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田

【安雷】Hormone (4)

梵瑛🌻:

1  2  3


好好学生安X不良少年雷


我流安雷,OOC,我流高中


单纯我想爽一爽就写了


灵感来源的BGM:我好喜欢这首歌啊!




4.


安迷修为自己惨死的眼镜哀悼了五秒,它陪伴自己走过了三年的时光,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他眯着眼睛试图看清那五个人的脸,但近视可不是开玩笑。安迷修靠着领带条纹的颜色分辨出他们是高二的学长,已经用了他的全部功力,隔了一两米,他甚至脸对方的五官都看不清。


“说话啊?哑巴了?”


站在后头的两个人交头接耳了几句,接着捧着肚子大笑起来,安迷修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是用雷狮的良心来想都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雷狮的良心?不存在的。


安迷修在心里把那个不良少年诅咒了八百遍,早就知道他坏,但安迷修大概是被美色迷了心,觉得散发着邪气的雷狮更有魅力。他试图想象一下对方一边扯下领带——高一的是红色条纹,一边对自己勾勾手指,罕见的紫眼睛里闪烁着蔑视与挑衅。雷狮张开嘴,说,来啊,安迷修。


安迷修打住了自己危险的幻想,他的领子已经被领头的学长拽起,逆着光的莫西干头直冲云霄,他们俩之间的脸足够近,安迷修看着对方的五官,感叹果然距离产生美。


在对方纹了身的拳头撞击上自己的脸前,安迷修握住对方提着自己衣领的手臂,一个旋身给对方来了个结结实实的过肩摔。


雷狮正在撸袖子,看到安迷修不凡的身手,为对方干净利落的动作吹了声口哨。


混战成一团的人明显没能听到这声,安迷修灵活地躲闪着他们乱无章法的攻击,被抓散的领带差点被一个人逮到,安迷修蹙了下眉,干脆把皱巴巴的领带接下来丢在一旁的灌木丛上。地上被摔得晕乎乎的人骂骂咧咧地撑起身子,被安迷修一脚踩中肩膀,又一次仰面躺倒在地上。安迷修借着这股力向上跃起,一个人刚好扑过来想擒住他,这下扑了个空,还把他们老大压得差点断气。


雷狮差点憋不住笑,他举着手机把这场五打一的恶斗全部录了进去。超乎他预料的是安迷修的打架水平,他虽然猜到安迷修可能没有看起来的那么无害,但一肘子把人打得在地上哀嚎打滚的力气让他不仅咂舌,真是会咬人的狗不叫。


他不自觉地把镜头对准了安迷修,放大了画面,他的目标达成了一半,安迷修的眼神已经变得不再温驯,可是那股锐利的寒意却不在其中。雷狮看着差不多定了的战局,关掉了摄像功能,他放下手机,和看过来的安迷修对视上了。


安迷修复杂地看着靠在墙上一脸无辜的雷狮,他好整以暇地站在那儿,长袖衬衫被他卷到了胳膊肘,露出肌肉线条流畅好看的小臂。安迷修收回视线,最后看了眼地上眼镜的残骸,不理睬一地哼哼唧唧的学长们,背上书包朝雷狮走去。


“你……!”


在那群人惊怒不定的目光下,雷狮十分自然地勾上了安迷修的脖子,他赤裸的皮肤擦过对方的后颈,激地安迷修的大脑空白了一瞬。


“辛苦了。”


雷狮贴着安迷修的脸,笑嘻嘻地慰问了激战归来的乖宝宝,安迷修转过头去想离他远一点,但雷狮用了不小的力气,安迷修没能挣脱开他的胳膊。


“雷狮,这都是你指使的?”


沉着脸的学长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站起,他的身上被泥土蹭脏了,脸上挂了彩,看着就很狼狈。


雷狮拦着安迷修,背对着他们,他侧过头,单只眼睛对着他们,快速地眨了眨,嘴角的弧度温和极了。


“你猜?”


 


等走开一段距离,安迷修甩开对方软下来的胳膊,沉默不语地掏出手机,打开地图查询功能。


“生气了?”


“……你的好心提醒真是有意思。”


雷狮笑了两声,头发被风微微吹起,露出耳朵上的一个金属环。雷狮的耳垂很小,很适合这种饰品。他们走到了十足路口,雷狮看了眼绿灯,刚想过马路,就被安迷修拉住了手。


“你想去哪?”


“松手。”


雷狮感觉到安迷修的手死死钳着自己,他有点不爽,用认真的语调警告对方。


“赔我眼镜……你不会想赖账吧?”


“谁答应你了?!”


雷狮气得声音高了一个调,他试着挣脱,但没成功。安迷修不被玻璃片遮挡的绿色眼睛一动不动注视着他。


“你怎么不找他们去赔?”


“他们都躺地上了怎么陪我去眼镜店?”


我靠你这什么歪理。


雷狮甚至都觉得自己委屈,他确实坑了安迷修,不过也只能称得上是煽风点火。好多对校花有意思的男生都对安迷修抱着敌意,高二的那个学长更是被小美女不经意间的回眸一笑给勾了魂,几次真情实感的告白都被对方无情地拒绝。伤心欲绝的他看着校花那个全校人尽皆知的书呆子同桌,捶胸顿足感叹上苍瞎了眼。


这时雷狮再凑上去状似无意地提及一下校花邀请安迷修一同共进午餐的事,那个学长立刻炸得脑门上都迸出了火花。


他袖手旁观的同时也没忘了把这场因为红颜祸水而引发的战斗直播上校园论坛。


这位学长在学校的威望也是一落千丈,告白失败死缠烂打,找情敌报仇还五打一被反杀,丢人现眼。他甚至被从兄弟会中除了名,作为新人的雷狮满意地看着他从群里被踢出去。


雷狮本想把安迷修给一道爆出去,但他发送帖子前脑海中闪过对方不戴眼镜的脸。安迷修挡在瑟瑟发抖的女生面前,面无惧色地和自己对峙。雷狮的手指移动到删除键上,把已经打下的安迷修三个字给删除,换成了某个新生。


而这位正气凛然的书呆子新生,现在正慢吞吞地走在自己身后,一脸茫然,完全看不出刚才不让自己走的那股气势。


在十字路口僵持了几分钟,雷狮没拗过安迷修。他黑着脸同意了对方的要求,安迷修这才放手,恢复了他那张如沐春风的笑脸。


雷狮拿着安迷修的手机,按照导航的路线走,离得最近的一家眼镜店就在下个路口。


他也提过让安迷修一个人去,等明天学校见了自己把钱再转给他。当然,明天的雷狮记不记得这件事另说。


可安迷修下一秒就摆出一张苦恼的脸,指了指自己空荡荡的鼻子。


“我看不清,一个人怎么走过去啊?”


雷狮见过无耻的人,没见过无耻的这么自然不做作的。


你要是真看不清刚才是怎么潇洒一打五的!?


安迷修如果能听到雷狮在心里对他的控诉,一定会反驳自己打架靠的是身体本能和丰富的经验。这个城市的交通乱出了名,那群在大街小巷里上演速度与激情的司机可没有只有花架子的学长好打发。


论无耻,安迷修肯定比不过他们同班的帕洛斯,那人真是虚伪得不得了,骨子里流的血都是黑的。帕洛斯一个说谎如呼吸般自然的人,他的真心话还藏在谎话里,你猜都猜不出。安迷修就真诚得多,他是个说谎会心虚的乖孩子。第一次梦遗后悄悄去洗被单被婶婶发现,他红着脸支支吾吾地说自己把酸奶倒在了床单上。


那句看不清半真半假,安迷修确实近视地严重,但当心一点也不至于在这么短的路程上出意外。他眯着眼睛扫视了一遍雷狮的窄腰长腿,觉得自己厚着脸皮不让对方走真是个正确的选择。


一开始他确实生气。气雷狮给他使绊子,还把自己当铲除竞争对手的工具。


但他看到雷狮脚下书包里露出一截的棒球棍,觉得怒气就像一个鼓鼓囊囊的气球,被针一扎嘭地一声爆了。他不确定雷狮是打算等他们两败俱伤时上来渔翁得利,还是真的准备在自己不行了的时候伸出援手。


但就那么一点点的可能性,都让他不自觉地想要去原谅他。


大家都说先喜欢上的那个人栽了。


安迷修觉得自己栽惨了,并且短时间内都没法从雷狮这个坑里爬出来。


 


第二天的安迷修戴着新的黑框眼镜,继续在书堆里过着与世隔绝的刻苦生活。


没人发现他换了眼镜,他在班级里的存在感不高,唯二被人关注的点,就是他与众不同的学习热情,还有他美丽可人的校花同桌。


而雷狮在学校里的知名度再一次的水涨船高。


论坛里爆红的帖子里激烈地讨论着五打一的斗殴事件,很多人都猜测是雷狮出的手。那群高二的不良在惨败后就人间蒸发了,任凭一群看好戏的人怎么艾特都不出现,平时他们可是跳得很,生怕有人不知道他们这个小团体。


也有极个别人提到了安迷修,毕竟那位莫西干头明恋校花的事全校皆知,她的同桌自然是他的重点攻击对象。


不过没几层就有人嘲笑说如果安迷修左手一本词典右手一本五三,战斗力说不定还能超过五。哈哈哈大笑过后,再也没人提起这位书呆子。


看到这儿,雷狮躺在床上翻了个白眼。以安迷修的战斗力再加上厚词典,怕是那位学长下半辈子都要在医院的床上躺着了。


帖子拉到底,大部分人已经默认了这次下克上事件的主人公就是新生雷狮,嚣张的不良小帅哥让一些矜持的学姐都动了心。雷狮的照片论坛随处可见,大长腿,白皮肤,还有那双摄人魂魄的紫眼睛。


话题人物雷狮刚和帕洛斯佩利在游戏上虐完菜,洗好澡后他心满意足地躺在床上玩手机,床下放着一罐喝了一半的冰啤酒。气温已经凉快了许多,窗外吹来的风不再燥热,温得恰好,让他萌生了睡意。


睡着前他想到了一件奇怪的事。


没等他细想,睡意汹涌地将他笼罩。手一松,手机顺着床滑到地上,雷狮睡着了。


 


之后雷狮陆陆续续给安迷修找过很多麻烦,比如伪装安迷修的笔迹给他的同桌小姐写情书,还用喷漆在学校后墙上留下安迷修名字的英文缩写。


但这一系列事件都被安迷修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打太极的功夫安迷修简直磨练地出神入化,看得雷狮都想为他鼓掌。


这周安迷修终于被惹急了,有人传言安迷修上次考试靠泄题才拿的年级第一,因为有人拍到了安迷修晚上在学校走廊鬼鬼祟祟的照片。


没人知道那是雷狮拍的,他恰巧遇到了从自习教室走出来的安迷修,就随手拍了一张。临近期中考,宿舍里要么是自暴自弃狂欢的,要么是聚在一起开学习会最后演变成小型派对的。安迷修实在被吵地头昏脑涨,这才跑去学校学习。晚上的学校很安静,让他不由自主地放轻了脚步,连带着姿势也变得可疑起来。


雷狮是准备翻窗去教室拿拉下的手机充电线,他关掉了手机的闪光灯,悄悄拍了一张在走廊左顾右盼的安迷修。


没想到这张照片一石激起千层浪,许多本就看安迷修不顺眼的人像是打了鸡血,拼命往他身上泼脏水,一时间什么难听的帽子都被扣在了安迷修头上。


雷狮皱着眉头划拉着手机,他没想闹这么大,他也有点想不通为什么安迷修被诽谤,自己会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前天他还从安迷修手中抢了一口冰淇淋吃,安迷修买的是牛奶口味,浓郁的奶香扩散在雷狮的口里,他舔掉嘴角的一点白,踩着滑板对安迷修挥挥手,消失在人流里。


留下一个看着圆筒冰淇淋一脸纠结的安迷修。


他到底是吃还是不吃啊……


雷狮觉得记忆里的冰淇淋的甜味都变得苦涩,他瞪了一眼不嫌事大还给他出谋划策的帕洛斯,把脚从书桌上放下,趴在桌上试图从那群抹黑安迷修的账号里找到些什么蛛丝马迹。


这事和他没关系,但雷狮就是不想袖手旁观。


 


放学后安迷修用眼神示意雷狮和他走一趟,雷狮依旧没能找到是哪个团体盯上了安迷修,心里烦躁地不行,随口答应了。


他们俩在小公园里找了个僻静的位置,开始谈话。冬天临近了,夜色来得早,路灯吸引了不少飞虫,嗡嗡地在他们俩的头顶盘旋。


安迷修的脸色很严肃,他看着雷狮依旧吊儿郎当的样子,觉得自己没气得直接一拳走上去真是教养好。


“雷狮,是你干的?”


安迷修掏出手机,点点屏幕上的那个帖子,上面依旧不断跳动着新的回复,一整天这条贴就没从首页沉下去过,显然关注这件事的人多到了一个境界。


今天安迷修走在学校里,到处都是指指点点的声音。其实在这学校作弊并不少见,算得上家常便饭。但是出现在安迷修身上那就是个爆炸新闻了。


那么用功、那么不与他们同流合污的好学生,居然也会作弊。


这戳爆了一群人的高潮点,他们将人性深处最恶的一面毫无顾忌地展现在阳光下,看得雷狮都觉得胃里恶心。


“照片是我拍的……所以呢?”


雷狮没想隐瞒这事,大方地承认了,安迷修闻言,眉头间的沟壑更深了。


“你的意思是帖子不是你发的?”


安迷修知道雷狮不是个敢做不敢当的人,雷狮用这么暧昧的回答方式,那一定有什么隐情。


“……但照片确实是我拍的,你要我和你道歉的话……”


“等等。”


安迷修猛地抬起头,他的眼睛在镜片背后闪出警惕的光。


“我们都被算计了。”


几棵树后面陆陆续续走出不少的人影,雷狮愣了一秒,迅速转过身和安迷修背靠背,他们被包围了。


安迷修压低了声音,眼神逐渐变得冰冷,雷狮背对着他,都能感觉到他气场的转变。


雷狮看清了来者的身份,终于想起了之前被自己遗忘的怪事是什么。


“我就说怎么这么久不见你呢,”雷狮抓紧了口袋里的瑞士军刀,面上笑得好似见到了老朋友,“学长。”




tbc.

评论
热度(1217)

© 简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