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田

在魔法世界邂逅骑士是不是搞错了什么05(安雷)

梵瑛:

1  2  3  4


格兰芬多安迷修X斯莱特林雷狮,安哥混血雷狮贵族


下一章糖……我没估算好进度呜呜呜……


这篇有虐,不过一点点啦




05.


四年级的时候安迷修发现雷狮比他高了。


他提着箱子在火车过道中寻找这可以坐的空座,结果意外地发现雷狮一个人霸占了一个包间,卡米尔他们三个人都不在。


可能是雷狮的脸色过分难看,好多和安迷修一样寻找着空座位的新生们在扫视了一眼这个扎着头巾看上去就不好惹的学长后,都提着行李慌张离开了。


安迷修没多想,直接拉开了隔间门,坐在里头看着窗户发呆的雷狮斜过眼睛瞟了他一眼,一秒后又把眼珠子转回原位,没有要搭理安迷修的意思。


“你怎么一个人?其他人呢?”


安迷修反手拉上门,放下行李坐到了雷狮对面的位置。在他坐下后没几秒特快列车便发出呜呜的声音行驶了起来。雷狮感受到对方黏在自己身上不肯散去的视线,长呼一口气后用左手大拇指比了个方向,安迷修站起来侧头看到斜对面的包厢里佩利正从小窗口里对着自己做鬼脸,然后被帕洛斯扯着辫子拽回了位子上。


卡米尔蓝色的眼睛隔着两层玻璃牢牢盯着安迷修,过了几秒又把视线投回放在大腿上的书本的字里行间,他的眼神有些迷惑,似乎不太能理解大哥默许安迷修留下这件事。


雷狮用拖着脸的右手手指有节奏地轻点着脸颊,从微微下滑地宽大长袍袖口里安迷修看到雷狮的小臂上隐约露出一些淤青。


“怎么搞的?”


安迷修心一沉,想去扯过雷狮的手臂看个仔细,但被对方嫌弃地躲闪开了。


“我没赶你走你还把自己当主人是吧。”


雷狮冷冷地说,放下手臂把向后缩起来的袖子拉平后下意识地抓紧了手腕。安迷修有点紧张地上下扫视了一遍雷狮,这才发现他眼睛下面有着明显的黑眼圈,看上去也比暑假前憔悴了不少。


“到底怎么了?是你家里出什么事?”


安迷修把双手交叉着放在膝头上,放轻了声音问雷狮,他几乎是毫不保留地在担忧着他的宿敌。


“……啧。”


意识到对方不会善罢甘休,雷狮有点后悔把这家伙放进来了。他烦躁地抚上自己的脖子,似乎在思索着从哪里说起比较妥当。


 


下火车时天色已经彻底暗了,安迷修有点心不在焉地缓缓走着,他身旁的雷狮看上去轻松了不少,对着从前面队伍里探出头的卡米尔挥了挥手。


安迷修还在想刚才雷狮对他说的那件事。


大致意思就是雷狮的父亲和雷狮摊牌了,从现在起要将他彻底当作继承人来严格培养。可是安迷修也知道雷狮十分厌恶自己的贵族身份——更别提继承家族成为族长了。


这个夏天的空闲时光雷狮几乎都在他们家的训练室中度过,学习了不少高级魔咒。在和他父亲的决斗课程中整出了一身的伤,安迷修刚才看到的只是其中的凤毛麟角。


雷狮对变强这件事没有抗拒,但他极端厌恶这种被规定好的未来。


这些话他对卡米尔他们可没法说,


安迷修察觉到雷狮肯定还有瞒着他的事,好几次雷狮生硬地把话题转到毫不相干的事上,让他就算想忽视也做不到。但对方不开口他也没好意思追问,毕竟不是多么好的朋友。


说到底他们两个到底算什么呢。


他身旁的雷狮抽出魔杖对着地上的小石头发射出一道道魔咒,每次都能完美地击中比安迷修大拇指都小的石块,这个准头让安迷修没忍住吹了声口哨。


雷狮挑衅地仰起下巴,这时候安迷修才发现雷狮大概比他高了,明明他两个月前还是需要微微抬头才能和自己对视的。


“你叹什么气,快点跟上。”


用手肘捅了捅唉声叹气的安迷修,雷狮抬脚跨上马车,心情复杂地看了一眼马车前方的一片虚无,他还是看不见所谓的夜骐。


不过雷狮现在已经知道了看到夜骐需要什么条件,一辈子都看不见也是种幸福。


他看着身旁安迷修那张长开了的俊朗侧脸,心下为这个人也看不见感到一点欣慰。


 


这个学期第一天下午就是占卜课。


这意味着他们要把一整段的大好时光都耗在和神神叨叨的教授待在一个香味浓到发臭的屋子里,还要对着杯子里的茶叶渣绞尽脑汁地编胡话,他们把自己诅咒地越惨越能让教授开心。雷狮前一晚因为这两个月和父亲决斗留下的后遗症失眠了半宿,决定到占卜课上补会儿觉。


雷狮几乎是屁股刚沾到坐垫的下一刻眼皮就阖上了,这个教室的氛围有着十足的催眠能力。


幸好和他分到一组的是有良心的格瑞,不仅偷偷处理掉茶水的时候没忘了雷狮的那杯,并且在教授走过来之前猛地一踹椅子腿把雷狮吓醒了。


还迷糊着的雷狮直视着教授那双充满了期待的大眼睛,对着杯底一坨茶叶渣憋了好久才憋出一句我觉得我这周会在魁地奇训练时受伤?我看到了一把折了的飞天扫帚。


教授退了下滑到鼻尖的眼睛,拿过雷狮的茶杯研究了起来,半分钟后她掩着嘴巴愉快地笑出声来,激起了雷狮一身的鸡皮疙瘩。


“亲爱的,这可不是什么折了的飞天扫把,”教授把茶杯轻轻放回茶托里,脸上泛着兴奋的红晕,眼睛里闪着的诡异的光令格瑞把座椅挪地离桌子远了些,“这是一颗被丘比特之箭射中的心……”说罢教授就摇头晃脑地去了下一个小圆桌,全然不顾由于她的一席话在斯莱特林们中间掀起的波澜。


伴随着周围一片透露着惊讶的谈论声和集中到自己身上夹杂着探究的眼光,雷狮一片昏沉的脑袋终于清醒了,他死盯着杯子里那坨奇形怪状的玩意,拒绝去想自己脑海里出现的那张脸代表了什么。


眼尖的格瑞看到雷狮被头巾遮住了大半的耳朵尖泛起了浅浅的红。


 


当天晚上雷狮将会和谁陷入恋爱这件事成为了四个学院的饭桌上最受欢迎的话题。


安迷修一脸茫然地被学弟金科普了他从格瑞那里听来的事件全过程,金还讲了不少他听闻的小道消息,虽然大部分安迷修一听就知道是以讹传讹。


虽然安迷修十分尊重女性,但是他对占卜学教授的可信度还是抱着很大的怀疑。毕竟第一次上占卜课安迷修就被教授义正言辞地警告说他已经被恶魔缠上了,接着他只能自求多福,没人帮得了他。


装神弄鬼的语调把一年前的安迷修唬得脸色都白了不少,结果晚饭时他就听说至少有一打的学生被警告有生命危险,其中唯一应验了的人就是晚上出去夜游结果被管理员那只猫抓伤了手背的帕洛斯。


那之后有了经验的安迷修在那年期末考试对着空无一物的水晶球开始说自己凄惨无比的未来,最后他靠着胡扯拿了全校占卜学考试的最高分,自己都没忍住卧槽了一声。


不过安迷修还是第一次听那位教授嘴里说出好兆头的预言,这让他没忍住透过两张桌子去看远处抱着胸抿着嘴的话题主人公。


坐在斯莱特林长桌上的雷狮脸色变得比那天在火车上还差,凶狠到坐他边上的帕洛斯都没敢在他眼皮下去和佩利碎嘴,叼着一根薯条小心翼翼地观察着雷狮什么时候会爆炸。


随着雷狮身上散发出的冷气逐渐在礼堂里蔓延开来,还想继续讨论这事的人几乎都草草地把饭吃完小跑着离开了,谁都不知道雷狮的底线在哪里。


被百来人叽叽喳喳讨论了一晚上的雷狮已经气得快笑出来了。


耳朵很灵的他已经听到了有关他喜欢的人的一堆千奇百怪的猜测。


比如拉文克劳的小女神凯莉,比如格兰芬多的小美人艾比,甚至还有大胆的女生猜测他喜欢的是自己弟弟卡米尔,这是一场多么绝美的不伦之恋啊。


当时雷狮就差点把叉子咬断在嘴里。


沉默缓慢地吃完了晚餐,雷狮从长凳上站起来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盯着他看。


他眯着眼睛扫视了一圈礼堂,最后停留在那个棕色脑袋上许久,对方有些不解地侧过脑袋看着他。


雷狮重重地哼了一声扭头就走,黑色长袍在他身后翻滚成浪,气势汹汹地消失在昏暗的走廊里。


忽然有种说不出的慌张涌上安迷修的心头,他急忙从长凳上蹦起来朝着雷狮消失的方向冲去。




tbc

评论
热度(528)

© 简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