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田

【安雷】纯属巧合(1-3)

离酒:

*现代架空 网游paro 原型网游是J3 但职业什么的被我改了 和游戏不一样的都当是被我改了吧 比起古风背景还是西幻背景比较合适


*又名:【818】前几天我师父为我得罪了一个人,可最近我在YY发现他们一起打jjc了?


*cp 安雷


文案(居然会有文案??):


我当你仇人是巧合,我当你师父也是巧合。
只有喜欢你这件事,还真不是巧合。


 


 


1.


 


安迷修上线的时候看到他的徒弟安莉洁也在线,于是就私密了一下她,说:“徒弟,做不做大战?”


大战是《凹凸世界》这款网游里的满级玩家日常任务之一,基本上有五个不同的大战副本,每天都会换一个,然后玩家则需要组队把副本打通关,完成了便可以收集积分来换取各种各样的装备或道具。


安莉洁很快就回复他了,说:师父,你先打吧。


安迷修看了一眼他的徒弟的所在地,刚好处于圣灵泉。网游里的玩家是可以参加阵营的,凹凸里的就两个,分别叫做正义联盟和邪恶帝国,这名字中二又浅显易懂。而自称骑士的安迷修理所当然加了正义联盟,他的徒弟也是。而圣灵泉呢,刚好就是一个双方阵营的战争地图,每天各阵营玩家在完成自己的阵营任务同时,还要被杀或者杀人。


安迷修下意识觉得不对,就问:“你阵营任务没做完啊?”


 “做完了,可是……”安莉洁说,“我被人守尸了……”


安迷修说:“怎么回事?”


他的徒弟,软萌可爱,操作风骚,玩的还是“圣女”这种神圣的奶妈职业,而这个人居然还要守尸,不知道野外打奶一辈子没情缘吗?!


安迷修有点恼火:“我这就来,你等我。”


“哎别,师父,你别来。”她说,“我寂寞寂寞就好,一会儿他看我不理他,他就会跑的了。”


安迷修心想他的徒弟真好啊,不愧是他的首徒,被守尸了也不麻烦师父,多么会心疼自己。安迷修正想夸她两句,就收到了那么一句——


[安莉洁]悄悄地对你说:而且我怕你来了也打不过,咱师徒俩得一起躺。


安迷修:“……”


 


安迷修才不管打他徒弟的人是谁,反正这徒弟他是救定了。在来的时候他问徒弟咋回事,安莉洁说他们在做任务的时候,这个家伙多番阻挠,还拉了一堆人屠杀小号,她受不了了就骂了他们一顿。其实这种事情并不罕见,不过一般人大概玩那么几个小时就会跑了,可是这群人不一样,他们在任务点蹲了几乎一个晚上,而且专杀装备不好的小号,就特别惹人烦。


安莉洁路见不平喷了他们一顿,结果惹怒了人家老大,接着就被守尸了。


安迷修是从来不会干这种缺德的事情的,但是该杀的还是会杀,他徒弟手法算犀利了,但都打不过,估计是对方实在有点本事。


安莉洁此时正躺地上望天,旁边的那个法师就踩在她游戏的身体上。那法师外观真帅,从捏脸到外观到装备再到挂件,一身行头都是海景房,无不彰显着自己的尊贵的人民币玩家身份。对方也不说话,她原地起来一次,他就杀一次,后来安莉洁不起来了,他就在换衣服,从白到黑换到金,而且全都是限量。


安莉洁有些无语:大哥,你要挂机站街秀外观,能不能回主城?接着她就看到一团金黄色的火焰混着盈绿的光芒顷刻而至,同时密聊频道发出了“叮”的一声——


[最后的骑士]悄悄地对你说:我到了。


可以,安莉洁想,这个逼装得,我给666分。


那拿着锤子的法师看起来好像在换衣服,不过在安迷修接近的时候瞬间操作游戏人物倒退,安迷修抬手一个控制技能就把他给整眩晕了。这位人民币土豪玩家估计是真的疏忽了,懵了一会儿,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立马解控拉开距离。安迷修是近战骑士,血厚,那法师天生皮脆,打近战对他没有什么优势,可安迷修怎么会就这么让他溜了,边打边控和对方苦苦纠缠。


安莉洁也不傻,立刻原地复活给自己一个大加,血条顿时满了。她和安迷修平时配合多了就有默契,对面那法师没过几下就被揍晕了,直挺挺地躺倒在地上,名字也变灰了。


 


安迷修在附近频道发话了。


[附近][最后的骑士]:你知错了吗?


[附近][最后的骑士]:守人家妹子尸体一个晚上,你还是男人吗?你要脸不要脸?


[附近][雷三少]:她自己嘴贱还弱鸡,打不过还怪我咯?


[附近][雷三少]:你带奶二打一打我一个,你又牛B到哪里去啊?


[附近][最后的骑士]:呵,你还不服气啊?那有本事单挑,本骑士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附近][雷三少]:挑就挑,输了喊我爸爸!


安迷修便让安莉洁让开点,安莉洁问安迷修:“啊,师父,你真的要和他单挑啊?”


安迷修说:“本骑士说到做到,决不食言。”


安莉洁想说这雷三少人品真的不咋地,她无聊去凹凸世界的贴吧看,还看到昨天有一个818帖子,说这个雷三少坏事几乎做尽,脾气上来了就胡乱杀人,不分敌我,还专门爱欺负小号。别说联盟的人了,就是帝国的人都特讨厌他。


可她师父脾气倔,她也只好由着他了,可她忽然却发现,自己的血条哗啦啦地直掉,再一看,从天而降三个红名,就是刚才和雷三少合伙欺负他们的那群家伙!安莉洁都没来得及用技能呢,有个ID叫“佩利不是狗”的拳术师就蹿到了她跟前,噼里啪啦一顿猛打,把她给打得在地上直翻滚,飞沙滚石血肉模糊的,场面一度异常惨烈。


安莉洁装备不如人家的,被打得压根奶不上自己,就别提他师父了。


他师父一个人1V3,对着一个法师,一个牧师,还有一个刺客,妥妥的是被人蹂躏的节奏。


安莉洁在咽气的那一刻看到安迷修的名字也变灰了,公会频道便立刻闪过了一条被击杀喊话:


[公会][最后的骑士]:我在【圣灵泉】被 雷三少 拖到小树林里残忍地OOXX了。


 


安迷修郁闷死了,这人怎么那么不讲信用?!


[附近][最后的骑士]:说好的单挑,你这哪叫单挑?明明就是2V4!


[附近][雷三少]:我和你单挑,没错啊,他们非要来帮忙,我能控制得住吗?


[附近][雷三少]:[笨猪][笨猪][笨猪]


[附近][最后的骑士]:你们这群恶党!言而无信!


[附近][佩利就是狗]:你都说是恶党了,还要讲什么信用啊?


[附近][佩利不是狗]:就是,你莫不是个傻子吧?[笨猪]


[附近][安莉洁]:师父,不要和他们打嘴炮了,没意思。


安迷修觉得抱歉,私密了自家徒弟,说:“对不起啊,师父打不过他们,还害你也躺了。”


安莉洁说:“没事,就一群小学生,我不跟他们计较。”


安迷修在电脑前叹了口气,才说:“待会儿我拖住他们,你就见机行事跑路吧,回了主城他们就不敢轻易杀你了。”


进入《凹凸世界》主城和任务大厅的每位玩家身上都有保护罩,所以哪怕阵营敌对,也是不能轻易开屠杀的。


安莉洁心想你这是武侠片看多了呢,她觉得她跑不掉,何况对方还带了牧师,就是她师父再牛逼,能带走一两个恶党的人头,可也扛不住人家带奶啊。


“算了,我先下了。”安莉洁说,“我还有作业呢。”


安迷修说:“行。”


 


安莉洁说下就下,尸体也消失了,那个叫“佩利就是狗”的刺客和那个叫“佩利不是狗”的拳术师开嘲讽,安迷修也懒得理会他们。这俩还情侣ID呢,一看就是好基友,一辈子一起走的那种。


意外的是雷三少倒不怎么爱说话,无聊起来的时候就开始放宠物,放什么猫猫狗狗小鹿小鸡,完了又开始在安迷修的尸体上放七彩烟花,噼里啪啦的燃得正旺。


安迷修:“……”


中途安迷修起来过挣扎几次,都被雷三少给杀了。安迷修不是没在野外1V4过,牛逼的时候一个小队伍五个人都搞不死他,还能让他给逃脱了的。他和有好基友的玩家不一样,这网游玩得跟单机差不多,大部分时候都是一个人在野外浪,他自认操作风骚、走位蛇皮、装备精良,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这样的大神玩家为什么没有妹子喜欢。


如果对方没有牧师,他觉得他至少能搞死那个刺客,和对方同归于尽。可雷三少他干不过,安迷修倒也不恼,毕竟这不是他的错——开玩笑,如果人民币玩家能轻易被安迷修这种平民玩家给KO掉的话,谁还要氪金啊?!


安迷修的被击杀信息刷过公会,他没喊人帮忙,也没下线,干脆从游戏里切了出去看视频刷微博,由着自己的游戏角色在网游里挂机。


那几个人估计也无聊极了,大抵看出了安迷修在挂机,安迷修看完了一部电影,回来发现他们还在,尤其是雷三少,真的是耐性极好。那俩情侣ID的红名已经走了,估计又去哪里浪了,身边只留了那个ID叫[大哥说的都对]的牧师。


接着密聊响了一声。


[格瑞]悄悄地对你说:你被守尸了?


安迷修一看,格瑞正在主城呢,刚才他还在副本里,估计是刚打完副本,闲着没事做。他俩是同一个公会的,估计是被安迷修的什么拖进小树林信息给刷屏了,格瑞就留了个心眼。安迷修觉得丢脸,就说:“没事,不就是杀来杀去的那点儿小事。”


[格瑞]悄悄地对你说:哦。


你悄悄地对[格瑞]说:他们跟我徒弟起争执,我去帮忙,结果打不过。


[格瑞]悄悄地对你说:要帮忙吗?


安迷修耍帅呢,回了俩字:“不用。”


格瑞也不执著,说:“那我下了。”


安迷修立刻急了,好人做到底,你特么怎么就不热心一点、积极一点呢?


你悄悄地对[格瑞]说:不!不要下!!!


你悄悄地对[格瑞]说:爸爸!!!救救我!!!我都在地板躺一个晚上了!!![大哭][大哭][大哭]


[格瑞]悄悄地对你说:……


 


格瑞来了,安迷修就原地复活和他搭配大杀四方。


格瑞职业是刀客,直接就冲牧师而去,雷三少要救牧师,半血的安迷修用一堆控制技能把他给缠住了。格瑞速度极快,刀一劈下去,嗖嗖嗖地在对方身上砍了没几下,就把牧师打了个残血。


安迷修兴奋极了,这是人民币玩家对人民币玩家的胜利!就许你氪金!我们也有格瑞爸爸!这兴奋劲,仿佛他才是氪金玩家似的。


对面牧师手法还可以的,就是失了先机,所以第一个就被格瑞给干掉了。之后格瑞又跳过来协助安迷修,安迷修最后一剑下去带走了雷三少的人头,公会频道终于闪过了一句让他心悦的话——


[公会][最后的骑士]:我在【圣灵泉】把 雷三少 的裤子脱下来并拖到小树林里OOXX了。


 


2.


 


打掉了雷狮,安迷修也不和他纠缠了,赶紧就和格瑞回了主城。


格瑞要下线了,还是忍不住说:“你这两天小心点。”


安迷修说:“怎么了?”


格瑞说:“那个雷三少,是海盗团公会的会长。”


他们这服务器里有公会前十排名,格瑞和安迷修在的公会是联盟第一大公会,名字就叫“正义盟”,而海盗团公会则是帝国的第二大公会,不过因为联盟总体势力比帝国稍弱,所以其实两个公会实力其实差不了太多。而格瑞的意思就是你得罪了会长,人家有钱有人,估计这几天野外都不会放过你。


安迷修心想这有什么,大不了他就挂机或者下线,任务做不了也没关系,就是怕那群人欺负他徒弟。本来这游戏的女性玩家就不多了,真怕他徒弟被欺负得连上线都不敢上了。


安迷修临下线的时候发现自己上了悬赏榜榜单第一位,五万凹凸金币,挺多了。安迷修觉得好笑,他从不知道原来自己那么值钱,而且不用想都知道是谁花钱买他一条命。


他要下线了所以懒得管了,打算第二天徒弟或者格瑞上线了,就喊他们杀自己,然后平分赏金。


 


安迷修下线了就做了一会儿作业,他是大学生,平时还挺闲的,不然也不会在游戏上挂一个晚上。


第二天一大早他有公共早课,到课室的时候还早,学生人数并不多。他刚好就看到有个男生坐在窗边,清晨的阳光落在他那白皙细腻皮肤上,用金边勾勒出了轮廓深邃的五官,乍一看还有几分楚楚可怜。安迷修不知道为什么被莫名吸引了,走到了他旁边坐了下来,那男生扫了他一眼,眼神懒懒的,眉毛微蹙,好像一副没睡醒的模样。


男生的脖子白皙细长,戴了个黑色choker,还装饰着银色的柳钉,整个人亮闪闪的。你说别的男人要这么打扮肯定很娘,偏生这男生眉眼英挺,漂亮中透着几分潇洒与凌厉。


安迷修是个颜狗,看得有些傻眼了,忍不住便跟这位同学打了声招呼,笑着说:“同学,你好,你也是上这门课的吗?”


那人心情好像很不好,说:“我不上这门课,我一大早来干什么啊?”


“没,我意思是好像没怎么见过你。”


“因为我以前都不上课啊。”


“哦哦。”安迷修也不恼,好看的人说什么都是对的,他就是这么没原则。


安迷修从书包里掏出了笔记,又拿出了刚买的早饭,他一大早起来就去跑步,然后回宿舍洗了个澡,接着又去早读了一小会儿,还没赶得上吃早饭。他的舍友都很敬佩安迷修这种人,活得跟高三考生似的,所以像是签到和带饭的重任都落在安迷修身上。


那男生看着安迷修的煎饼果子就有些馋,眼睛巴巴地盯着,安迷修疑惑地看了过去,男生又把眼睛移开了。安迷修便问他吃过早饭了没,男生说还没呢,安迷修便把刚才买的包子放他桌子上了,说他多买了,不介意可以吃。


“谢谢。”男生接了过去,“对了,我叫雷狮,你叫什么名字?”


“安迷修。”


“哦,这包子多少钱?我把钱给回你。”


“不用了,就一两块。”


安迷修既然不要,雷狮便也不坚持,包子是菜肉包,他啃了一半,安迷修已经吃完了煎饼果子,还喝起了豆浆。


“雷狮,你的这个……挺好看的。”安迷修指了指雷狮,又在自己的脖子上示意了一下,“在哪儿买的啊?”


雷狮心里觉得挺乐的,但还是习惯性地酷着一张脸,说:“淘宝买的,你要地址吗?”


“嗯,好啊。”安迷修笑着说,“我也想给我家狗买一个这狗圈。”


雷狮:“……”


半晌,雷狮冷冷地说:“不好意思,地址我忘了。”然后,他就没有再和安迷修说过一句话了。


 


安迷修也不知道这男生咋回事,但没细想,下课了回去做作业,晚上学生会开干事会议,安迷修作为干部便去了,晚上看到有个女生也戴了个狗圈,可是皮肤不够白,脖子也不够长,感觉好像没有雷狮戴的好看。


开完会洗完澡已经很晚了,安迷修上线,安莉洁不在,格瑞在野外收人头,击杀信息一条接一条刷过公会频道。


安迷修干脆私聊格瑞,约好一个野外的见面地点,让他砍自己几刀,格瑞答应了。事情很顺利,格瑞击杀安迷修拿到了五万金,两个人瓜分了这笔钱,安迷修美滋滋的。不过被击杀以后安迷修脑门上挂着个减益buff,他去杀人也杀得不痛快,干脆就回主城做任务去了。


他还纳闷怎么雷三少不来杀他呢,再一看,发现海盗团公会正和圣空星公会打公会战。圣空星公会是帝国第一大公会,海盗团是第二大,尽管这俩公会都是一个阵营的,但不妨碍他们之间互相看对方不顺眼,内战这种东西一旦打起来,是会上瘾的。


安迷修便明白怎么雷三少不杀他了,原来是没空。


也是,他就一个普普通通的玩家,不值得人家公会会长惦记那么久。


安迷修要下线的时候,看到系统提示圣空星和海盗团公会战结束了,胜利的是圣空星,他笑了一下,接着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他发现自己又特么被挂悬赏榜了。


安迷修气着气着觉得好笑,干脆私密了雷三少。


你悄悄地对[雷三少]说:你无聊不无聊,又花钱悬赏我了?


[雷三少]悄悄地对你说:大爷我乐意,有钱任性,不行吗? 


你悄悄地对[雷三少]说:行啊,可你要喜欢我,想送我钱就直说啊,何必这么迂回?[大笑]


[雷三少]悄悄地对你说:你有病吧,自恋得治啊,大叔~[笨猪]


你悄悄地对[雷三少]说:这话该我说给你听吧,小学生就赶紧写作业去吧。


雷三少没回他,安迷修也懒得管,就这么在主城下线了。在之后那几天雷三少都乐此不疲地悬赏他,他也懒得和雷三少那种中二少年逼逼了。前几次他还能和格瑞或者安莉洁瓜分自己的赏金,不过后来几次就被其他人得手了,大概大家发现这个最后的骑士天天都上榜,盯着他肯定没错,于是那几天安迷修被疯狂加好友,大家都想看他的所在地。


他一看对方头像是个成男就拒绝添加,看到像是妹子的,就加了。


 


接下来的几天雷三少虽然没有亲手来杀他,但安迷修被各种各样的人拖到小树林里了。安莉洁很恼火,想着去喷对方一顿,安迷修说算了算了,至少他们没欺负你了。


安迷修跟安莉洁说:“为师想换个公会。”


“啊,去哪儿?”


“我想自己建一个小公会,名字我都想好了,”安迷修说,“就叫——妹子都到我碗里,哈哈哈。”


安莉洁:“……”


她的师父,装备操作都很棒棒,在全服玩家排行榜能排第五,然而气质真的太猥琐了,也就难怪为什么她师父老是勾搭妹子,都没有成功过的。


游戏的角色都是能多帅就有多帅,她担心她师父这个气质,搞不好坐在电脑后的是什么常驻网吧的中年抠脚大叔,或者是什么葬爱家族的杀马特。


然而她真的猜错了,安迷修这人游戏里外不是同一个人,谁会想到她的师父其实是外文学院学生会干事兼院草呢。


 


3.


 


那段时间恰好安迷修要忙学生会的事情,就没怎么上线,后来再来的时候,雷三少都像忘了他这号人,没有悬赏他了。


安迷修那天去加了个25人团队副本,打算看看能不能拍到好装备,顺便挣点钱打工,结果就看到了雷三少。


他以为雷三少这种野外人头狗是不会有副本装这种玩意儿的,事实上雷三少不但pvp,也玩pve,安迷修点了他一下,顺便查看装备。


唉哟,这装备分数,还可以嘛。


雷三少穿着法师现在最高级的一套装备,特别骚包,里边儿是一件黑色高领背心,雪白的袍子从肩膀落下,挂在手肘的位置,白皙的肩膀便露了出来。安迷修挺喜欢法师这套袍子的,事实上因为有些女气,大家都在贴吧说这是及地婚纱袍,说这赛季只想找一位婚纱女法师当老婆,成男的也凑合,反正看起来也像女的。有大大画了一堆同人图,什么“花嫁の法师”,抱着法师的还是一位身穿盔甲的骑士,安迷修觉得好看就存了,还拿去当QQ聊天背景。


后来安莉洁无意看到了安迷修发的聊天截图,就说师父你怎么那么gay,你是想要找个男法师吗?安迷修这才知道原来那张图的男骑士抱着的是男法师,他还以为那个是妹子……


不过话说回来,雷三少这角色的脸蛋也捏得好看,紫眸乌发,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安迷修觉得稍微有些似曾相识。


他想,可能是哪个明星长这样吧?


但好看也不顶用,可惜是个变态。


雷三少警惕地发现最后的骑士在看自己,所以也点了回去,查看对方装备,分数不高,稍微有些平庸。


看了一会儿,他便在团队频道发话了。


[团队][雷三少]:团长,这个[最后的骑士]这装分行不行啊,能不能打出输出啊?


团长在语音YY看着团聊,便对着麦克风说:“啊,没问题的啊,我认识他,骑士很靠谱的。”


[团队][雷三少]:真假?我时间很紧,我可不想在副本里纠结。


[团队][雷三少]:骑士这职业输出本来就不高,他这装分,好意思来打工吗?他如果是老板那我没意见。


[团队][最后的骑士]:[雷三少]小弟弟,你最好看清楚我的装备。


雷三少又看了一眼,发现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换了装备和心法。


[团队][最后的骑士]:我是T,不是DPS。[笨猪] [笨猪] [笨猪]


团长便也笑了,说:“对,他T很稳的,记得刚开荒的时候大家都倒了,只有他和主奶还扛着,特别牛逼,最后我们团还是全服第一个通关的呢。”


骑士那一身T装比他那寒碜的dps装好不要太多,银色盔甲亮瞎狗眼,雷三少无话可说,自找无趣。


 


法师有好几个分支,其中雷狮就是其中的雷系法师,选择雷系的人并不多,因为操作难度比其他几个系大,但输出又低一些,可那并不妨碍他打到输出列表第一位,远远甩第二位一截。


雷三少不得不承认骑士那货T得还不错,仇恨拉得很稳,反应也快,中途团长沉迷输出忘了指挥,骑士都会及时反应过来,开始走位。这副本的最后一个boss并不特别好打,小怪很多,骑士又没有群拉技能,一旦处理不好,DPS就容易OT,被小怪给揍死。然而骑士成功拉住了几个小怪,像雷三少这款OT专业户压根没有OT过。


就是他很烦安迷修的技能喊话,每次拉仇恨的时候都要自动喊一句:“不怕!本骑士会保护好大家!”


打完了boss之后团长去摸装备,终于出了把武器,是骑士职业的DPS心法的双剑,凝晶流焱。


安迷修狂拍键盘,他都打这副本打了一个多月了,从来没看到过DPS心法的武器,倒是T心法的武器已经拿了四五把,大家都不爱当T,时常武器出了都没人要,团长就硬塞给他。


安迷修兴奋极了,团长开拍装备,起步价8000金,他和团里几个骑士出价,最后拍到了四万左右,最后一个竞争对手打了个P,安迷修心想幸亏终于拿到手了,再这样抬价下去,他就真的拍不起了,却没想到雷三少忽然发了个:五万。


团长说:“雷三少你一个法师,要这个武器干嘛?”


[团队][雷三少]:收集啊。


接着他发了一大堆武器,什么职业都有,全都是最高级的。这人不但不差钱,还很无聊!


团长知道安迷修很想要这武器,说:“唉你看我们的主T,等这个武器等了一个多月了,反正你都没用,不如让给他吧。”


然后安迷修就听到有人轻笑了一声,一把陌生而清朗的男声从耳机那边传来,“好笑了,我有钱就可以拍,价高者得,团长你什么意思?”


不明真相的妹子在团队频道刷:“男!神!音!”


团长跟安迷修打过几次本,有过交情,雷三少这举动虽说不道德,可拍装备确实秉承着价高者得这原则,你没钱,那你就麻烦滚开。团长好言相劝,雷三少不肯让,安迷修不想团长难做,更怕团长出了副本会被雷三少这小魔王给欺负了,干脆开了麦,说:“算了,团长,我不拍了。”顿了顿,他无所谓地笑了笑,“下次还会有机会的。”


妹子又刷:“卧槽,主T也是男神音!”


团长轻叹一声,只好说:“那行吧。”他把武器插给了雷三少,雷三少还在团队频道打了句“谢谢”。


团长私密安迷修说:“不好意思啊,委屈你了。”


安迷修说:“没事,就一把武器而已。”


 


大家分完了工资,相继退队退YY,雷三少第一个走的,刚出了副本门口,就看到一行小字:


[最后的骑士]对你开启了仇杀,倒计时开始:5、4、3、2、1——


安迷修抡起剑就冲了上去,雷三少也气,他还穿着一身副本装,这特么就被偷袭了。直到安迷修揍了他几下,他才发现不对,那家伙穿着T装切着T心法和他打架,皮糙肉厚输出低,雷三少打不死他,而他也打不死雷三少。


雷三少都被气笑了。


他一边躲一边打字,说谁让你拍不过我,你自己不够钱,你能怪谁啊!


骑士说:“是啊,装备你可以拿,但命你得给我留下!”


安迷修脾气一贯不错,可任谁被莫名其妙追杀好几天都会心烦,这人还故意和自己抢装备,就更气人了。


他俩在副本门口打了起来,可谓一个鸡飞狗跳,最后雷三少被安迷修给磨死了,躺在地上也不走,还给安迷修发自己刚拿到手的武器。


[附近][雷三少]:[凝晶流焱] [凝晶流焱] [凝晶流焱]


[附近][最后的骑士]:我是T,我不在乎!


[附近][雷三少]:哦~


[附近][最后的骑士]:是男人就起来啊,躺着算什么?


[附近][雷三少]:你管得着我?


[附近][最后的骑士]:[雷三少]你个**


[附近][雷三少]:你才**!!


两个人极度白痴在附近频道对喷了一个晚上,又因为某些粗俗用语会被系统自动屏蔽,所以最后都变成了“*”号,安迷修就是想骂他傻逼,就是不知道雷三少想骂什么了。


算了,反正他也不在乎。


 


安迷修憋着一肚子的火回了主城,而与其同时的雷三少,下了自己的大号,登上了他的小号。


他的舍友问他:“老大,你下了啊?”


那男生回头,赫然便是雷狮。他从舍友佩利的书柜里翻出了一包鸡爪啃了起来,说:“没什么好玩的,遇到了个傻逼……我去小号玩一会儿。”


雷狮的小号是一个萝莉体型的法师,ID叫“雷诗诗”,这个号还是他一开始就建了的,当时大概是觉得萝莉衣服很好看,才玩了那么一个号。后来又觉得成男体型比较帅,便把雷三少那个号给拉扯成了大号,这个号就停留在了二十来级左右。


最近游戏出了套新外观,成男的很丑,可萝莉的很好看,雷狮二话不说就给萝莉号买了一身新外观,穿着白花花的小裙子在主城乱蹦。


他活蹦乱跳就忽然被人私聊了,估计是汉子来勾搭。这种事情并不罕见,更何况他觉得自己的雷诗诗真的很可爱,没有人来撩才奇怪。


接着他一看私密频道,又看到了熟悉的ID。


[最后的骑士]悄悄地对你说:要师父吗?


雷狮:“……”


 


他本来想说不要,但想了想,如果答应了,那岂不是很好玩?


你悄悄地对[最后的骑士]说:你收徒弟呀?


[最后的骑士]悄悄地对你说:对啊,我很帅的哦。


雷狮便点了一下师徒列表,发现骑士真的在那儿发布了收徒信息,备注那儿写了一行字:“本骑士收徒,女加微信,男自强。”


雷狮:“……”


好猥琐!!!!


你悄悄地对[最后的骑士]说:可我是个小白,才刚玩,什么都不会。


[最后的骑士]悄悄地对你说:没关系,我最喜欢捡小白啦。


你悄悄地对[最后的骑士]说:好。


骑士又问,是妹子吗?雷狮为了表达自己是个萌妹子,立刻说是啊,还补了个颜文字“QAQ”。


[最后的骑士]悄悄地对你说:好的,师父会好好带你,徒弟你要快快长大。


雷狮加了安迷修的好友,点开好友列表,便看到了安迷修的个人签名:“诚招各路美女YY聊天[玫瑰][玫瑰][玫瑰]”


雷狮呵呵一笑。


你悄悄地对[最后的骑士]说:好,我会好好努力长大的QAQ!


他咬了咬牙,强忍着恶心,打下了一行字。


你悄悄地对[最后的骑士]说:师父父~么么哒~[可爱]





tbc.



评论
热度(1091)

© 简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