是谁?恍恍惚惚哈哈哈,这位兄台你问得好!我哥就是上天庭风水雷雨地五师里长得最帅法力最强的那个! 
不是,不是雨师谢谢!是水师师无渡!财神!水横天! 
托我哥的福,我也从一个凡人飞升成了一个半神仙。我在中天庭混的风生水起,虽然我哥老是说我不务正业不上进,不想当神官,可是天地可鉴我每天修炼有多么用心——因为据说神官都是有女相的,我非常期待自己的女相,你想啊,我男相都是那么风流倜傥英俊潇洒,那我女相岂不是国色天香倾国倾城貌美如花! 
一定要好好修行!我下定了决心。 
虽然按理说像我这种还没有飞升的应该是不可以来上天庭的,但是没办法,我哥他比较横而且有钱,我长得好看而且讨人喜欢,所以管这方面的灵文几乎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最后还成为了我的好朋友。所以到最后上天庭几乎成为了我家花园的存在,有时候帮中天庭的朋友做个代购啊什么的也是很赚钱的。 
这天我刚从地师明仪那里出来,明兄是个沉默寡言但是却很温和的人,也从来不摆神仙架子,和他说话很舒服。明兄是靠着给人间造桥修路,一步步积累信誉名声而飞升的,我很喜欢他。这次明兄送了我几个做工精巧的小玩意,还有一坛自己酿的醉生梦死,临别前嘱咐我莫要贪杯。 
我兴冲冲地抱着酒坛子向水师府跑去,一路上刮飞了灵文怀里的卷轴,弄乱了裴将军潇洒的发型,还打扰了南阳将军和玄真将军的打斗……总之我所过之地,皆是一片欢声笑语。 
我不得不感叹我真的是人见人爱。 
直到一声惊雷吓得我停下了脚步,我抬头看向雷声的方向,是登仙台。那里有冲天的金光彩霞蔓延开来,云彩中还隐隐约约有紫色的雷电流窜。 
——有人飞升了。 
我脚底一个急转弯,变了奔跑的方向。有新人来了!这种事情我必须来凑凑热闹。 
当我赶到登仙台的时候,那里已经聚集了不少神官,都在窃窃私语。我仗着人缘好,脸熟,就不动声色地凑上去听他们讨论。 
神官甲:“好大的阵势,这是哪位神官飞升了?” 
神官乙:“可不是吗,这次飞升的是一位武神,封号正劫。不过这位经历挺曲折的,他曾经是人间科举的一位状元郎,做官三年后因为看不惯国家贪污腐败,辞官回家做起了生意,从此富甲一方。后又参与了人间政变和改朝换代成为一代名将,最后他上山拜师修道修为大成一举飞升。” 
我有点惊奇居然有人能了解的那么清楚,抬头一看,灵文。我再偏头,刚刚发问的神官可不是裴茗吗? 
灵文瞥了我一眼,收起她有些皱的卷轴,慢悠悠地走过来:“青玄。” 
我默默向后移动的脚步一滞。 
裴茗一手拍拍我的肩膀,一手理了理他的发冠:“青玄啊。” 
……哥,救命。 
最后我哥没有来救我,救了我的是哪位从金光红霞中走出的黑衣神官。 
正劫将军信步从登仙台上走下,十几节台阶,他走得从容优雅,配着身后尚未散去的金云,当真是有几分天仙降临的意味,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灵文正色向他拱手:“恭喜正劫将军飞升仙京。” 
正劫将军颔首,也对灵文回礼。我躲在一边上下打量着他,一身朴素黑衣,腰间一把玄色长剑,那人五官深邃俊美,皮肤苍白无暇,只是那双眼睛看上去凉薄无情,无悲无喜。似乎是感觉到我的视线,他微微侧头看向我,我们的目光有一秒的对视,然后迅速分开了。 
裴茗拍了拍我的背,笑得意味深长:“看得那么入神啊?怎么,青玄喜欢这一款的?” 
“对。” 
“哈哈哈我开玩……你说什么?”裴茗笑到一半戛然而止。 
我感觉胸膛中燃起熊熊火焰,我咧开一个笑容,盯着那个黑衣神官:“我要让他做我的朋友!” 
“……如果你的朋友前面多一个男字我现在应该会更激动一点。”裴茗的表情有点僵硬。 
我没有理会裴茗这句话,我拉拉他的衣袖:“正劫将军叫什么?” 
“你刚刚没听吗?姓贺,单字一个玄。” 
“贺玄……”我眼前一亮:“和我同名诶!我们果然有缘!” 
围着新晋武神的神官里三层外三层,我挤了半天也没有挤进去,只好抱着酒坛子在人墙外面蹲着,手里把玩着明兄送我的小玩意。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神官终于散去了,只剩下灵文在和贺玄交代一些细节。见此,我激动地站了起来,向正劫将军跑去,结果因为我蹲了太久小腿发麻,一站起来就膝盖一软,往前一扑——好巧不巧地摔在了正劫将军怀里! 
贺玄懵了,灵文懵了,我……我感觉还好啊!我坦坦荡荡地从贺玄怀里爬出来,对他笑笑:“正劫将军你好刚刚的事情我不是故意的我是水师的弟弟师青玄我想和你做个朋友如果你不愿意的话就算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想死。 
我一边哈哈哈哈的笑一边在心里泪流满面。 
 
3. 
我是贺玄,上天庭新晋的武神。 
这是我飞升的第一天。 
我在人间的时候做过书生,做过大官,做过商人,做过将军也做过修行者。父母安康长命,于百岁终寝。小妹最后也算是一代才女,与心悦之人浪迹天涯。我虽与青梅竹马有过婚约,但最后一心向道,不愿耽误青梅,两家便和平解除婚约,后青梅也得一良人相守至白头。回顾此生,我觉得算是圆满。 
只是有时候,会莫名觉得少了些什么。 
飞升的时候我并不惊奇,我作为官员和将军的时候也曾在朝廷掀起大风大浪,群众起义的时候我更是以“正劫将军”之名大杀四方,人间话坊小巷皆有流传我的事迹,人们高歌欢呼,称我为盖世英雄。 
所以飞升了也不怎么奇怪吧。我淡淡地想。 
眼前是一片金光,我感受着身体脱胎换骨,力量充盈着我身体的每一寸。 
待到眼前金光大胜,我下意识的闭眼。再睁眼的时候,入眼是一片云雾缭绕,琼楼玉宇掩映其间。我心中了然,这便是人间的文人墨客无数次想象描绘的仙京。 
我自翔已经无欲无求,清心寡欲,但此情此景依旧让人心中升起一股豪情壮志。 
天地之大,云海之广,还有漫漫征程在前方等我。 
但是我低低头,就看见一群神官虎视眈眈地看着我,眼中带着尊敬羡慕还有三分讨好。 
我心里的凌云壮志倏然冷去。也对,人就是人,你往上走往下走,都是一个样。 
我一边往下走,一边扫视人群,注意到了一个怀里抱着一坛酒的白衣少年。 
上天庭穿白衣的人多了去了,我注意的是那双带着笑意的眼睛,干净清澈还带着几分狡黠,这眼睛的主人呆呆地看着我,我们对上视线,转瞬即逝。 
这大概是下面这些笑吟吟的神官中,唯一一个真的在笑的人。 
应付完了这些神官,我感觉已经过了几百年,灵文在旁边笑得也有点尴尬,向我连连道歉说没有想到这种情况发生。这位文官我对她还是有几分好感的,至少兢兢业业。 
我刚想摇头避过她的道歉,就突然余光瞥见那白衣少年向我扑了过来。我没有察觉到杀气,就没有刻意躲避,结果那少年就一头栽倒了我怀里! 
我……我……我万万没想到上天庭的民风如此开放! 
旁边的灵文似乎傻掉了,嘴里在喃喃自语:“……嫁出去的弟弟泼出去的水,师无渡是时候准备嫁妆了……” 
???她在说什么?是我没当过神官所以听不懂她的话吗? 
我怀里的少年倒是反应过来了,他故作镇定地爬起来,只可惜整张脸都涨成了粉红色,看上去快熟了,我感觉他头上都在冒烟。少年深吸一口气:“正劫大人你好刚刚的事情我不是故意的我是水师的弟弟师青玄我想和你做个朋友如果你不愿意的话就算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旁边的灵文用卷轴捂住了脸。 
我却忍不住笑了出来。 
那脸上烧红的少年,哦不,师青玄愣住了,我连忙收起笑容。 
他却开心极了似的笑了出来,那双漂亮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他说,贺兄,你笑得真好看。 
这下我倒是有些哑口无言了,这话如果是对一个姑娘说的,那算是赞美和暗示了,但是对我说……难道这是上天庭的特殊夸人方式? 
不过师青玄似乎也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奇怪的话,站在那里红着脸低头看自己的脚尖,支支吾吾。灵文放下脸上的卷轴,轻轻咳嗽了一声:“青玄还愣在这里做什么,刚刚不是吵着要见正劫将军,还特地给他带了美酒吗?” 
那是给我带的?我瞥向师青玄刚刚放在地上的那坛子酒。师青玄愣了一瞬,然后立刻开口:“是啊贺兄,我期待你来好久了!刚刚说话有些失礼,这坛美酒就作为赔礼了。” 
“青玄有心了,但……”我一向不收礼,但是眼看师青玄那双期待的眼睛,我到嘴边的话转了个弯:“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师青玄眼睛一亮,噔噔噔地跑回去抱了酒坛子递给我,我接过,浓郁的酒香扑面而来——是坛好酒。 
送完了酒,我们两人一时间无话,师青玄憋了半天挤出来一句:“我哥他这几天比较忙,所以我就代劳来迎接仙君了。” 
“无妨。”我并不在意,水横天的名号我在人间就有所耳闻。他来了我才觉得奇怪。 
灵文似乎终于有些不耐了,她揉揉青玄的脑袋:“好了,人也认识了还怕跑了不成?再聊下去就耽误了正劫将军去神武大殿的时辰。” 
“哦。”青玄缩了缩脖子,不情不愿道。见状,我忍不住开口:“待我从君吾处回来,青玄可原愿与在下共饮此坛美酒?” 
我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说这句话,但是看见师青玄那双一下子瞪大的眼睛,我莫名觉得心里舒坦不少。 
神官的身体真是奇怪。 
那白衣墨发的少年眉眼如画,笑语嫣然,他眼中仿佛包揽了上天庭满天金光红霞,我险些迷失在他的眼里。 
师青玄笑着说好,贺兄我们一言为定。 
我垂下眼帘,遮住眼中一瞬间的惊艳失神。 
看来这仙京也是有些有趣之人的。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现在的我一定会冲上去打那时候的我一拳。 
你当初是瞎了还是怎么滴!怎么没看出来这是个女装癖! 
“贺兄贺兄!陪我来化女相吧!”已经成为风师的师青玄眼巴巴地看着我,我一巴掌把人糊开:“不变,滚。” 
“贺兄,”变成白衣女相的师青玄鼓着腮帮子拉着我的衣袖“贺兄!好贺兄,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了,我不找你变找谁变啊。” 
哼。 
“以为撒娇就可以打动我了?你想得美。”我目视前方,故意不看他。 
然后我脸上传来了温热的触感。 
白衣女冠迅速转身,用风师扇挡住脸:“你……你不陪我变女相,我就一直亲你!” 
我看着他通红的耳根,内心深处突然有一种“那我就更不应该变了”的冲动。 
算了。 
我闭上眼,灵力在周身流转一圈,感受身体的变化。我面无表情地走到师青玄面前,拉下她的扇子,对准嘴角亲了一口。 
正劫将军的威严不可侵犯。我勾起嘴角,满意地看见师青玄涨红的双颊。 
“走吧。”我没有压下唇边的笑意,转身走向仙台。身后师青玄大喊着“贺兄好狡猾!”向我跑来。 
我手持玄剑,遥望远方,眼前是波澜壮阔的云海红霞,耳畔有青玄欢声笑语传来。我站在仙台之上,觉得这个世界兴许还不错。 
 
4. 
我是师无渡。 
但是不是你们以为的师无渡。 
我在黑水鬼域被已经成为黑水玄鬼的贺玄扭断脖子之后,却出乎意料地在我十岁那年的盛夏醒来。 
我睁开眼,看见大着肚子的母亲坐在我床边,满脸泪痕地看着我,儿啊儿啊地喊着。我已经几百年没有见她了,一时间有些恍惚,这是鬼界吗?可是为什么感觉比上天庭还好? 
在父亲也匆匆赶来之后,看着那两张比记忆中年轻了不少的脸。我终于反应过来,我重生了。重生在了十岁我仍是富家公子的时间,重生在青玄出生之前,重生在一切还没有开始的时候。 
我忍不住放声大笑,把母亲吓得停止了啜泣。 
好好好,天不亡我师无渡! 
既然重活一次,我决定在一切发生之前将源头斩断。十岁的孩子没有灵力,但是我在上天庭摸爬滚打几百年,一些通灵符咒还是懂得。我在青玄满百天时上说服父母取消宴会,并且召唤来千万怨鬼攻击白话真仙,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些怨鬼斗志高昂,并向我保证不会让白话真仙出现在我面前。但是为了以防万一,在青玄十岁之前我依旧让他扮作女孩。我为父母管理家族,有了前世的经验,师家最后并未没落,我父母也百岁无忧。我没有上山拜师,上辈子的知识积累足够我自创门派。青玄平安无事地活到十六岁,然后在那一年,我飞升。 
熟悉的“水师大人”,熟悉的水师扇,熟悉的灵文裴茗。 
太久没见,连这些熟悉到骨子里的东西都开始想念。 
一如前世,我将青玄提到中天庭,虽然依旧在督促他修行,但是没有那么心急了。这辈子没有白话真仙的压迫,我自然也没有去找贺玄麻烦,只是让灵文时时向我汇报他的情况——不出所料,这人没有被换命便有一番大作为。 
几年后,正劫将军飞升。 
我在水师府用水镜看着那个人从金光红霞中出现,容貌冷淡依旧,比起前世伪装的地师明仪多了一分战场上磨砺出的杀气,比起以前的黑水玄鬼少了一丝阴郁鬼气。 
正劫武神……贺玄,这就是你本来的命吗? 
我手持一杯清酒,缓缓洒在水镜之前。 
贺玄,前世我改你命格,害你家毁人亡,道消身死,是我对不住你,用前世性命偿还,我亦无怨无悔。 
今生今世,你做你的正劫将军,我做我的水师无渡,如果可以,就老死不相往来吧。 
我倒空酒杯,眼神与水镜里的贺玄不期而遇,虽然我知道他看不见,但我还是开口,一字一顿:“贺玄,此后,我们两清了。” 
从此世间再无黑水沉舟,风水身陨。 
说完这句话,我的心情轻松了不少,像是一块悬在心头几百年的巨石轰然落地。 
好了,下面就考虑考虑青玄飞升的事,这辈子他命不差,好好修行,积积功德,飞升根本不是事儿。我再打通点关系,让他继续做风师最好,这样风水庙就可以一起修,人间也可以传颂我和青玄各种兄妹夫妻之间的爱情故事嘿嘿嘿嘿嘿…… 
对了,青玄呢? 
我抬头一看水镜,发现他在贺玄怀里。 
贺玄怀里。 
怀里。 
我一拳打碎了面前的水镜,贺玄的影像破裂成千万水滴。 
我可去你妈的黑水沉舟! 
我后悔了!我后悔了!让我重来!草泥马黑水玄鬼你特么还是滚到黑水鬼域和一群疯子相依为命吧! 
没在你还是凡人的时候让你魂飞魄丧,是我师无渡这两辈子最大的遗憾! 
 
THE END
 
正劫,即是正解。 
百粉点的双玄糖,由于在下偏爱水师大人,所以希望给他一个好一些的结局。 
私以为秀秀原文到此为止,双玄要写只能刀了,结果非要糖……那只能删本重来了是吧水师大人! 
一直觉得贺玄若是能够正常飞升,大概是个武神,人间正道的那种,但也不像怜怜那种心系苍生。而双玄见面大概一开始也是从那种“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开始的吧,然后双方一点点发现自己的小心思,再双向暗恋的那种。 
最后强烈表扬全场最佳——被秀秀捅死的女鬼们!

评论
热度(1404)

© 简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