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田

【安雷】你的名字

绿萝卜呀红芹菜:

By:绿萝卜呀红芹菜


和那部电影没有半毛钱关系,受剑名刺激早起摸鱼而已。


所有名字都起得有理有据,大早上为了取名字到处查资料你敢信?


短短短,没什么过激描写,奶一口不会屏蔽我。


接前面那些黄文完全ojbk。


=============================


雷狮第一次知道安迷修的剑有名字是在安迷修的房间里。


那天他勾着安迷修的脖子在床上接吻,外套都已经脱了,手钩在腰带上刚准备解,安迷修却突然推开了他。


“我要先把凝晶和流焱放好。”他下了床。


“把什么放好?”雷狮愣住了。


“凝晶和流焱,我的剑。”


安迷修转身把自己随手丢在地上的剑捡起来,按颜色好好地放在电视柜旁边的专座上,动作很轻柔。他的衬衫卡在裤子边,头发也被雷狮抓得乱糟糟的。雷狮靠在枕头上看他神色平静地整理完了又爬上床要吻自己,想了想,只让他碰了自己一下就把他的脸挡住了。


“你认真的?”


“……你在说什么?”


“给剑起名字。”雷狮好笑地看着他,“你是小学女生吗?”


“这是表达珍视的一种方式。我想要拿一个名字把我喜欢的东西和别的东西区分开,这有什么难理解的。”


“不难理解,很棒,为您鼓掌。”雷狮无所谓地把他的领带解开丢到一边,“除了你的剑,你还给别的东西起名字吗?”


安迷修顿了顿,看着他:“你还想知道谁的名字?”


雷狮解安迷修扣子的手停住了,他抬头看着安迷修的眼神,里面明晃晃写着认真,一点没有开玩笑的样子。


“它也有名字?”雷狮有些不确定地指了指桌上放的水壶。


“睡鼠。”安迷修脱口而出。


雷狮沉默了足足一秒,又指了指水壶旁边的玻璃杯。


“缺口的叫琉玦,没缺口的叫璃瑗。”


电视。


“柴郡。”


壁灯。


“卢米亚。”


领带。


“桃乐茜。”


雷狮最后指了指自己。


安迷修愣了愣,笑了。


“雷狮。”他说,“为什么你会觉得自己算是‘我喜欢的东西’?”


“谢天谢地不是,”雷狮继续低头解安迷修的扣子,“你取名的品味我承担不起。”


 


第二天他们在森林里遇见,海盗团正在狩猎,安迷修跳出来,一如既往地把那个被逼到绝路的女孩子护在身后,对着雷狮怒目圆睁。


“你们休想动这位美丽的小姐。”他把自己的剑架在面前。


雷狮看了他一眼,把正打算攻击的雷神之锤收回来,抗在肩上:“哟,怎么称呼她为‘这位美丽的小姐’呢,你没有取名字吗?”


他一说完这话,海盗团的众人都很疑惑地看着他。于是雷狮不耐烦地指了指蓝色的剑:“凝晶。”又指了指黄色的剑:“流焱。”最后又补充了一句:“都是安迷修起的名字。”


“噗,哈哈哈哈哈哈,这么小女生啊,是不是坐飞船的时候还要给你的剑找个座位系好安全带?”帕洛斯捂着肚子狂笑,佩利也跟着笑得抖自己的满头长金毛。


卡米尔把脸深深地埋在围巾里,雷狮的脸上也有点了笑意。安迷修虽然不知道笑点在哪,但好歹看出他们都不怀好意,立刻后撤一步摆出更具进攻意味的姿势。


“请尊重我的武器。”他皱着眉,“还是说你们海盗团想裁员了吗?”


“别了,我还不想死在‘凝晶’,”雷狮笑着,故意把剑的名字念得又重又慢,“或者‘流焱’的攻击下。”


安迷修有些疑惑,同时也很后悔——他猜雷狮可能是喜欢上自己剑的名字了。他想对雷狮说,没关系,你要是很喜欢这个风格的话,我也可以给你的锤子起一个,但还没说出口,雷狮就带着海盗团扬长而去。


“他为什么笑?”安迷修收回剑,不明所以,“为自己喜欢的东西取名很奇怪吗?”


“其实……也没那么奇怪,”被他护着的女孩子终于小心翼翼地开了口,“就是……名字稍微有一点……一点点……”


难听。


 


安迷修愣了愣,脸色渐渐变得铁青。


 


 


过了一个星期,雷狮又在约好的时间到了安迷修房里,只是比平时来得迟了一些。他喊了一声“安迷修”,安迷修抬头看了他一眼,没理他,继续擦自己手里的剑,于是雷狮指了指蓝色的那把,喊了声“凝晶”,又指了指黄色的那把,喊了声“流焱”,得意地看着安迷修把剑放下,一脸愤怒地看着自己。


太好玩了。


雷狮对他笑了笑,脱掉外套绕着他在屋子里转了一圈,把所以记得的名字都喊了一遍,末了还加了一句“晚上好”,故意说给安迷修听。安迷修整张脸都黑了下来,等他打完招呼就一把拽住他压在床垫里,扯下自己的领带塞在他嘴里禁止他再出声。


后面的事也就和以往差不多,只是少了雷狮情难自禁的叫床声。床吱吱呀呀地摇,雷狮闷在领带里小声哼哼,正爽着,安迷修忽然抓起他的手指向落在床边的自己的剑。


“凝晶。”他停了一秒,又指向另一把,“流焱。”


雷狮看着那两把剑,觉得莫名其妙,想踹安迷修却被正好顶在敏感点上,立刻软下了腰。


“睡鼠。”安迷修又指向那个水壶。


“还有琉玦,璃瑗。”


“柴郡。”


“卢米亚。”


安迷修念了一圈,最后转回来,抓着雷狮的手让他自己把被口水浸湿的领带取出来。


“这是桃乐茜。”他低头看着雷狮。


雷狮几乎要骂人了,但安迷修始终都在动腰,所以他所有骂人的话一出口就成了没有任何威胁力的呻吟声。


安迷修还没有放过雷狮的手,他把那只手放在雷狮左胸口,用力摁下去,摁到雷狮都觉得肋骨有些疼。雷狮的心脏就在他们重叠的手心之下,很鲜活,因为他们正在做的事拼命地跳动着。


“这是布伦达。”安迷修俯身咬住了雷狮的耳朵。


=============FIN==============



评论
热度(2576)

© 简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