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田

【安雷】揪与苹果头

绿萝卜呀红芹菜:

By:绿萝卜呀红芹菜

汪汪说我写她就画。
校园pa,可以当做鲲鹏番外看(。)
============================

暑假那么长,阳光疯长,草疯长,还有漫无目的的孤独也疯长。
交通工具太慢了,路太远了,就连网络通讯都不能保证随时沟通。安迷修每天都很无聊,无聊就跑去打球,戴着耳机一个人打,打完后皮肤晒得红彤彤,就把那点晒伤的痕迹拍下来,发给雷狮看。

“今天打球晒伤了,太阳好大。”
“为什么不涂防晒?你活该,能怪谁。”

雷狮回的就这么多,安迷修却开心得不行,抱着手机在床上蹬腿。他想,我晒了一天,总算找着个由头和雷狮说话,但想完又觉得自己这样很傻,于是立刻从床上弹起来对着镜子照那张自己从来不重视的脸。
脸也晒红了,不过因为什么防晒措施都没做,红得很均匀。安迷修觉得这样挺好,即使黑了也能黑出同个色调,依旧是仅凭自己美好的品德和心灵就能追到雷狮的帅气的安迷修。


他们就这样阔别了两个月,距离若有若无,聊的也都是些最简单不过的琐事。开学那天安迷修提早了一个小时去,一个人开了门哼着歌打扫卫生,让自己一直忙着,好让期待的心不要跳出来。他昨晚没能睡着,想了半天今天见到雷狮该怎么开口打招呼才正常,才能不显得自己是急了一整个暑假想要见到他。安迷修觉得可能扯一件暑假的趣事起头会自然一些,但想了半天,整个暑假没有见到雷狮,本来就没什么趣事,仅有那几件有印象的自己也早已迫不及待都告诉了他,清清楚楚地都给出去看过,毫无保留。
等安迷修终于在教室里再看见他的同桌,教室里的人已经差不多坐满了。雷狮没戴头巾,穿着校服背着包慢吞吞地从后门拐进来,看见安迷修后笑了一下,踢开椅子坐下来。
安迷修几乎是一瞬间就发现,夏天疯长的不止那些无聊的东西,还有雷狮的头发。
大概是整个暑假都没去剪,本来就卡在学校容忍线边缘的头发已经肉眼可见的违反校规了,长长地拖在后面。安迷修想去把那撮藏在外套里的头发用手指勾出来,但雷狮却突然凑到他面前来,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你真的黑了。”雷狮点点头。
居然真的能看出来。
不过黑都是因为出去打球晒了太阳,所以黑是黑了,男孩子用来攀比的肌肉也更明显了。安迷修想把自己的长袖外套卷起来,把自己晒红了又晒黑了的胳膊露给雷狮看,让他看看自己的男朋友一个暑假里又帅了多少,但又觉得这样太轻浮,终于还是没有做。
所以他久别雷狮后的第一句话是:“你头发留得太长了,会被教务处处分的。”
雷狮一顿,立刻从背包里抄出一本大本子挡在桌前,挨着身过来掐安迷修的脸。
“你小子,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重新找个开场白。”
掐是真掐,一点没收敛力道,安迷修龇牙咧嘴地把他的手拍掉,想了想,重新开了口。
“你……”他犹犹豫豫地说,“你不会是想抄我的寒假作业吧。”
雷狮黑着脸把包里的一摞作业重重地摔在桌上。
好吧,又答错了。
安迷修不知道他想听什么,摸了摸脸上刚刚被掐疼的地方,愁眉苦脸。
似乎明白了他的郁闷,雷狮瞥了他一眼,从背包角落里摸出来一个小东西,丢过来。
“送你的。”
是一把陶瓷的小剑,小吊坠,做的很精致。
安迷修把礼物拿起来,看了看雷狮,雷狮干咳一声,解释道:“你不是说你喜欢剑吗,我出去玩看见了,就给你带一个。”
这下轮到安迷修尴尬了,他整个暑假哪里也没去,自然也没什么礼物可带——倒是也有心血来潮编了个花环,但那种东西如果送出去,一定会被雷狮唾弃到死。
所以他把小剑握在手里,纠结地摸了摸脑后的头发。
“可我,我没有——”
“不需要。”
雷狮似乎早就料到他要这么说,赶紧打断。
安迷修看见他从包里拿出一个纯黑色的发绳,把拖在衣领上那撮自己在意了半天的头发拢起来,熟练地扎了一个小揪。
骨节分明的手撩起头发,白皙的脖子因此露了出来,耳朵也是,被垂下来的几缕黑发遮着,不知怎么会让人联想到“毫无防备”一类的词。雷狮的耳后还能看见青色的血管,安迷修记起从前自己和他接吻时曾不止一次无意识抚过那块皮肤,喉咙一阵发紧。
“雷——”
“闭嘴。”
雷狮扎好了头发,蛮横地看过来,从前垂着的鬓发被撩上去一半,显得那张脸更小,也更像女孩子。
“你想我了吗?”雷狮问。
安迷修想说自己何止是想,简直是日日夜夜都在盼着见面,但他薄薄的脸皮不允许他说出口,所以他只是点了点头,脸上几乎要烧起来。
“说‘是’。”雷狮咄咄逼人。
安迷修没办法,只好红着脸说是。
“这才对。”雷狮满意了,把自己的嘴巴抿在一起,轻轻地比了一个飞吻。


但这头发绝对是在容忍范围外的。
开学事务都结束了,安迷修从别人那里借了一辆带后座的自行车,非拉着雷狮要带他去剪头发。
理发店骑车去要二十分钟,安迷修想得很好,他骑,雷狮坐在后面,雷狮环着他的腰,他再唱歌给雷狮听。但雷狮却不想去那家一不小心就能给人剪成狗啃的理发店,安迷修拉着雷狮好说歹说到了自行车前,自己往上一跨,拍了拍后座,觉得白衬衫黑裤子的自己就像校园小说的男主一样潇洒。
可能被他帅到了,雷狮一直不耐烦的脸上出现了一点笑容。
“我坐后面?”他指了指后座。
“对,我载着你。”安迷修点点头。
“行。”
看雷狮跨上了后座,安迷修转回头去。
“坐好了?”
“好了,你骑吧。”雷狮拍拍他的背。
安迷修踩上踏板往下踩,自行车却纹丝不动。
他有点奇怪,这车下午借的时候明明还好好的,不可能突然坏了。他回头,看见雷狮叉着腿坐着,双手摁着后座故意蹬着地,见他回头,立刻扯出一个恶作剧得逞的坏笑。
“你倒是载我啊。”他稳稳地把脚踩在地上。
倒是忘了这家伙比自己还高,坐后座不可能脚不落地。安迷修的脾气也上来了,又是用力一蹬,雷狮的鞋底贴着水泥地磨出五厘米,手却没松,于是两个人立刻从自行车上摔了下来。
“你这人!”安迷修跳到草地上指着雷狮,“你就不想剪头发对吧!你还是不是男的!只有女孩子才扎辫子呢!”
“我这人你第一天认识?”雷狮不怀好意地一笑,突然抢过车,骑了上去,一蹬窜出去好几米。
“你!这车是我借的!你快骑回来!”安迷修赶紧追上去。
“管你!”雷狮拐了个弯,回头对他扮了个鬼脸。


头发最后也还是没剪成。
自修课雷狮贪凉快,又把头发扎了起来。那个小揪在雷狮脑后一直晃,跟个毛茸茸的小尾巴似的。安迷修看着不爽,想解了,一上手就被雷狮拍掉,凶巴巴地问他想干嘛。
“女孩子才扎头发呢!”安迷修还是这个说辞,但是心里想的却是,我一点都不想让别人看见你的脖子。
“你这直男!”雷狮烦了,不知道又从哪摸出另一根发绳,几下把安迷修的刘海撩上去,和那根呆毛绑在一起。
“你!”
“你不懂,这样好,通风,痘痘好得快。”雷狮安抚他,“而且你这样挺好看的。”
安迷修听他说挺好看的,虽然半信半疑,却没有立刻把那根绳子解掉。雷狮和他闹完就趴下去睡了,安迷修写了会儿作业,看了眼雷狮那张睡得安静的脸,偷偷摸去了厕所。
厕所里没有其他人,镜子里一个傻傻的苹果头,额头上一个痘也没有。
又被骗了,安迷修气急败坏地扯了那个傻乎乎的冲天辫,跑回教室想教训雷狮,却正好碰见教导主任带着几个副主任推门进了教室。
“开学仪表检查,大家继续自习吧。”教导主任在讲台上说,声音太小了,根本没吵醒雷狮。
安迷修也不敢叫雷狮,他偷偷挪了挪,把自己和立起来的书换了个角度,尽力遮住他。
老师们走下来了,火眼金睛一路扫过去,却没有停在雷狮身上。她们在安迷修身边路过,高跟鞋踩在地上响得清脆,留下一阵香水味儿。
老师们扫视了一圈,交头接耳几句,回去和还站在讲台上的教导主任报告,也不知道说的什么。
“那么好的,没人违规,打扰同学们了。”教导主任笑了笑,带着老师们出了教室,还贴心地掩上了门。
……果然被认成女孩子了啊。
安迷修看着雷狮长长的睫毛,松了口气。
===============FIN==============


PS:一号入口(6)今天更新了(打起了广告)

评论
热度(1364)

© 简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