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剩摸

【酒茨】人间

郭东邪:

                                                 人间




“人生在世如身处荆棘林中,心不动则人不妄动,不动则不伤;若心动则人妄动,则伤其身痛其骨,于是体会到世间诸般痛苦。”






【长恨复长恨•裁作短歌行


池田中纳言在平安京是赫赫有名的皇亲贵胄。他的女儿出水芙蓉,窈窕淑女,是远近闻名的美人。这样的统治阶级,地位全然不是一般人家可比的。正因如此,这位官家女儿失踪的消息一传出去,便惹得京中流言四起。寻常百姓自是没这胆量跟权势过不去,更寻不到理由做出如此行径。既不是人为,敢公然寻衅滋事的,便只有他一个。




“酒吞童子,” 安倍晴明双眉紧蹙,“果真是他。”




闻听此名,周围人纷纷唏嘘不已,池田中纳言更是“蹭”的一声站起身。“竟是他?” 他用手掩过额间的汗水,向安倍晴明求证道。




安倍晴明一点头,便如同落了块大石在他身上,压得他直直跌了下去,一时竟顾不上为自己的女儿感伤。




“大人!” 身旁的仆从忙不迭地要去扶他一把,却被他大力推开。




酒吞童子,平安京荡魂摄魄的妖怪。与一般的小妖怪不同,他是名副其实的鬼族首领。百年来在平安京杀人如麻,无恶不作,往好听了讲是名扬四方,说白了便是令人魂飞魄散的杀人狂。他喜酒,亦好色,专挑年轻貌美的女子下手。据传闻,他喜好化身成俊美的男子,以此勾引年轻女子上当,一旦得手,便吃其肉,饮其血,凡是落入他手中的女子无一生还。他实力强大,身后有数以万计的妖怪跟随,凡此种种,无一不印证了安倍晴明的话。难怪池田中纳言反应如此激烈,虽早听过酒吞童子的大名,却万万想不到与他还有这样的孽缘。




“这可如何是好?” 有人忍不住问道。




这确是个难题。若是平常百姓,碰上个妖怪,偶尔牺牲了也是无奈,只能自认倒霉。毕竟这平安京什么妖魔鬼怪没有,隔三差五便能出个传闻。讲故事的老先生从不缺生意,一时倒也叫人分不清真伪。可这酒吞童子是家喻户晓的恶鬼,就连还在咿呀学语的孩童都能叫出他的名字。如今此事在平安京内传得沸沸扬扬,若是不给个说法, 指望着瞒天过海,让人渐渐淡忘掉此事,怕是千吨孟婆汤都无可奈何。更何况酒吞童子得罪的不仅仅是普通人,先前去皇室家族的宅院里行窃,如今又拐走了池田中纳言的女儿,是可忍孰不可忍,若是叫那酒吞童子以为能频频伤人却不用付出任何代价,岂不是让他窜上了天。再不出手,天皇的这把椅子就要坐不住了。




半晌,天皇终于发了话。




“将军源赖光听令,召集你得力的手下,正式出征讨伐酒吞童子。这次要斩草除根,一不做二不休,不退酒吞童子,不得回朝!”




“遵命!”




天皇下令讨伐酒吞童子的事在平安京马上被传开来。这个决策落在百姓耳里如同一剂定心丸,人人夸赞天皇英明,源赖光一干人临危不惧,赤胆忠心,是百姓的恩人。百姓知道了,妖怪们自然也都知道了,一个个乱了阵脚。朝廷虽知晓这池田中纳言的女儿在酒吞童子手上,却不知其近况,更不知酒吞童子这名声虽叫得响,其实已颓废了好一阵子,实力大不如前。最近更是不见了踪影。妖怪们群龙无首,前脚源赖光正一日日逼近,可这后手的老大却还不知身在何处,可不急得跳脚了。




“吾友!” 茨木童子一把把门拉开,不分青红皂白地便要冲进来,乍一看像是要生吞了酒吞童子。




“本大爷不是说了吗,没有我的命令,你们谁都不可以闯……” 酒吞童子话音未落,便被茨木童子拽了起来, “吾友!源赖光!源赖光他们要来杀你了!” 他一时心急,竟忘了酒吞童子已然是醉酒的状态,两只手来回晃着,就快要把他的头摇下来。




“住手!” 酒吞童子一巴掌过去,便将茨木童子震开。他一手扶着额,“你这是要赶在源赖光来之前先杀了我吗?!” 




茨木童子吃痛地从地上爬起,咬牙道:“他们……他们怕是为了那皇室的女子,吾友,要不你把她还回去吧,你现在的情况,怕是敌不过他们那么多人……” 他小心翼翼地建议,“那个红叶女鬼不过是一句戏语,她心心念念的,还不是那个只会念咒的小子,吾友,你可千万别为了她,丢了自己的性命啊!”




一听到“红叶女鬼”四字,酒吞童子突然震怒,“本大爷不需要你管!就算是断我四肢,照样打得你落花流水!滚出去!” 他作势一推,竟直接将茨木童子退到了门外, “不许再来烦我!你这不知深浅的跟屁虫,别忘了,如果没有我,你到现在也不过是个受尽世人冷眼的小鬼!”




茨木童子就那样呆呆地杵在门外,他伸出手,似乎想再拉开那道门,到底是欠缺了一丝勇气,伸出去的手就这样生硬地又缩了回来。




酒吞童子嗜酒确实不假。旁人不知其中缘由,茨木童子却了解得清楚。且不说酒吞童子今日如何嫌弃他,他对酒吞童子却是了如指掌,否则也不能摸索到他现下隐居的地方。茨木童子与酒吞童子不同,他没有酒吞童子那上天入地的本事,他原是个弃儿。当年他母亲怀胎十六个月才生下他,这在哪都是鲜有的怪事。人类面对无知总是带有恐惧的,便都认定了他是妖魅,是鬼怪,总之不是人。于是他一出生便饱受世人冷眼,连他的血亲也未能免俗。人类排斥他,妖怪唾弃他,他夹在中间,非人亦非鬼。天大地大,却容不下一个孩子。天国地府,竟没有他的容身之处。好在一个理发师勉强收留了他,这才没有饿死。




那天夜里,茨木童子在路上走着,夜深露重,他一个不小心便被石子绊倒在地上,磕破了膝盖。鲜血汩汩地涌出,腥味铺满了他的鼻腔。他闻到血腥味,竟反常地兴奋起来,非但不觉得痛,反而尝到了一丝甜腻。他低下头一舔,发现人血的味道原来这般香甜,一时神往,全然没发觉站在身后的两人。那两人原是路过,见到这一幕惊讶得就要甩掉下巴。




“他果真不是人!”其中一个人突然惊叫出声,抄起路边的一块石头,猛地朝茨木童子砸过来。




“对!父亲没说错,他就是妖怪!” 无知者无畏,两人见到妖怪,第一时间竟没想躲开,而是准备伸张正义,替阎魔收了这个孤魂野鬼。




石子接二连三地朝茨木童子砸来,砸破了他的脑袋。茨木童子吃痛地大叫,视线也模糊起来。二人眼见他处于下风,便要把人类那落井下石的秉性发挥到极致。于是一齐上前,开始对着茨木童子拳打脚踢。眼看着他就要这样被打晕过去,二人突然被粗暴地扯开,只见又凭空插进来一个人,挡在了茨木童子身前。




“臭小子,胆子不小啊。” 那人开口道。他身披铠甲,人高马大,红发金瞳和尖长的耳朵将他与人类划清了界限。“本大爷正饿着呢,你们就送上门来了。”




茨木童子此时已是两眼冒金星,但毕竟遇上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位救世主,怎么也要看清他的面容。他努力睁大眼睛,誓要将那人的模样刻在脑海里。




“你......你是谁?” 无知者虽无畏,但到底是被这妖怪的气势震住了。他的体格明显不像人类,气场也比那个饮血的变态强大得多,那两人倒也机灵,拔腿就要跑。




红发妖怪轻哼一声,两人突觉步伐一沉,就这样硬生生地给定在了那里。“恃强凌弱,果真是你们这些杂碎的本性呢,” 那妖怪开口道,“既然如此,我便不客气了。” 他轻轻一挥手,两人便身首异处,再没了气息。




“嘁,废物。” 红发妖怪转过身,上下打量着茨木童子,“喂,小鬼,” 他喊道,“你不是人吧?”




茨木童子被问住了。回想起自己方才舔舐伤口的一幕,一时竟说不出话。




红发妖怪见他不吭声,又道:“你不说也无妨。看你也是无路可去,以后便跟着我吧。” 他说着,便作势要走,“还不快跟上。”




茨木童子颤颤巍巍地爬起来,半天挤出一句话。




“谢......谢大人的救命之恩……”




“哼,什么 ‘大人’,你可真够俗的,” 红发妖怪转身,邪魅一笑,“小鬼,记住了,本大爷叫 ‘酒吞童子’!”




酒吞童子本以为自己仅是多了个跟班,不想却捡了块橡皮糖。这小妖怪整日粘着自己,无论去哪都要跟随。




“喂,我说,” 酒吞童子放下酒碗,“你这小鬼就没有别的事做吗?” 




茨木童子立刻为他满上酒,“吾友去哪,我便去哪。”




“嘁,” 酒吞童子一饮而尽,抹了抹嘴角,“随便你吧。”




那时的酒吞童子虽好酒,却不像如今这般沉溺于其中。当年他是威慑平安京的鬼王,任谁都要让他三分,任谁都没有与他对抗的勇气。可世事难料,这样的一个鬼族首领,竟栽在一个女人身上。




鬼女红叶,那个枫林中的绝色女鬼。




从哪说起呢,无非又是一个爱而不得的故事。那日酒吞童子本在惬意地饮酒,一不小心瞥见了不远处的她,从此一发不可收拾。那女子像毒一样地蔓延到酒吞童子身体的每个角落,吞噬了他的所有,也刺痛了茨木童子的心。酒吞童子眼里的温柔,从不是给他的。可那红叶倾慕的,正是酒吞童子的对头之一,安倍晴明。她从未正眼看过酒吞童子,正如酒吞童子不曾重视过茨木童子一般。若是这样也就罢了,偏偏酒吞童子为此一蹶不振,开始没日没夜地喝酒。长时间的不作为使他的实力大大衰减。曾经的鬼王,实力的象征,竟这样化为乌有。酒吞童子被麻痹了神经,可茨木童子却是清醒的,正因如此,心才那么痛。




酒吞童子倾尽所能地对红叶好,可那女妖怪竟爱吃人。时常疯言疯语地说着什么“只要吃了她,我就能更美,晴明便会垂怜这样的我……” 这种话,茨木童子听得一头雾水,这安倍晴明不是号称平安京第一阴阳师吗?哪会教唆妖怪吃人?这女妖怪果真是疯了。可酒吞童子管不了那么多,他一心只想为红叶付出,眼里哪还有理性。不知是被他烦透了,还是突发奇想,那天酒吞童子再去找她的时候,她竟冷不丁来了一句:“你这酒鬼真够烦人的,你若真有本事,就把平安京里最美的少女带来给我,晴明大人说了,只要吃了她……”




茨木童子知道了自是一万个不愿意,他的救命恩人,他的挚友,凭什么受人差遣?更何况那红叶不过一句话,都不一定作数。可酒吞童子执意如此,他也无计可施。谁曾想竟捅出个天大的娄子,惹上的竟是池田中纳言,他可是有权势的官宦。这下玩大了,眼下源赖光率领部下就在赶来的路上,可酒吞童子依旧一副没醒的颓废样,这不是白白送死吗。茨木童子断不会眼睁睁看他搭上性命。




那晚你救我一命,今时今日便由我保护你。




问世间,几人为你生,几人为你死?




若不及时珍惜,定是要后悔的呢。




【人间万事•毫发常重泰山轻


源赖光等人为了此行,特地去参拜了神社。毕竟他们无从知晓酒吞童子的现况,想起他从前的种种,心里多少有些发毛。可大丈夫一言九鼎,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这刀是必须要挥下去的。就这样,将军源赖光率领得力部下渡边纲一干人上路了。




这天夜里,源赖光的部下渡边纲正骑马走在返回宅子的路上。这条征途危难重重,长途跋涉着实幸苦。他一人喝了点小酒,忽见桥畔上站着一名女子。那女子似乎在找什么东西,看起来很是焦灼。渡边纲见状便上前问道:“不知小姐需不需要帮忙?” 那女子一转身,惊了渡边纲一下。只见她螓首蛾眉,风姿绰约,很是好看。




“小女子家住五条邸,近日刚迁入京中,一时迷了路,不知大人可曾听过这地方?”




渡边纲一听闻“五条邸”,顿时眉开眼笑,“这地方在下很熟,小姐若不嫌弃,在下愿送小姐一程。”




“那就有劳大人了。” 话毕,二人便上了马。




路上人烟越来越稀少,走到一块暗处时,那女子突然开口:“大人是前去征伐酒吞童子的吧。”




渡边纲顿觉自豪,挺了挺胸答道:“正是。小姐如何得知?”




那女子不回答,却又说道:“其实小女子并不住在京城内。”




“请问小姐住在哪里呢?”




那女子忽然扯住渡边纲的发髻,“我家就在爱宕山!” 她叫喊着,眼看着就要将渡边纲拉入黑暗里。




“噌!” 好似刀划破了晚风,一只手臂就这样掉了下来,顿时鲜血满地。




茨木童子痛得就要现出原形,眼见不妙便仓皇而逃,留下渡边纲一个人,半晌才反应过来,带着那只鬼手返回了宅邸。


“这一看便是恶鬼所为,” 源赖光端详着那只手,“回去让晴明大人算一卦便知,你且收起来,勿让他人知晓此事。”




“是。”




半山腰上血迹斑斑,沿着血看过去,茨木童子正瘫坐在地上。本想为酒吞童子一探究竟,先解决一个劲敌,却不想差点送了命。也不知那人类拿的是何刀,竟能一下斩断他的手,看他似乎不像领头将军。区区一个部下便有如此不俗的能力,酒吞童子这回……




怕是凶多吉少啊。




他低头,仅剩的一只手轻抚过自己的膝盖,喃喃道:“吾友,看来这次我是逃不掉了。”




他进屋的时候,酒吞童子正埋头大睡。他轻叹一声,一只手拉过他的被子,想叫他裹得暖些。酒吞童子忽然睁眼,看到是茨木,眼中的警惕才放下三分。




“你怎么又来了,不是叫你别来烦本大爷吗。”




“本不想吵醒吾友的,我只是想......”




只是想再看看你。




酒吞童子一挥手,“行了行了,你出去吧,本大爷再睡会。” 他说罢,便又闭上了眼。




“……吾友。” 茨木童子还是忍不住,轻唤了他一声。




“怎么?”




“……你少喝点酒吧。” 茨木童子只觉得如鲠在喉,有些话硬是说不出口,纠结了半天,只叮嘱了这一句。




“啰嗦。” 酒吞童子打了个呵欠,不再理会他。




茨木童子起身,缓缓退出了屋子。他在屋外驻足了很久,仿佛停留了几世纪,最后还是转了身。




无论好的坏的,只要你活着。




别忘了,如果没有你,我到现在也不过是个受尽世人冷眼的小鬼呢。




源赖光一行人已到达大江山的山脚。便在此处稍作歇息。




“不出意外的话,今日便要与那鬼王一战了,” 渡边纲说道,“这次一定要使出浑身解数,杀他个片甲不留!” 他正比划着招式,忽然听见脚步声,一行人齐刷刷地朝前面看去,只见三位白发老者缓缓行来,手上拿着一壶酒。




“将军可是源赖光?” 一位老者悠悠地开口。




“是,请问大人是?”




“我们都是酒吞童子的死敌,他当初杀了我们的妻儿。听说您征讨那鬼怪必经此路,我们年事已高,恐不得相助,但手中有件宝物,想必多少能协助你们一二。” 他说着,便交出那酒,“此物名 ‘鬼毒酒’。鬼毒酒对人无作用,偏偏克鬼。只消一点份量便能让那恶鬼昏睡不醒。请带上。”




源赖光一听大喜,忙收下了宝物。“多谢三位大人,我等定不负众望,今日便取他首级!”




“一路顺风。” 三位老者说完,便消失在了风中。




“神……神来助我们一臂之力了!” 渡边纲看着那三位老者化作的一缕青烟,兴奋得一时结巴起来。




源赖光等人换上便装,沿着山路一直走,渐渐看到不远处好似露出了一个屋顶,顺着走过去,一座富丽堂皇的宅子显现在他们面前。




“这地方血腥味这么重,又奢靡至此,定是那妖孽的老巢。” 一个部下忿忿道。




“嘘,别打草惊蛇。” 渡边纲小心提醒着。他走上前,轻轻扣门,门竟自己开了。一群人战战兢兢走了进去,“有人吗?” 一人喊道。




“何人在此?” 只见一人正斜靠在台阶上,一手拖着个酒碗,他一身长袍,红发金瞳,身材魁梧。




渡边纲咽了口口水。“我等在山间迷了路,见天色已晚,不知是否能在大人着留宿一晚。旅者并无什么名贵之物,愿用一壶好酒略表心意。” 他说着,便呈上了那毒酒。




那人一听有好酒,眼睛一亮,缓缓道:“即如此,请随我来吧。” 他忽得转身,眨眼间便移步到了屋里。源赖光等人紧随其后,一进屋内便被震住了。只见屋内宽敞如宫殿,酒席座上全是妖魔,闹哄哄的一片。屋内血腥味更重,就快要麻痹人的神经。




“你们来得正好,现下已是晚饭时间了。”那人说着,便叫人端上了精致菜肴。源赖光强装镇定,开始与各路妖魔敬酒。他倒出那鬼毒酒,起身献给了这宅子的主人。




那人盯着毒酒,又看向源赖光,盯得他直发毛。他轻颤着身躯说道:“这便是在下提及的好酒,希望大人不嫌弃。” 他说着,便将毒酒双手奉上。




那人接过酒,迟疑了一下,便一饮而尽。“果真是好酒,” 他说道,“多谢。”




源赖光见酒碗已空,眉间掠过一丝笑意。




哪怕你酒吞童子是金刚不坏之身,今日也难逃此劫!




果不其然,不过一会工夫,周围的妖怪便开始犯困,一个个东倒西歪,似乎就要睡过去。坐在主座上的那人更甚,头“砰”的一声砸到了桌面上。




“机会来了!” 众人见此状,纷纷拔出藏好的刀剑,毫不留情地刺入了周围妖怪的身体。最后终于将充满仇恨的利刃,投向了那个曾经震撼京都的鬼王。众人挥刀就是一阵乱砍,那鬼怪的身体竟在几人的联合攻击下被大卸八块,一时筋骨模糊,几乎就要拼不出个人形。




他的头颅终于被斩下,就这样没了气息。




源赖光班师回朝,几乎全平安京的人都前来恭贺。大将军斩杀的可不是普通妖魔,而是曾经称霸京中的鬼族首领。他的身上背负了太多条性命,如今人类的刀把上也沾上了他的鲜血,一时叫人觉得无比畅快。在鬼府里的平民百姓都被解救了出来,重见天日的几名女子当即便给源赖光将军下了跪,谢他的救命之恩。这其中当然也有池田中纳言的女儿。京中的妖怪听闻酒吞童子死了,一时间哀鸿遍野,赶忙躲回了深山老林,再不敢出来。另一边,源赖光府邸的门槛就快要被人踏破,人们的热情席卷了这处地方。




只有一个人,看起来似乎心事重重。他亦是此次讨伐酒吞童子队伍中的一员,当初几人对着酒吞童子疯狂砍杀,便是他斩下了酒吞童子的四肢。按理说这应该是喜事,可见他满脸愁容,一旁的家仆忍不住发问:“大人,您这是怎么了?”




他两眼发直,呆呆地注视着前方。




“无妨,我只是觉得有些奇怪。”




“如何奇怪?”




“我说予你听,你便要承诺我不能传入他人之耳,只因疑心易生暗鬼。”




“是。”




“那酒吞童子,好像只有一只手臂......”




酒吞童子醒来时已是晌午了。窗外艳阳高照,是个大好的晴天。




已经第七日了。




答应红叶抓来那女子,却迟迟未见她现身。看来果真如那小鬼所言,她当初不过是一句戏语,只自己当了真。说起来,那小鬼有两日没来烦他了。也不知是什么缘故,大约之前受了他太多冷言冷语,怯了吧。他看向自己空落落的酒碗,一时怅然。




今日,要不要下山看看呢。




他在府邸现了形,一推开门,差点以为自己瞎了眼。




眼前一片狼藉,原本奢华的宅邸被人洗劫一空。摆设七零八落地躺着,上面附满了早已干枯的血迹。无数妖怪的尸体几乎叠在一起,看他们的表情,还真就跟宿醉未醒似的。




酒吞童子的视线猛地扫过主座旁躺着的那个人,心里一痛。




不祥的预感推着他向前跑去,几步的路仿佛有几光年那么长,他终于落脚在那面目全非的尸体上,一时怔住了。




妖力尽失的茨木童子此刻已完全现出了原形。若不是源赖光等人在他身上留下无数伤疤,就怕要被他们认出来。可酒吞童子不需要看他的面目便知道是他,那么多年的形影不离,他一眼便认出了他。




即使这是他最不想认出的人。




那个小鬼,死了?




“吾友!源赖光!源赖光他们要来杀你了!” 




“吾友,要不你把她还回去吧,你现在的情况,怕是敌不过他们那么多人……” 




“吾友,少喝点酒吧……”




吾友,吾友,吾友!




他死了。




死得面目全非,全天下,只有一个人可以认出他的尸身。那些人类,把对自己的怨恨,全部发泄到了他身上。




酒吞童子一把抓起身边的酒壶,从头淋到了脚。他浑身湿透,竟一时分不清脸上的是酒还是泪。




问世间,几人为你生,几人为你死?




若是不及时珍惜,定是要后悔的呢。




“鬼使黑,阎魔大人今日分配的任务挺特别的呢。” 鬼使白说道。




“是挺特别的,她只说要我们到山上等人,却不说等什么人,在哪等人。真是奇怪呢。” 他正说着,突觉身体被一个强大的气场压得喘不过气。意识到鬼使白可能有危险,他下意识地攥紧了手中的镰刀。




“鬼使黑......” 鬼使白扯了扯鬼使黑的衣领。他顺势看过去,一眼便对上了酒吞童子的目光。




“带我去见她。”




“鬼王大人,不知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阎魔悠闲地坐着,似乎早已料到酒吞童子的到来。




“救救他。” 酒吞童子哽咽道。




“想不到你这充斥着鲜血的嘴,竟也说得出救人的话,” 她看向酒吞童子:“真叫我意外呢。”




“救救他。” 酒吞童子好似全然听不到她的话,只一味地重复着。




阎魔眼睛一眯,“这好像不太合规矩吧。”




“只要你能救他,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酒吞童子身体轻颤。




“在地府待久了,生死之事见怪不怪了,可你酒吞童子竟也有求人的时候,倒叫我诧异得很。” 阎魔轻笑道,“我可以放他一条命。但你要答应我,此生不再出现于人前,不再害人,且死后要如鬼使兄弟一样留在地府辅佐我,永世不得超生。” 她盯着酒吞童子,“如何?”




“可以。” 酒吞童子不假思索地回答道。“那你现在能把他还我了吧。”




“现下还不行。要一个妖怪死而复生,这事我可从没干过,需要一些时日。” 阎魔说道,“不过你放心,答应你的事,我自然会做到。只是时间会比较久。”




“多久?”




“那就要看顺不顺利了。这种阴阳颠倒的事,你以为我做过几次?不过你放心,他有天会回到你身边的。只是你想好了吗,永世不得超生可不是说着玩的。” 阎魔仔细地端详着酒吞童子的表情,看到的竟是如释重负。




“无妨,” 他轻轻一笑,“有他在,我便不会死。”




判官看着酒吞童子渐渐缩小的背影,不解地问道:“阎魔大人,为何要为了那酒吞童子,做出这等逆天之事呢?”




阎魔轻叹,“他到底是鬼王。当初茨木童子用幻术迷惑了那些人的眼,才替他挡下了这一劫。或许他命中不该死,可无论如何,若是今日不从了他的愿,只怕他情绪激动起来要生出大事,到了那时候,指不定谁能奈何得住他了。况且我已得到他的承诺,此生不再害人,死后也会永世辅佐于我身旁,也算了了一桩罪孽。其实妖怪和人有何分别?错过了真心爱护自己的人,才是真的魑魅魍魉。” 她看向判官,“还不快扶我起来,呆子。”




 


【悲莫悲生离别•乐莫乐新相识


平安京早已恢复了繁荣景象。自从那酒吞童子被杀之后,再无妖怪敢生事。百姓安居乐业,朝廷内斗也有所缓解,一片安静祥和之态。




酒吞童子依旧整日抱着酒碗不撒手。唯一不同的是,他孤身一人却总爱摆两个碗,似乎在等什么人。这确是件奇事,毕竟那红叶女鬼从来都是滴酒不沾的,真叫人琢磨不透。




这天万里无云,阳光暖暖地晒在身上,叫人很是舒服。酒吞童子正惬意地躺在草丛里,忽然听到一阵脚步声。来人似乎很是匆忙,脚步声愈发大,刮得地上的树叶沙沙地响,酒吞童子心慌起来。虽说不能杀人,但也不能叫人害了。没见到那冒失的家伙之前,他绝不就死。他正四处寻找着地方藏匿,却已来不及,那人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他奔来。




“吾友!”



































噢噢噢噢噢噢啊啊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蜂蜜牛奶好好喝啊:

一堆电波脑梗,因为是跳着画的,服装啊人设啊年龄看上去都有很多BUG,多多包涵!


P.S.  为了吞的台词重新去温第十章,简直鸡血的不行。

以及吞你的台词真的好耻啊!朋友说他搞不好是个文艺青年【害怕

啊啊啊啊啊啊

阿拉贡神灯:

高产的我。
护茨的吞。
大概就是茨木很直地干了件蠢事然后酒吞很傲娇地保护他吧。

【酒茨】论如何避免被好友告白的十大技巧

酒不醉人:



《论如何避免被好友告白的十大技巧》


亲爱的读者朋友,您是否终日被身边灼热的眼神所追随?您是否为好友突然滋生的爱意所困扰?您是否整日为不知何时到来的告白而焦灼?您是否为不知如何拒绝而苦恼?


近年来,经数十位专家研究指出,随着宅系指数的上升,和真人交际的减少,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将身边好友作为恋爱对象,造成了多起恋情不成,友情破碎的校园惨剧。


针对这一现象,恋爱专家黑晴明先生和情感达人玉藻前小姐倾情打造本书,助您将爱情的小火苗掐死在友情的小火炉之中,还您一片清新爽朗海阔天空的的纯纯友情。


在此,本书首先将为您测试被告白指数:


(1)您的好友近日以来是否时常言辞闪烁,欲言又止?


点头+1


(2)您的好友近日以来是否时常不见踪影,去向成迷?


点头+1


……


(10)您的好友是否购买了本社书籍《论花式告白的十种方式》?


如若购买,注意!注意!您即将迎来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旷世告白!请您立刻翻到本书第三页,进入到方法一的实践当中,辣手摧草,防患于未然!


关键词:情感 告白 两性 青春 


  


方法一:反客为主


亲爱的读者朋友,与其消极等待被告白,不如积极出击反告白。每当您与好友要进行近距离接触的时候,请立刻主动拉开距离,使其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这天下午是一周一节的体育课,酒吞难得没有等到预备铃响过一遍就已经取出了瑜伽服,跟着早已背好了瑜伽垫兴冲冲的等着他的茨木一起出门了。


瑜伽课上除了酒吞和茨木,还有一个建艺学院的男生,那人第一次上课的时候以为遇到了志同道合的知己,还很是跟酒吞茨木挤眉弄眼了一阵。毕竟这是全校漂亮妹子最多的一门课,只要不怕丢人,那就是万花丛中一点绿,做鬼也是最风流,所以在酒吞选择性的无视,和茨木自动性的无视下,那人也不生气,一个人一组也很是自得其乐。


与他相比酒吞的选课原则就简单得多了,这是唯一一门可以躺着上的体育课,茨木的选课原则就更简单了,酒吞的选择就是他的选择。


如同往常一样,茨木刚把自己和酒吞的瑜伽垫在一处摆好,左边那张却突然被人扯远了摆到了另一处。


「今天你跟妖狐一队。」


「啊?」茨木愣了愣神,还是把自己的瑜伽垫摆到了妖狐边上,「哦。」


「等等,」看他那么干脆,酒吞突然又有点不是滋味儿了,「你就这么不想跟本大爷一组?」


「啊?」茨木移动瑜伽垫的动作不由自主的停住了,一脸懵逼四个字大大写在脸上,虽然不知道酒吞是如何得出这个天外飞仙般的结论的,嘴里还是习惯性的回答道:「怎么会?跟挚友一组是吾无与伦比的荣誉……」


「那你为什么不坚持跟本大爷一组?!本大爷一叫你走你就走了?!」


原来挚友是在试探他的忠心啊!茨木顿时眼睛一亮,只恨刚才没有好好表现,立刻抱着瑜伽垫就扑回到酒吞身边,四肢紧紧着地,一副要扎根在此的架势:「挚友,我要跟你一组!」


酒吞舒了口气,露出点笑意,然后抱起自己的瑜伽垫走到另一边。


「不行,你跟妖狐一组。」


「……」


虽然是无所事事的上完了一堂课,酒吞心里倒是比以往更累得慌。他刚刚不搭理茨木,按照茨木的性子下了课肯定要跑过来死缠烂打,问一堆有的没的,到时候该怎么解释?还是干脆不要解释,直接走为上计……


不过酒吞冥思苦想了一节课的结果完全没有用武之地,下了课茨木居然跑的比他还快,一溜烟儿的就没影了。酒吞登时黑了脸,他这是一招制敌了?


本来还以为会是持久战……


酒吞一时有些意兴阑珊,教室里的人慢慢走光了,他也不急着走,干脆闭着眼睛懒洋洋的倒回地上。


他安安静静的躺了还没有两分钟,就感觉到脖子里痒痒的,有什么人的头发掉进去搔来搔去的,然后有人揽着他的脖子试图把他拉起来,酒吞满心不耐烦的睁开眼,就看见茨木那张脸在眼前晃,见他睁开眼,茨木似乎被吓了一跳,有些不安的道:「挚友,我吵醒你了?」


酒吞的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反手一巴掌把他拍开:「你怎么又回来了?」


「我为什么不回来?」茨木被他问的莫名其妙,也不多想,只急忙忙把伞拿出道:「挚友,咱们快走吧,一会儿雨下大了。」


酒吞这才注意到他身上微湿,想来是趁着雨不大就冲出去买伞了,心里正泛出些愧疚,就见他只掏出来一把伞。


茨木赶在他发火前赶紧解释道:「我回来的时候见你睡着了,就给了一把给路边的小姑娘,想着我背你回去一把就够了。」


「行了,走吧。」酒吞揉乱他湿漉漉的白发,「不用你背我一把也够了。」


一把伞遮两个高大的男人还是有些拥挤,两个人只能紧巴巴的挤作一团。酒吞不仅得忍受茨木湿漉漉的头发蹭在脸颊上,还得忍受他直接凑在耳朵边的絮絮叨叨。


「对了,吾友,就算你以后上课想偷懒睡觉也不用赶我走,那样我还可以帮你打掩护!」


「知道了。」


「话说冰箱里的牛奶喝完了,这次还买草莓味的吗?」


「香蕉吧。」


「一会儿说吃鸡公煲还是黄焖鸡啊?」


「鸡公煲。」


备注:若此方法有效请跳转方法二,若无效请跳转方法三。


 


方法三:无理取闹


亲爱的读者朋友,若方法一无法对您的好友起效,可见您的好友是一个心智十分坚定的人,普通的方法已经不足以打消他的斗志,此时请发挥出您百分之一千的小女人本性,让他知道,你们在一起是不会有幸福的!


小女人本性,那是什么?酒吞合上了书,想要默默的进入沉思。可惜他旁边的人完全不给他默默的机会。


下午最后一堂课的时候原本的晴空万里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此时一堆人都挤在大门口望雨兴叹,尤其是一对儿小情侣,已经就“为什么你不带伞?”“不,为什么你不带伞?”经过了十几轮的拉锯“叫你的室友来送伞!”“不,叫你的闺蜜来送伞!”争论到了“你冲出去买伞?”“不,你冲出去买伞?”


酒吞看着被狂风吹的四面八方乱飞的雨,只能默默掏了掏耳朵,所以等到茨木终于慢吞吞的出现在他的视线中以后,酒吞几乎是立刻迫不及待的道:「茨木,伞拿过来!」他还记得上次瑜伽课之后就让茨木随时带着伞,这会儿可算是派上了用场。


在茨木真的从包里掏出两把伞后,屋檐下的一双双眼睛登时如同穿透铅板的x射线般直直扫视过来,尤其是那对小情侣,吵架的分贝以内耳可闻的速度成指数倍的上涨,然后在两把沉甸甸的伞落入手中之后戛然而止。


酒吞在一片不可思议的目光中露出一个舒心的笑容:「好了,你们俩终于可以一起冲出去了。」随后他拍拍茨木的肩膀,愉悦道,「走回去吧。」


「好啊,」茨木在一片赞许的目光中从书包里掏出了车钥匙,「那把书包放车里吧,免得打湿了。」


「嗯。」


于是又在一片看神经病的目光中,两个人把包放在了路边的车上,然后慢慢消失在了雨里。


酒吞慢悠悠的走在雨里,感觉终于可以静下心来思考什么叫作小女人本性,到底怎么样才算是无理取闹了。


可惜经过几天的苦苦思索,酒吞还是觉得这个方法实在是太过深奥,远远超过了他的理解使用范围,于是不得不选择了放弃。


备注:若此方法有效请跳转方法四,若此方法无效请跳转方法五。


 


方法五:借花献佛


亲爱的读者朋友,如果方法三还不能使您的好友放弃,那么可见他是一个脾气二十万分温柔的人。此人已经无法从内部攻破他的防线,只能借助外力!邀请他参加您的闺蜜聚会吧,一定要多请如花似玉的女士哦,让他认识到这个花花世界的魅力!


 


这个方法又再一次的让酒吞陷入了苦恼。茨木从来不参加任何有异性参加的活动,就连每次他想参加都不是天灾就是人祸,反正是不能成行。他还记得上次是车开到半道没油了,上上次是洗衣机突然漏水了,他不得不擦了一下午的地板,上上上次是……


不过又为什么非得是异性?他就记得茨木一直对数学院的大天狗赞许又加,对了!只要让茨木认识到他不是唯一的强者,让他把目光放到更多的人身上去,那样他自然就会放弃喜欢他这个莫名其妙的念头了!


酒吞简直为自己的聪明才智所折服,立刻就打了个电话给大天狗:「喂,大天狗,对,我是酒吞,今天晚上过来吃烧烤,对,再多叫点人,凡是你认识的厉害的家伙,通通叫过来,对,本大爷请客!」


这一晚上,从无败绩的酒吞几乎是输得脚不沾地。划拳他就剪刀,拼酒量他就装醉,掰手腕他就放水,对歌词他就走调,飙歌他就忘词。


好不容易酒过十巡他终于得以歇一口气,茨木立刻就凑上来了,一边帮他捏肩,一边星星眼:「吾友,你真是太厉害了!我越来越崇拜你了!」


酒吞听到这句话简直要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茨木他瞎了吗!


见他脸色不善,茨木以为自己的称赞太空洞,没有联系实际,面面俱到,立刻再接再厉道:「我都瞧出了,你为了在大天狗的朋友面前给他面子,装输装的这么辛苦,不仅这么厉害,还这么讲义气!真不愧是我的挚友,简直比……」


「停停停!」酒吞立刻打断他的滔滔不绝,「你知道本大爷装输?」


「那是当然!」茨木一脸骄傲,「挚友唱歌的时候故意走音,挚友跟荒川掰手腕的时候只用了七分力,挚友……」


「扑哧,」酒吞忍不住笑了一声,打断他,茨木这夸他都已经能夸的都没有边际了,「用了几分力你都能看出来?」


茨木理所当然的点点头:「挚友每次生气了揍我的时候使的是五分力,昨天揍那个插队的使的是十分力。而且挚友唱歌的声音我都录下来了每天听着睡觉,你哪里破音哪里假音我都记得一清二楚……」


茨木越说越起劲,连他每天要上几次厕所都如数家珍,酒吞越听越不对劲,更糟糕的是,等他注意到的时候,周围的人都已经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个个捂着脸笑的都快要抽搐了。


绕是酒吞这么淡定的人都淡定不住了,恼羞成怒道:「笑什么笑!」


大天狗是最淡定的一个,此时也皮笑肉不笑的蹦了一句:「就是,有什么好笑的,不是早跟你们说了这两个是基佬,怎么还是这么见怪不怪的。」


「你说谁是基……!」


「哦——」大天狗玩味的拉长声音,「这么说就不是了?可我怎么听说茨木为了跟你享受二人世界连另外两个室友都赶走了……」


这听着还真是茨木干得出来的事……


酒吞一眼瞟过去,见茨木一脸的泰然自若,就知道他不仅干了,还干得心安理得,登时忍不住脸一黑:「你还真干了?!」


茨木无所谓的点点头:「他们一个打呼噜,一个一个星期才洗一次衣服,我就让他们出去住了。」


酒吞听到一半脸就有点绿,他不仅有点轻微洁癖,睡眠还十分浅,所以才经常喝酒助眠。虽然茨木这样也是为了他好,不过把别人赶出去到底也不好,就道:「那你也不能把人赶走。」


「我没有赶他们,」茨木眨眨眼,「他们自己高高兴兴的搬到家里在外面给我租的房子去了。」


这败家孩子,酒吞忍不住咋舌:「你怎么不自己去住?」


「挚友想在外面住?可是那样每天要早起半个小时。」


「那还是算了……」


「呵,基佬。」


「闭嘴!」


备注:若此方法有效请跳转方法六,若此方法无效请跳转方法七。


 


方法七:借力打力


如果方法五都对您的好友无效,可见您的好友的确是对您是一片真心,此时您已经别无选择,无论是真是假,找一个才貌身家样样都胜过他的人,另其知难而退。


如果他能追到红叶,还用在这么苦恼吗?跳过!


备注:若此方法有效请跳转方法八,若此方法无效请跳转方法九。


 


方法九:人间凶器


如果您甚至都找不到一个比他更加英俊帅气,更加风流多金的人,此时最后的办法只有请他未来的婆婆出手!正所谓千难万难,见家长最难!恶婆婆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看到这里,酒吞第一次忍不住怀疑起了这本书的靠谱性。他无可奈何的翻到下一页,正好茨木扛了两个箱子进来。


「吾友,干妈又寄了两箱芒果来,上次寄的还没有吃完呢。」


「打成汁吧。」


 


后记


亲爱的读者朋友,如果您已经看到了这里,那本书不得不告诉你,您的好友是一位如此矢志不渝,温柔多情,英俊帅气,一心一意的人,并且对您是万里挑一的真爱,所以——


您为什么还不嫁给他!


在此,本书诚挚为您推荐《论花式接受告白的十种方法》!


祝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靠!


酒吞看到最后一句,吓得手一抖直接把书撕了。这是什么鬼!


 


《论花式接受告白的十种方法》


爱情宝典第一计: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用浪漫的事物表现你的柔情,最好在手持玫瑰等象征爱情的事物时,以脉脉含情的目光显示你的爱意,鼓励他的告白。


 


茨木一进门就见到酒吞在摆弄一束玫瑰,登时吓得倒抽了一口气:「挚友,是谁送给你的?!」


酒吞看了他一眼:「本大爷自己买的。」


这次茨木脸都白了:「你要送给谁?」


酒吞又看了他很多眼:「不送谁,自己摆着玩。」


茨木顿时放松下来,打开冰箱喝了口水。


酒吞皱皱眉,忍不住提醒他:「你看着这个就没点想法吗?」


茨木又喝了口水才恍然大悟,他走过来把水浇在花上:「挚友,你放心!我会记得每天浇水的!」


「……」


酒吞可算是明白了,跟茨木讲情调那还不如对牛弹琴,他干脆打开天窗说亮话了:「你到底告不告白?」


「啊?告什么白?」茨木假装完全没看见他的脸色,他低着头忙着把玫瑰花插在瓶子里,一看就是一副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我不知道,啊,我饿了,我要睡了,我先走了的样子。


还装,酒吞也不废话,直接从他枕头下翻出那本《论花式告白的十大方式》丢到他面前。


茨木知道露了馅,登时慌了神,可怜巴巴的道:「吾友!你别生气!虽然我是怂恿红叶那女人去跟晴明告白了,可是她完全没有成功啊!所以就算了吧!」


酒吞脸都扭曲了,咬牙切齿道:「你怂恿红叶跟晴明告白?不是你要跟本大爷告白?!」


「吾友,我为什么要跟你告白啊?」


「茨木,我操你大爷的!」


「我大爷前年已经去世了,吾友,你忘了吗?还是你陪我去上的坟呢?」


「好!好!我不操你大爷!」酒吞直接拎起茨木扔在床上。


「我操你。」





别他妈给我发好人卡(下)

陶洞:



茨木回到寝室,大天狗还在打游戏,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给茨木。酒吞和衣躺在床上,背对着茨木,呼吸沉稳,像是已经睡着了。


茨木摸过去,“挚友?”


酒吞连动都没动。


茨木不挠不折地,“挚友!”


酒吞还是不动。


茨木还想再叫,酒吞闷声闷气地说,“睡觉!明天再说!”


茨木就悻悻地住了口,爬到上铺去了。


他脑子里乱七八糟,一会儿绞尽脑汁地想该和挚友说什么,一会儿又怕明天真的忘记这回事,一会儿又疑惑挚友为什么要吻他,一直到天光蒙蒙发亮,才头昏脑涨地睡过去。等到惊醒的时候,酒吞的床铺早就收拾得干干净净,荒川正在拿了一根草逗他养的鱼,茨木从床上一跃而起,“吾友呢?”


荒川心情不错的样子,“一早就走了。”他忽然想起什么,回身看着茨木,“奇怪,今天怎么没等你?”


 


酒吞正蹲在天台栏杆上,低头看着楼下走来走去的人群,“本大爷也是一时冲动。亲都亲了,又收不回去。”


红叶在他旁边坐着,“嘴上说着不着急不着急,到头来还不是急哈哈地就——”她说到一半,忽然从栏杆上翻身下来,顺便把酒吞往下一拽,酒吞的后脑勺就结结实实砸在了地上。


酒吞眼前还在冒星星,头顶上传来了晴明的声音,“红叶——诶?酒吞童子也在啊。”


白发男人笑眯眯地看着他俩,不知道为何看起来颇有些欣慰,“两个人关系不错嘛。”


红叶轻轻地挪了一下脚尖,像是要把酒吞扫到背后似的,“嗯,过段时间要考试了,我请酒吞同学来辅导我的攻击术。”


她说话细声细气的,站得又像只鹌鹑——这才和她那身齐齐整整的校服搭调了,小女生一般羞涩乖巧,“想要考个更高点的分数呢。”


酒吞从地上爬起来,对上晴明质询的目光,“唔。”


晴明脸上欣慰的神情就更加明显,“也不要太辛苦了。喏,”说着递来一个包袱,“听姑获鸟教授说你还是戴针女比较合适。”


红叶稍微咬咬嘴唇,像是要把嘴角那个小小的笑靥咬下去一样,“谢谢晴明老师。”说着走过去把包袱搂进怀里。


晴明拍拍她的头,“加油吧。”说完转身走了。


酒吞懒洋洋地倚着栏杆,“嗤,他对你倒是蛮好的。”


红叶回过头来,脸上还浮着一层笑意,“茨木对你不也挺好的嘛。”说着把包袱展开,将那一堆流光溢彩的御魂拿起来对着光一一查看。到底还是小女孩子,平时在酒吞面前那副冷冷淡淡的样子也绷不住了。


大概是心情实在不错,也愿意耐下心来开导酒吞了,“茨木是一根筋没错,那他也不傻啊。你既然下定决心开了头,又有什么好害怕的。快回去吧,说不定他已经想通了呢。”


酒吞磨磨蹭蹭地不愿意回去,红叶看他不走,冷笑一声,“吓破你的狗胆。”自己抱着御魂开开心心地下楼去了。


什么吓破胆啊,那不叫害怕,叫担心。


哪知道等红叶把新御魂戴好,吃完午饭去天台睡觉的时候,酒吞还在那儿躺着。


“你没去上课?”


“唔。”


“没吃饭?”


“唔。”


“茨木有那么吓人?”


“唔……”


还没等红叶嘲笑出声,天台的门又被一脚踹开,“鬼女红叶!又是你迷惑了吾友的心智!”


茨木来势汹汹,又高又大地堵在门口,大有捉奸在床的架势,饶是红叶向来不怕他,也忍不住后退了一步,被酒吞扶住,“茨木,你又怎么了?”


茨木转向酒吞,一脸严肃,“挚友今天为何不去上课?难道要为了这个女人荒废学业吗?一目连教授今天问起,吾帮挚友打了掩护过去,难道就和鬼女红叶在天台呆了一上午?”


红叶慢慢后退,被酒吞一把扯住,“这和红叶有什么关系?”


……没关系你倒是放我走啊!人家不都护着小三吗?哪有你这样把小三拉进狂暴飓风里的?


茨木一愣,“没有关系?汝和她每天厮混在一起,难道不是她——”


酒吞面沉如水,“厮混?”他明显是生气了,周身慢慢缭绕起瘴气和狂气,头发都被冲得轻轻飘动起来,“茨木童子,本大爷和鬼女红叶厮混?”


茨木没料到他会这么生气,后半句话就吞了回去。


酒吞冷笑一下,“本大爷看你是真的把昨晚上的事情忘光了。”


茨木脸色立马涨得通红,目光四下游移,“挚友行事向来随心所欲,不拘小节,我……”


红叶生无可恋地对着天翻了个白眼。


酒吞面色更加不善,“既然话说到这儿了,那干脆说清楚。本大爷亲你,可不是什么随心所欲,不拘小节。”


茨木眼睛睁得更大。他一旦不再皱眉,这副微微吃惊无措的样子,看起来竟然显得有点稚气。酒吞是没办法对着这张脸发脾气的,语气不由得就和缓下来,“这么久下来,你也应该明白了。本大爷的喜欢,和你的喜欢可不是一回事情。”


红叶已经放弃抵抗,掏出烟来抽了一口。


茨木不由得后退一步,眼睛飞快地扫过门口,“不……不是一回事?”


酒吞点头。


茨木看着挚友,艰难地吞咽一下,“我……我并不想失去挚友……”


酒吞微微笑起来。


“如果要成为恋人那种关系……就能让挚友振作起来……”


酒吞的微笑僵在了脸上。


茨木犹不自知,觉得自己想到了了不起的办法,“就算是恋人也没什么关系吧?”倒像是在劝服自己似的,“反正之前都……”


红叶看情势不对,悄没声儿地沿着墙根溜了。


酒吞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一时间竟然有些无措。


能让他不知所措的时候极少,甚至对茨木的感情,他也一直以为慢慢等到水至渠成,茨木不过是他的囊中物罢了。


他一直想着茨木不过是不开窍,等到长大了,想明白了,除了酒吞,他还能喜欢谁呢?


不过倒是确实没考虑过“谁都不喜欢,只喜欢酒吞,但说是挚友就是挚友,半点也不越界”这个选项。


果然面对喜欢的人,再多的两手准备,都是白搭啊。


他及时在茨木两角之间敲了一记,“想什么呢!”


茨木诶呦一声捂住额头,“就这样吧!挚友!我们来谈恋爱吧!”


他从小就乐观,天大的事也不放在心上,现在只是谈个恋爱,决定了一头扎进去也就算了,更何况对面还是他一心钦佩喜爱的挚友,谈个恋爱嘛,也不会难到哪里去。


哪知道酒吞又敲了一下他的脑门,“谈什么谈。”


诶?


不是说……不是说喜欢吗?亲也亲了,总不会是闹着玩的吧?


酒吞把手臂一抱,茨木逆着光看不清对方脸上什么表情,不过语气和声音确实是若无其事的,“本大爷忽然没什么兴致了。以后再说吧。”


说完就大步往门口去了。


茨木颠颠地跟在后头,“没有兴致了?怎么会呢?刚才不是——”


酒吞走在前面,几乎是从牙缝里恶狠狠地挤出几个字,“你给我闭嘴。”


 


恋爱不谈了,友情倒是继续顺畅地发展了下去,茨木本来应该对这种结局感到满意的,可好像屁股底下坐着炸弹似的,他偏偏开始不安起来。


和他相比,酒吞反而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只是越来越频繁地和鬼女红叶待在一起。几天下来,一个宿舍的荒川和大天狗也不由得注意到了。


荒川问茨木,“吵架啦?”


茨木蔫头耷脑地,“没有。”


大天狗倒是没有说话,只是把游戏关了切换到网页,来来回回地点击新闻。


荒川摇一摇扇子,微笑道,“鬼才信你们没吵架。”


茨木认真地说,“真的没有,我不会和挚友吵架的。”


荒川又问,“那你们到底怎么了?你现在都开始和我们一起去食堂吃饭啦!”


茨木心里堵得厉害,闷闷地揪床单线头,“……挚友去找红叶嘛。”


荒川和大天狗对视一眼,识相地不再问下去了。


关心他俩关系发展的不止舍友,萤草和青行灯也被派来打探情况,“酒吞怎么不和你们一起吃饭呀?”


荒川和大天狗挤了挤,给两位小姑娘让出位子。


四双眼睛盯着茨木,茨木垂着头,“不知道。”


他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


但凡他能给的,都会毫无保留地呈给挚友,可挚友想要的,他实在是给不出来。偏偏挚友还不要打了折的东西。


他给不出来的话,挚友就连他也不想要了。


这么想着,眼睛不由自主地就发涩。


他真的已经不能够更喜爱和崇拜酒吞了,他甚至责怪自己为什么不是按照酒吞想要的那种方式去喜欢酒吞,他甚至想过欺骗酒吞,可是酒吞却急匆匆地躲开了。


他慢慢地说,“是我太没用了。”


同座的四个人面面相觑,萤草率先拍了桌子,“酒吞怎么欺负你了!你说!我们给你报仇!”


茨木看她一眼,“挚友说他喜欢我。”


“这我们知道,然后呢?”


“是恋人的那种喜欢。”


“这我们知道,然后呢?”


茨木怪异地看他们一圈,“然后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我们——什么?”


青行灯差点从灯上翻过去,坐稳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掏出手机,手指在屏幕上动得飞快。


茨木声音发沉,“我虽然也喜爱挚友,但从未想过和挚友恋爱。”


大天狗面色严峻,“你是说你没想过?”


荒川都结巴了,“你,你不愿意和酒吞谈恋爱?那你们,你们每天……”


萤草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茨木忽然眼睛一亮,“挚友!”


“呦,”酒吞的声音就在不远处响起,“这么热闹?”


四个人不约而同地看向酒吞。


酒吞迟疑地停下脚步,“怎么了?”


四个人拼命摇头。


酒吞就走过来,搭在荒川和大天狗肩膀上,还没等他开口,青行灯抢先一步,“我和萤草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也不顾萤草仍然处在震惊中,把对方往灯杆上一扛,一溜烟地跑了。


茨木倒是一脸喜色,“挚友,下午一起去上课?”


酒吞笑笑,“好啊。”


倒是和平时没什么两样。


荒川和大天狗对视一眼,决定先不动声色地把这顿饭吃完。


一顿饭下来,酒吞和茨木两个人竟然什么幺蛾子都没出,茨木滔滔不绝地说着,酒吞心不在焉地听着,偶尔还去对方碗里扒一筷子肉吃。


世界奇观。


他俩决定还是不要问比较好。就让事情保持这个微妙的平衡,再也不要有什么外力将之打破了。


 


“想通啦?”红叶倚在栏杆上抽烟,脸上似笑非笑的,仔细打量酒吞脸色。


“唔。”酒吞没有看她,脸上仍然是那种漫不经心的样子,“好歹也表白过。就当是把种子种下,长不长得出来,那就另当别论了。”


红叶楞了一下,“我还以为你以后就不再和茨木混在一起了呢。”


酒吞笑了一下,那一瞬间他脸上的线条变得格外柔和,“怎么可能……那家伙可是为我失去了一条右臂呢。况且这么多年,单单为了表白失败就离开,那也太可笑了。”


红叶看着他。


酒吞终于转过头来——他像是一夜之间就长大一般,眉宇也舒朗起来——低垂着那双紫色的眸子看红叶,“我和茨木之间,还有很多别的。”


一条右臂,屋顶上的对饮,砸在玻璃窗上的小石子,一起上学时走的深巷,揍人之后拳头上沾的血,喜欢难道是什么单薄的词汇?


过去是不可能被泯灭的。


那都是属于酒吞和茨木的过去。


感情这东西,自古以来就是如人饮水,只有这点才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红叶勉强笑了一下,“——你乐意等着,就随便你好了。”


“……”


“喂,去不去喝酒?”


酒吞有些惊愕,“你和我吗?”


“怎么?看不起吗?告诉你,我的酒量可不是你能估量的。”


酒吞微微弯起嘴角。


他分明是在笑,不知为什么,红叶却觉得有些悲伤。


 




红叶喝到稍微有些失神的时候,晴明的电话打到了酒吞这里,没一会儿就赶到酒肆,同行的还有茨木。


酒吞才刚刚暖了个场,晴明就把红叶带走了。茨木忧心忡忡地在他旁边坐下,嗫嚅了半天,也没有把想说的话说出口。


酒吞斜睨他一眼,“怎么吞吞吐吐的?”


茨木犹豫道,“挚友……什么时候开始和红叶一起喝酒了……”


 




“什么时候学会喝酒了?”晴明有些头疼。


红叶在副驾座上默不作声地看着窗外,也不大像喝醉了的样子。只是那双眼睛里滑过窗外的璀璨灯光,显得分外澄澈。


即便这样了,晴明还是不舍得骂她,“那明天就请假在家休息好了。”


红叶垂下眼,睫毛又长又密,在颧骨上投下浅灰色的阴影,乖乖地答应了一声。


 




酒吞笑一下,“喝个酒而已。”


茨木憋了半天,脸涨得通红,“挚友以前都是和我一起喝酒的。”


“嗯。”酒吞又举起碗一饮而尽,“以后也是和你。”


茨木嘟囔道,“我才不信呢……已经和红叶一起喝酒了……是因为我没有和挚友谈恋爱吗?我可以和挚友谈恋爱的啊——”


酒吞忽然打断他,“茨木。”


 




“晴明。”


他们已经走到了家门口,红叶忽然开口了,叫的是晴明的名字,晴明疑惑地看过去。


红叶从来没有对他直呼姓名。


就算她比他还要多活了上百年,以后还会比他多活很久很久。


她叫的一直都是“晴明大人”“晴明老师”。


晴明有些不安,“怎么?”


“有时候希望晴明大人不要这么温柔就好了。不这么温柔的话,我说不定就会好起来……不会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也不会有乱七八糟的念头。”红叶面无表情地说。


晴明错愕地看着她。


 




“我其实有点后悔对你表白了。”酒吞偏一偏头,半眯着眼睛看茨木。


茨木也呆呆地回望他。


“如果不说的话,就能像以前一样毫无隔阂地相处,你也不会这样患得患失的,看得本大爷烦躁。”


“……”


“不过既然已经说出来,就当是本大爷作为朋友,对你全然坦诚吧。”


“挚友……”


酒吞凑近一点,低声地,温柔地,“喂,不要觉得内疚了,这不是你的错。”


 




“可是晴明大人这么好,又不是晴明大人的错……”


少女尽管仍然尽力绷着脸,声音里却不由得带了点哭腔。


晴明不由自主地走近一步,张了张嘴,却只从喉咙里挤出几个字,“红叶……抱歉。”


“这有什么好抱歉的呢。”红叶苦笑一下,“茨木也不喜欢酒吞。多奇怪呀,所有人都以为他们会在一起呢。不过喜欢本来就是一件奇怪的事吧。能完美无缺匹配的几率实在是太小了。”


晴明抬起手,轻轻地抚摸她的头发,妖怪少女柔滑乌黑的头发从他手心滑过去,干涩地说,“红叶……你是个好孩子……”


可是她不想当好孩子啊。她甚至也不想当妖怪。她想当一个普通的少女,就算会老去也没有关系,只要能和晴明大人在一起……


她没有想到的是,就算她是普通的少女,也有可能晴明并不喜欢。她只是一门心思地想着自己如果不是现在这个样子,晴明喜欢她的几率就会大一点。


她喜欢着的那个人,只是一味抚摸她的长发,喃喃地告诉她,她已经非常优秀了。


可是……那又有什么用呢。


她再好,他也还是不能够喜欢她。他说再多次,也还是不能够让她停止哭泣。


她往前轻轻靠在晴明肩膀上,带着颤抖的哭音,“晴明大人……”


 




“挚友……”


酒吞换了个舒适点的姿势坐着,“就算觉得现在的关系奇怪,尴尬,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一万人就有一万种相处方式。我们就按照你的节奏慢慢来。”


茨木再也说不出话,只能拼命点头。


酒吞笑了,“就算是不喜欢,也别怕我会离开而不敢说出来。那可不是我认识的茨木童子。我们之间难道只有谈情说爱吗?”


茨木又拼命摇头。


酒吞把酒递过去,“喝酒。”


茨木仰头喝尽,气势十足地,“再来一碗!”


酒吞露齿一笑,紫色眼睛温暖地眯起来,“好。”


 




一条右臂。


屋顶饮酒。


畅谈的无数个夜晚。小巷里染血的拳头。车道上决绝的拥抱。带着哭腔的坦白。


对视时先移开的那道目光。闪闪发亮的金色眼瞳。裹在包袱里精心挑选的食物。满心的崇拜和欢喜。无奈的隐忍和伤心。指尖划过的白发。少女要看不看的目光。决绝的拥抱。冷漠的躲避。伪装。追逐。甜蜜。痛楚。


这些都被囊括在内,喜欢就是这样奇怪的东西。


这没关系,他们会将之妥善保管,要知道妖怪有着超乎想象的漫长生命。


用来耐心等待自己被选中,或者遗弃的那个瞬间。


 










——FIN——







[酒狗茨]【树洞】感情总有先来后到,为什么你总是迟到?

简直。。太喜欢。。。日常复习啊啊啊

丹K:

*酒狗茨三角关系,一万字一发完结


*九十年代基三背景,po主A的早。。。


*开放式结局


*微量觉草


*CP洁癖者请勿入内,这托马就是个三角恋


*不知道有没有太太写过这个梗,撞梗见谅


*原帖是基三一个有名的树洞


 


实在忍不住过来树洞了。。。夹杂在无视爱恨情仇中的楼主仿佛在狗血中泡了一年多澡一样,忍不住站出来让大家闻闻味道。


先自我介绍,本人女,36D肉蒲团王者补天,人称草总,胸一甩奶四海,一个千蝶立地复活,一个圣手dps跪着叫爸爸。虽然我经常穿着毒经装奶,有时进了JJC还忘记切心法,坑爹时候被喊作三鹿奶,但是这都耽误不了我成为全帮的爸爸。


然而,我并不是这个故事的主角。基三多什么?基三多基佬!!我今天要树洞的是三个基佬的故事,不说出来快要憋死本爸爸了。


事情要从一年多以前说起。我们帮会呢是恶人谷第一大帮会,帮主是个喝酒遛鸟打女人的丐帮,这里称他为酒宇直好了……这个名字大家也看的出来,他托马就是个深柜,当然这事我们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当时就真的以为他是个直的如同钢管一般的肌肉男。酒宇直有个好基友,据说是发小,陪他一起玩游戏的,是个苍爹,在我们帮会里是神一样的存在,为什么呢?因为帮主懒得管事,一股脑把杂七杂八的事情都丢给副帮苍爹处理,所以其实他才是真正有权力的那个。这里姑且管副帮叫小天使好了,没有任何贬义,他在我们中间就是小天使一样的存在。


本来呢这俩货就是每天清清日常,野外浪一浪,晚上再打打勾勾西,过着无比惬意潇洒的生活。两个人现实中认识,游戏里也相处的很好,尤其小天使特别迷恋酒宇直,整天跟我们讲述帮主是多好多好,一米八大个子肌肉硬邦邦颜值满分智商360,搞得我们帮里的小姑娘们都跃跃欲试想做帮主夫人,但是都没得到什么机会。酒宇直玩这个游戏五年了,从来没找过情缘,自从三年前小天使来游戏里陪他之后他们俩更是泡在一起,日常绑定,勾勾西绑定,攻防时候也形影不离的——那时候真的就是基情满满,用一句流行语说就是……给给的。


就在小姑娘们已经默认了小天使才是真正的帮主夫人,帮主就是个死给的时候,神转折出现了——小天使有事一周没上游戏,酒宇直为了刷币临时跟一个秀秀组了个二二队,结果就看对眼了。


要说这个秀秀,也是个服务器有名的阵营女神,操作犀利,声甜貌美,拜倒在她裙下的男玩家无数,这里叫她红枫吧。酒宇直可是恶人谷第一大帮帮主,大攻防阵营指挥啊,他自信满满地觉得被他看上红枫一定受宠若惊欣喜若狂,结果没想到红枫根本不叼他。原来红枫一直喜欢一个PVE的团长,只是人家固定团满了她进不去。为了能让团长眼熟她,她一个一身毕业装的大橙武秀秀愣是每周包团还拍各种垃圾散件,可以说是一个人养了一个团。后来团长看不下去了决定不收她做老板了,她就开小号接着去包团……总之可以说是痴心一片。


酒宇直第一次想找情缘就碰了一鼻子灰,并不死心,开始殷勤地追求红枫。橙子随便炸已经不算什么了,他也不知道哪里搞了那么多眼线,虽然红枫把他拉黑了,他总是能在红枫上线之后准确地找到她的位置,强行陪她一起清日常,哪个浩气的敢碰她一下,酒宇直立刻拉大旗就是一顿怼,怼完还要喂截元丹然后再地图嘲讽。为这事其实红枫得罪了不少人,副本门口就经常被杀,想跟男神团长一起做个大战都做不成,所以其实她挺恨酒宇直的。


结果小天使回来玩的时候一脸懵逼,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自己的二二队解散了,日常绑定任务的酒宇直也不跟他一起玩了,他还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拼命道歉,但是酒宇直就淡淡地说了句不关你的事就没再解释了。后来小天使还是从我们这些普通帮众这里得知了红枫的事情,他自然是怒发冲冠啊,二话不说就加了红枫的仇杀,神行过去对着红枫就是一顿怼。当时酒宇直正强行“陪”红枫做任务,看到小天使一个盾砸过来就是斩绝绝也是气的不行,立刻就开启了疯狗模式猛揍小天使。小天使也真是的,顶着八层亢龙buff也绝不碰他挚友一下,最后跟红枫同归于尽了。红枫躺在地上不起来,骂了句神经病就下线了,酒宇直和小天使就开始近聊吵架,凶的不得了,我是后来赶去劝架的,本爸爸愣是吓得在旁边不敢说话看他俩吵。最后是酒宇直说了句再敢碰红枫一下子就加小天使仇杀,小天使才一下子不说话,神行走了。


那之后酒宇直就没跟小天使一起做过任务,竞技场也不一起打了。我有点心疼小天使,强行跟他组了个二二,又满世界喊人组三三。本爸爸是谁啊,全服有名的肉蒲团好吗,这一喊来了好多密聊,各种求抱大腿的,看着都心烦,结果突然冒出来个纯阳,说已经九段毕业装了,只是喜欢打竞技场所以想一起组。爸爸我看着这种画风简洁操作犀利的咩咩就喜欢,二话不说就组了队。等他进了队,我总觉得有点眼熟,结果倒是小天使打了几个点点点,说“是你?”


我这才想起来这咩是浩气的一杆旗帜啊,有时候浩气的攻防指挥没时间就让他指挥,一个大写的男神,全服少女的梦想,这里姑且称他为狗子吧。你问我为什么叫“狗子”?爸爸不管,小天使就是这么叫他的,就算掉马也要称呼他为狗子。


狗子是个四修纯阳,打竞技场时候切了剑纯,我们从六段开始打,一个下午就打上了九段。不是我吹,只输了一次还是因为小天使网络不稳掉了次线,虽然是第一次组队但是他俩就是配合的很好,再说苍爹剑纯带补天这个组合就问还有谁还有谁!讲真他俩都不是很需要奶,我划着水冰蚕都奶的动,千蝶在九段之前都没开过,总之就是合作的非常顺利和愉快,打完之后狗子就没有走,还在YY里跟我们聊天,末了还加了YY好友,跟小天使要了个黄马。


狗子走了之后,小天使沉默许久,才疑惑地说了一句:“没想到狗子这么健谈啊?”其实本爸爸也很奇怪啊,狗子是个明显寡言的人,之前指挥攻防的时候就是,能说一个字绝不说两个,很多指挥都会卖萌或者说一堆题外话,但是狗子除了必要的指挥之外就没有什么话了,十足的一个高冷咩。但是刚刚我们竞技场的时候狗子明显话多了一些,之后聊天的时候就更温和了,声音里还带着点笑意,沃德玛,苏到骨子里了,本爸爸当时就晕头转向了。


当时爸爸我的思路是这样的,狗子一定是看上谁了,不是小天使就是我。后来证明……果然不是我。


前面也说了,酒宇直忙着追求红枫,没空搭理小天使,小天使的任务就落了单。他野外是洪湖水浪打浪,经常跟人打架,又没有绑定奶,之前有酒宇直还好一些,现在一个人做任务就经常被埋复活点,我去救场也被一起放倒,我俩躺在隐元武卫脚下起不来,正想着要不要拉大旗,结果突然浩气的人就都散了,然后就看见一个红名走了过来,发了个进队申请。我一看,居然是狗子。


“没事吧?”他打字问道。


我想了想觉得他问的是小天使,就识趣地没回话。小天使愣了愣,才回道:“没事,刚刚那些人是你赶走的?”


狗子否认了,说大概是碰巧,然后就问我们要不要组个五五欢乐队,他那边还有两个朋友。我跟小天使想想觉得反正也没事,组就组,于是愉快地答应了。然后狗子就顺势邀请我们去他YY,说他的两个朋友也在。我们过去之后发现狗子的两个朋友也是服里有名的大佬,一个鲸鱼,就叫他咸鱼吧,还有一个单修花间的花姐,叫灯姐好了。他们见我俩来也不认生,嘻嘻哈哈地说早就听闻我俩的大名了,团灭王和三鹿奶。讲真叫爸爸我三鹿奶我是不服的,但是团灭王这个称号送给小天使还是不过分的,苍爹的实力你们也是知道的,尤其小天使这种操作犀利的,那真是浩气牛车的噩梦。苍爹出来以前小天使是玩藏剑的,就喜欢人群里面起风车,玩了苍爹之后他也死性不改喜欢往人群里面砸,所以被浩气的许多人加了海鳗焦点。


狗子和他的两个朋友耐心地等我俩清完了任务,然后组队进了竞技场。说来也怪,那之后我们俩清任务特别快,没有遇到一个捣乱的浩气,虽然狗子不承认他做过什么手脚,但是也只有小天使那种脑子的会真的信他。


我们的五五队真的挺欢乐的,咸鱼总是第一个被集火秒躺的,他躺在地上就开始PVBB,彬彬有礼地问候对面的选手。虽然他言辞非常有礼貌,但是也是十分地烦人,逼的对面忍不住也打字喷他。五个人配合比三个人要麻烦一点,所以开始的时候有点挣扎,大家各打各的有点混乱,后来还是狗子站出来说他指挥集火和转火,然后一切才顺利起来。那天晚上我们打到了六段,然后还相约五五也要打上九段。至于刷币,管他呢,我们这种段位的选手还怕刷不了币嘛真是。


反正就是这样,随着时间的推移,狗子和我们越来越熟,最后甚至进了我们帮会群。本来酒宇直对于小天使和狗子走的近这件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被红枫拒绝之后他一蹶不振的懒得管事,但是狗子进群这件事引起了他极大的不满。理由也很简单——狗子是浩气的,没有资格进恶人谷、尤其还是恶人谷第一大帮的群。


他说这话的时候狗子已经进群了,人是小天使拉的,通过是我通过的,所以这事怎么也要我俩来处理。我正想着要怎么能够化干戈为玉帛呢,没想到小天使先站了出来,说反正我们这个群也只是聊天用的,攻防的事情从来不在里面说,没必要那么见外。酒宇直一听这话就怒了,说小天使你长出息了要造反,帮会群当然是给帮会用的,一个外人凭什么拉进来,是不是街上的猫猫狗狗你都要拉进来。他说完这话,狗子自己就跳出来了,说什么打扰了见谅,然后就默默退群了。小天使懵逼了一会儿,然后突然也退群了,之后群里就炸了,什么平时潜水的甲乙丙丁都跳出来了,纷纷都问发生了什么事,酒宇直丢了个国骂就匿了,所以围观群众一头雾水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快急死了,私聊他们三个谁也不回,望着天花板感觉生无可恋。


后来过了一会儿,还是小天使最先回我的,这里不得不说小天使就是小天使。他的意思就是,对不起让我担心了,很快就可以处理好。


最后事情的解决方案有点戏剧化,小天使回来了,狗子也回来了,帮会群改成了亲友群。


事情虽然解决了,但是酒宇直好像受到了刺激,整个宇直都跟之前不一样了。


他开始想重新和小天使组二二队,但是小天使的二二队已经满了——占坑的自然是我和狗子。他想和我们三三,看了一下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我俩已经打到了九段换好了装备。虽然说他开口的话,小天使一定鞍前马后地陪他打勾勾西,但是酒宇直这个人有时候就是莫名地倔强,看到我们俩抛弃他已经毕了业,脖子一昂就绝口不提这事了。后来他跟野队也打到了九段,但是几乎一周换一个队,没有找到非常默契的队友,但是也死活不肯跟小天使低头。他这些心理动作小天使那种一根筋的怎么能知道啊,小天使就是觉得挚友终于又振作起来开始享受游戏的乐趣了因而非常高兴,他高兴了就喜欢去洛阳城门前插旗子,在那里又经常能遇到来插旗的狗子,于是两个人更亲密了。


等到酒宇直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好像已经失去小天使了的时候,狗子已经火烧了洛阳,铺了一地的真橙,刷了一天的系统频道。就连世界上的围观群众都在喊,在一起,在一起。


当时他们俩yy挂在带锁的频道,也不知道究竟说了什么。反正后来我点开情缘插件,已经能看见小天使的心动情缘是狗子了。


喜大普奔happyending?这个定论下的还为时过早。


他俩情缘的事情,极大地刺激了我们的帮主,宇宙第一直男酒某人。酒宇直到了这时候终于发现,自己一直喜欢着小天使,之前对红枫的感情更像是好奇与刺激,但是对小天使的感情确实日积月累沉淀了许久的。之前他一直不肯相信自己会喜欢一个男人,但是这时他发现一直不肯面对内心的结果就是失去。


亲友群里的火药味开始浓重起来。无论狗子说什么,酒宇直都会有意无意地呛声,然后一些帮众也会跟着火上浇油,慢慢的狗子就不怎么在里面说话了。


作为一个旁观者我挺心疼狗子的,他没做错什么,而且他对小天使是真的好。他也知道小天使跟酒宇直认识了很多年,小天使即使情缘后也会在他面前吹捧挚友,但是他什么都没说就全盘接纳了,我觉得情缘能做成这样真的不容易。


可是,虽然他们成了情缘,日常却依旧不能一起做。我们服是恶人强势,只能恶人转浩气,不能浩气转恶人。狗子转不过来,小天使又挂念酒宇直不肯转过去,所以他们一直都是异阵营相爱相杀型的情缘。这就给了酒宇直机会。


酒宇直就像从前一样,开始跟小天使绑定日常,野外打架。有时候狗子喊小天使去打二二,小天使野外正浪的起劲儿呢,也不想过去,这个时候狗子的声音就显得有些落寞。他说句知道了,就跳出了我们的YY。小天使刚想说什么,酒宇直就喊“给我个盾护”,然后小天使的心思就被拽过去了。


次数多了,狗子和小天使就开始有些争吵。


别问我为什么知道,作为帮会里最大的奶,到处都有我的存在,只要打架都会喊上我,帮主说再玩毒经就拆了我的毒经装。


最严重的一次争吵是在一次大攻防之后。那次狗子心情欠佳,指挥的时候也不如平时冷静,再加上浩气本来就弱势,那天输给了恶人,而且那天指挥恶人的就是我们帮主酒宇直。


那天在YY里,酒宇直、小天使和狗子都在,本来我们几个只是做个大战的,结果酒宇直主动提起了攻防,我觉得他是故意的——果然小天使就像开关被打开了一样开始滔滔不绝地夸赞酒宇直指挥犀利预判准确,隔着千里万里透过屏幕我都能感受到狗子结了冰一样的低气压。果然过了一会儿狗子开麦问道:“说完了吗?”


小天使怔了怔,反应过来输给了酒宇直的是自己的情缘,觉得好像是不太合适,于是很尴尬地打了哈哈。酒宇直怎么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呢,立刻就开始挑衅,说什么小天使说的是事实,有什么不服气的。


厉害了我的宇直,往日里小天使夸你的时候,你都是满口的不耐烦,这次倒是乖乖地都认下了,往自己脸上贴金。


狗子冷笑一声,然后我就看见屏幕里的道长对着红发丐帮插了个旗子。


两个人在副本门口就互怼起来。纯阳打丐帮有先天优势,狗子把宇直打的满地找牙,但是还是不知疲倦地一直插旗一直插一直插。酒宇直也是怒气冲天,就那么一直接一直接,然后我们就看着各种“阁下武学,有待磨练”,“唉,无敌就是寂寞!”在屏幕上翻滚。大约是觉得自己给挚友惹麻烦了,小天使有些不高兴,直接开麦叫狗子住手。狗子没搭理他,小天使就直接顶掉了狗子的号。


“你顶我号?”狗子的声音如同腊月寒冰。


“叫你别打了你没听见?”小天使拔高了音量。


下一秒狗子直接就跳离了YY,留下我和酒宇直小天使陷入了沉默。


酒宇直好像也有一点愧疚,唤了一声小天使的名字,小天使闷闷地应了一声,说困了想要休息了,就下了。


我也想趁机撤退,在这里太尴尬了,没想到酒宇直眼疾手快地拖住了我,喊我留在yy里陪他聊天,不然就卸了我的毒经装。


我陪!我陪还不行吗!这些人真是够了,一天到晚威胁我拆装备。


虽然酒宇直喊了我,但是他话不是很多,安静了半天才问了一句:“本大爷……是不是做错了?”


我真想送他一万个白眼让他直接上天。有些道理是讲不清的,小天使和他认识在前,并且就是为了他来玩这个游戏的,所以某种程度上来说他想抢回小天使也没什么过错。但是之前到底是谁一直死命追着红枫还躲着小天使的?现在后悔了,可是已经有人替代他的位置了。


“我啊……从没想过,有一天他会站在别人那一边。”酒宇直的声音听起来非常、非常的落寞,“他从小起就很喜欢追着我,做我的小弟,还会对我说什么身体交给我支配这种非常容易让人误解的话。我以为他一直是喜欢我的,只是我不想和一个男人在一起。”


“那不是挺好嘛,”我漫不经心地说,“现在他不缠着你了,你该开心才是。”


“呵,如果能开心,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他咕咚咕咚喝着什么,以我对他的了解,应该又是在借酒浇愁。“草,你说我现在想把他抢回来,做得到吗?”


我如鲠在喉,迟疑了半天才问道:“你是认真的?”


他答道:“我知道你和狗子也很熟,他们俩在一起你也不是没有功劳,但你也是我的亲友。以你的角度看,我和狗子,他会选择谁呢?”


简直是绞刑架一样的问题。我咬遍了指甲也想不出什么两全其美的答案,只好说道:“现实中肯定你占优势,情缘的话……还是狗子是个好情缘。”


“他们两个没见过面?”


我一惊,也有点不确定:“应该……没有吧,没听说他们面基过。”


“那至少看过照片了,”酒宇直叹息一声,“他跟我说狗子是个年龄差不多的大学生,长得非常标致,发色很浅,可能是混血儿。”


哇,原来不止声音男神,操作男神,放在现实中是个真男神啊!我有点小激动。


“算了……我一个人想想吧。”他下了逐客令,我巴不得听到这句话,立刻道了个帮主晚安就撤退了。


第二天我实在忍不住,就去找了相熟的道姑阿雪去讨论这件事。


阿雪也在我们帮,所以对事情的来龙去脉也知道个大概,她听完之后轻笑了一声,问道:“小天使还不知道酒宇直对他的感情吧?”


我满口称是,心想他那个脑子要是知道了才真是日了狗了。


“帮主我不是很了解,狗子是个好人呢。以前我在浩气玩过,那时候进过狗子的野外团,他是非常仗义和公允的一个人。”阿雪对狗子的评价很高,“狗子之前也没有找过情缘,所以这次应该是认真的。”


“哎,狗子这个人我也很喜欢啦,”我无奈地说道,“只是酒宇直和小天使确实认识了这么多年了,虽然一直没有互通心意,但是狗子现在进来插了一脚……也说不清谁先谁后。”


“冥冥之中自有定数,你不要一直瞎操心啦。”阿雪笑道,“倒是之前那个叫觉的军萝,你们两个到底什么关系呀,这些天她每天悬赏你一万金,你是不是都要富的流油了啊?”


我哼了一声没有答话。谁知道那个小太妹什么意思。


阿雪不让我操心,我也就不操心了,毕竟大佬们的事情不是我这种小透明能够插手的,结果事情却越来越糟。


本来我们服的阵营之间还是比较和谐的,虽然相爱相杀一直打打闹闹,但是没有真正的恶意。但是这种氛围在狗子和酒宇直交恶之后就不复存在了。


阵营战变成了真正的厮杀。


尽管我是个补天,出门做任务也要看看黄历算算吉时。有时候一个不小心就弹出了死亡通告,想想今天悬赏的一万金不知被哪个狗日的拿去了就觉得心情不好。


小天使呢,他是个例外。虽然有时候也有人AOE时候误伤到他,但是很少有红名真的来找他麻烦,就算有,也因为数量太少被他反身干掉了。发现了这个规律之后,我果断开始强行跟他绑定了日常。


酒宇直就是死的比较多的那个了,笑醉到一半也会被人集火打死的那种。尽管小天使努力去救援他,但是比不过对方人多而且神出鬼没。通常都是我们三个做着做着任务,突然一个隐形的喵哥就插了个大旗拉过来一群人,二话不说上来就是揍,他们应该是集体加了酒宇直的焦点,齐刷刷地朝他开火。我和小天使这种场面见的太多,已经条件反射了,我一个女娲就开始拉千蝶,小天使则是盾立到底。可怜酒宇直虽然也第一时间开始笑醉,终究还是被打成了马蜂窝。


恶人谷的第一大帮哪里是好惹的,我们这边立刻开始团结同盟帮会,反草浩气。小天使因为挚友被揍气得不行,想亲自出任这次反攻的总指挥。谁也没想到,平时闲散惯了的酒吞这个时候却突然斩钉截铁地说不行,这次他要亲自出马。


我想我们都隐约有些感觉,这次带领浩气进攻恶人的,就是狗子本人。


架打多了,就不只是动手了,地图上、世界上经常都是污言秽语,互相“问候”。不过不管怎样,我从来没有看到狗子在世界上口出脏字,这样还是欣慰了许多。


小天使忙于打浩气,这段时间内和狗子相处的时间少了很多。有一天,酒宇直和小天使挂在我的YY频道,狗子突然来了。


“在干嘛,游戏里密你也不回。”他的声音依旧温和而包容,听不出一丝责怪。


“在打架啊!我说你们浩气怎么回事,这么喜欢在茶馆动手?”小天使有些急躁,键盘按得噼里啪啦响。


“有人打你?”狗子问道。


“没人主动打我,但是我群到红名了。”小天使答道。


“你血太少了,脱战去,我来拉隐元武卫。”酒宇直命令道。


“挚友,我可以的!”


“叫你走你就走!”


他们两个吵嚷着,似乎世界里容不下他人。我和狗子在YY里都有些尴尬。


突然狗子开麦了,声音冷冷清清:“XX,你欺人太甚了。”


“我欺人太甚?”酒宇直声音里全是嘲讽,“你横刀夺爱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什么叫欺人太甚?”


“我不记得自己有抢过谁的情缘。”狗子毫不相让。


“是,你没抢过‘情缘’,”酒宇直特意加重了“情缘”两个字,“但是感情总有先来后到,你明明就是迟到了,为什么赖着不肯走?”


“先来后到?”狗子冷笑道,“先和他表明心意的人是我吧?你这种半路折返的才算是横插一脚吧。”


“我们认识的时间是你们认识的十倍了,你见过他换牙吗,你见过他逃课被打吗,你进过他家见过他的家人吗?”酒宇直的声音本是十分高昂的,突然却低落了下来,带了一点点恳求的意味:“之前没认清自己的感情,是我的不好。请你退出吧,我不能失去他。”


狗子的麦一直暗着,过了片刻,传来了一声“我拒绝”。然后他走了。


我这才从紧张的氛围中缓过神来,想起小天使是一直都在的,猛然后背出了一身冷汗。看了看,他游戏里的人物早已不会动弹了,游戏里和YY里密他都没反应,想来他的神经已经超负荷崩解掉了。


之后,小天使A了一段时间。我们都挺想念他的,毕竟他是那么粗神经到可爱的一个人,平时无论谁有点什么事都是随叫随到,竞技场或者副本救场都不要报酬,他是那么好的一个人。酒宇直和狗子都还在,恶人与浩气的战争也渐渐偃旗息鼓。我觉得他们俩是都在等他,他想清楚了便会回来。


至于本爸爸呢,也终于有情缘了,就是那个之前阿雪问过的痞痞的军萝,因为爸爸不小心给了她一个圣手所以对爸爸我念念不忘,然后因为性格有那么一点傲娇别扭所以以每天一万金的方式引起爸爸的注意。还好本爸爸够大气够直率直接找上门去撕逼,然后军萝就当机立断表明了心意,现在我俩挺好的,每天骑大马逛大街,我也是有了绑定地皮埃斯的王者补天了。上周末她还来我的城市找我,我们俩一起在商场里逛街买衣服,玩的痛快极了。


虽然不知道以后会怎样,但是故事到这里就先告一段落啦。你们不要猜区服了,名字都是化名,爸爸我只是来给大家讲一讲三个基佬是如何引发了一场全服战争的。谁说只有三个女人一台戏,三个基佬的戏份更足。另外本爸爸想求一个毒经师父,要那种打遍全职业的特犀利的那种,顺便再求两个苗疆队友,我们三三打个苗疆队吧,先说好我不奶,有意者私信谢谢。


 


 



论,女孩子裙底下到底有什么东西(但好像混进来了什么)灯姐的胖次好难截啊,每次一截就会有奇奇怪怪的东西(山蛙什么的)跑过来

我的天!

原地犯傻不要动!:

yys log

-

狐狸~(突然的)灯刀~跳妹~酒茨酒茨酒茨酒茨(天啊废人

虽然有些在子博 @brkn 发过了←以后也会那里先更

总结一下,也在这边发一发(>///❤///<)/

这几天真的命悬一线,好累

给16年留个档~提前新年快乐!

【一期三日】执念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马赛克碎片:

感谢   @零锂不识 提供的脑洞

振总黑化反派BOSS设定,恢复记忆后深藏不露,联手溯行军策反同僚掀了本丸,囚禁爷婶想要改变历史。婶婶回到过去阻止正在追爷的傻白甜振哥找回记忆

私设多,ooc可能有,对大阪之役一期如何改变历史可能造成怎样的走向发展有些自己的假想理解,如有BUG请多包涵,能指出那最好了

全员精分,俩本丸画风迥异,作者要去医院订精神分裂症的床位了,更文龟速

记住一句话,来跟我念:
一切都是前主……啊不,都是溯行军的锅!

————————————————————————

(一)
空气中鲜血的腥气与冬日凄冷的寒风交织在一起。

兵士的嘶吼与惨叫、金铁的交击与破碎声,还有血肉被撕裂绞碎的声响,充斥着阴霾笼罩下的战场。尸体堆叠在赤褐色的土地之上,溢出的鲜血浸红了缓缓流淌的河川。顺着河川的流向远远望去,那城郭与巍峨天守阁的轮廓隐约可见,如同一个跪伏在地的巨人,在昔日荣光的黯淡下无力起身。

一名士兵怒吼着用手中的刀对着敌人狠狠劈斩而下,鲜血喷溅,将那布满血丝与癫狂的双眼也染的通红。突然,颈部攀附上一股阴冷的气息,只一瞬,鲜血就从自己的颈中喷出,士兵不可思议地瞪大了双眼,突然五官惊恐地扭曲起来,在死前的最后一瞬,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紫色的闪电和墨般的黑气环绕着一节节连接的惨白骨椎,头骨的两个幽深的眼窝亮起两点仿佛能吸走灵魂的紫色,头骨的嘴部衔着一把浸满鲜血的短刀,姿态诡异的骨架如同蛇般在战场上游走着,一条一条收割着生命。

除了周身环绕着紫色闪电的骨质怪物,在肉眼无法察觉的另一个战场上,最后一点残留的幽蓝的火焰也剧烈地晃动着。一把锋锐的太刀狠狠地插入那个持枪的巨大怪物的头部,伴随着一声尖锐的惨叫,最后一点幽蓝的火焰也熄灭下去。

付丧神缓缓抽出太刀,浅蓝的发丝因染了鲜血和灰尘而难以辨认出那原本天空的颜色。琥珀般澄金的眼眸下涌动着对鲜血的痴迷与快要失去理智的疯狂。

深蓝军装上布满了干涸的暗色血迹。一期一振踢开了脚边检非违使破碎的尸体,看它湮灭成粉末飘散在空中。

看交战一方的败势有所回转,一期一振甩了甩刀上的血,收刀回鞘,朝不远处的一把溯行军的太刀摆了摆手。

“够了。”

声音刚刚落下,所有溯行军都停住了动作,这一群隐藏在战场中收割生命的恶魔一个个消失在身后浮现的裂缝中。一期一振擦了一把脸颊上的血,抽身至战场外围,跨上了在外安置的小云雀,寻了一处高地静静俯视着下方的战局。

一方的军队退守至防御工事后,交战暂告一段落。只有这个时代的外来者才能听到的急促马蹄声响起,黑发的脇差策马停至一期一振身后。

“今福那里怎么样了?”一期一振的声音冰冷的没有一丝感情。

“本来按照计划进行着,”鲶尾的呼吸有些急促,“但大量的检非违使出现,两队溯行军全灭,敌方数量太多,我与平野无法将其全歼,只能撤退。”

听此,一期一振沉默了一会儿,脸上没有一丝表情。过了很久,他声音低沉地朝空无一物的一旁说到:“你们就剩下这些没用的东西了?”

突然,半空一抹黑气浮现,感受到一股阴森的凉意,鲶尾眉头一皱,策马向一旁挪了几步。

“这种程度的战役没有必要投入太多兵力,”黑雾中传来了声音,嘶哑的如同砂纸打磨过,透着一股瘆人的寒意,“动作太大只会招来更多检非违使,甚至会惊动政府那帮人类。”

一期一振的眉头微微皱了皱,不再回话。他隔着硝烟远远地望了望耸立的天守阁,将它的轮廓深深刻印在脑海里,一扯缰绳,调转马头。

“叫上大家,回去了。”

鲶尾头上的呆毛一翘,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是!我这就去!”

时空的隧道开启,付丧神的身影一个个消失在里面。黑雾仍在半空漂浮着,看隧道关闭,发出了一阵尖锐的怪笑声,猛地炸裂消失在半空。

时空重归寂静,历史的车轮仍尽力按既定的轨迹缓缓推进着。大坂被笼罩在夜幕中,静静等待着那最终结局的到来。



“嘶——别动!”

“让我看看嘛,疼吗?”

平野躲闪着前田伸过来的手,捂住了自己的左臂,黑色的军装上隐隐染了些血迹。

走在最前面的一期一振停下马,回头看了看,下马走了过去,蹲下身轻轻拿开平野护着胳膊的手,语气轻柔地问到:“受伤了?”

“我没事的一期哥,就是被检非违使不小心划了一下。”平野赶忙回到。

一期一振双眉微蹙,揉了揉平野的头,转身跨上马向兄弟们示意快些回本丸。他一边在前面走着,一边对侧后方的鲶尾说到:“以后再有这种事让那些废物顶上去,你们不要出手,尽快撤回来,知道吗?”

“哎?就这样把对方丢下会不会……”

“鲶尾,”一期一振压低了声音,眼神冷冽,使鲶尾感受到一股来自上位者的压迫感,“别搞错了,那群家伙靠不住,有相同的目标不意味着我们就是同伴,他们是敌人这点还是不会变的……哼,不过是在相互利用罢了。”

鲶尾愣了愣,低低的嗯了一声,沉默地跟在自家大哥身后。

一行人回到了本丸,推开大门,熟悉的院落映入眼帘,然而此时院内空无一人,平日里总是热热闹闹的本丸现在则显得冷清许多。

“啊……还是回来好啊。”鲶尾下马抻了抻腰,“这次去了得有四五天吧,真是比远征还累啊。”

“哈!一期哥你回来啦!”

粉毛的小短刀从屋内探出头来,兴奋地跑向门口。一期一振见是秋田,微微笑了笑,弯下腰问到:“我不在这些天,本丸还好吧?”

“放心吧,没有任何异常!”秋田回到,“一期哥这次出阵有什么进展吗?”

一期一振一顿,脸上的笑容淡了两分,这时平野插话道:“不急在这一时,这种事总是得循序渐进,每次出阵都能有大的进展,哪有那么好的事啊。”

秋田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一期一振把小云雀的缰绳递给鲶尾,说到:“把马牵回去,平野也快去手入,晚些我会去见主上,你们……”

“嘿嘿,一期哥等不及了呢。”

“哎呀别唠叨了一期哥,想去就快去吧。”

一期一振一愣,不禁失笑。在气氛有些诡异的本丸,粟田口派的兄弟们仍按平时的方式相处着,回到本丸的一期一振也依旧是那副疼爱弟弟们的好哥哥样子,之前在战场上的狠厉与阴翳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



房屋的屋门紧紧地闭着,屋内静谧得连空气仿佛都凝固了起来。

三日月端着茶静坐于屋内一角。他面色有些苍白,平日时常挂在脸上的微笑现已消失无踪。手中的茶未尝一口却已凉透。眼内的弦月因重重心事的笼罩而黯淡了光辉。

突然,幛子门被拉开的声音从背后响起,传来了不似短刀那样轻快的脚步声。三日月一惊,手有些失力,险些没有端住茶杯。

对方有些迫不及待地伸出手将他抱住,力道之大仿佛要将他勒进怀里,三日月的身体猛的僵硬起来。

一期一振将头搭在他肩上,像宠物撒娇般蹭了蹭,又把头埋入三日月的颈窝,深呼吸了两口,那清清淡淡的香气让他躁动的内心完全平静下来。

“……夫人,”一期一振轻轻吻了一下对方的耳垂,带着笑意说到,“我回来了,有想我吗?”

话音落下,室内就再次陷入寂静。三日月未回话,低垂着头,将所有的表情都隐藏在阴影下 。

等了很久没有等到回话,一期一振毫不在意地笑了笑,将怀中的人抱得紧了些:“呵,夫人还真是冷淡啊,出阵时没有一句‘祝君武运昌隆’,现在连欢迎丈夫回来的话都要吝啬吗?”

“放开我,”三日月强压下声音的颤抖,缓缓说到,“……滚出去。”

一期一振双眼微眯,轻轻吻了吻三日月的头发,松开了手,一边脱着自己染血的手套,一边说到:“夫人息怒啊,因为太想念夫人了忘了自己还沾了一身血,等等我这就换掉……夫人要来帮我吗?”

三日月没有回话,然而放在膝上的手已经紧紧地攥了起来。这时,听到一期一振继续说着:

“冬之阵我不会干预太多,要做的只是尽量减少我方野战战损,过几日真田丸开战我会再去,扩大胜局。夫人你说,若是阻止淀殿议和,抓住我军士气高涨之时机乘胜追击,凭真田大人之勇武,可否取那逆贼项上人头?”

三日月缓缓抬起头来,盯着一期一振,幽蓝的双眼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该阻止的,应该是你自己吧。”

一期一振挑挑眉,与三日月对视着,只听三日月冷笑一声,继续说到:“哼,明明杀掉德川家康就能解决的事让你做的如此束手束脚,看来那群检非违使还是有点用处的……之前你杀掉小早川秀秋险些惊动政府也让你怕了吧,结果呢?秀忠来援,你还是要败。丰臣已是外强中干,凭淀姬那个愚蠢的女人,凭秀赖之能,凭一群浪人打下的天下,你觉得能太平吗?一期一振,你做不到的,收手吧,趁政府还未察觉 ,趁事情还没有变得更糟,你……唔!”

三日月话还未说完,一期一振便扳过他的脸,狠狠地吻了上去。

“唔……你这混蛋!放开……唔嗯……”

三日月剧烈地挣扎起来,然而虚弱的身体让他难以拉开与一期一振的距离。一期一振将他圈进怀里,手抚上他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三日月感觉自己的呼吸被一点一点的抽走,一股窒息感攀附上脑海,待一期一振恋恋不舍地松开,三日月只能身形不稳地扶住对方,如溺水获救的人般大口喘着气。此时,一期一振的声音传来,平静的语调下多了分宠溺与无奈。

 “夫人,别说这种让人丧气的话啊。杀掉小早川的确是我的失误,检非和政府我倒也不是毫无顾忌,不过……”一期一振顿了顿,嘴角上扬,挂上一抹邪气的笑容,“秀赖大人作为太阁大人亲子,凭借前主所留威望,我丰臣氏号令天下又有何难?至于德川家康那个王八蛋……呵呵。”

一期一振凑到三日月的耳边,压低声音,将一个个音节撕裂后再吐出,语气带上一股杀意。

“我不会亲手杀他,我会让他……死在该死的地方,到时候,我们就能回去了,继续我们在大阪城的生活。哦,还有,”一期一振声音又低了两分,“不是说要喊御前樣的吗?再喊错,我可就要生气了。”

三日月好不容易缓过气来,对方幽怨而阴森的语调洒落在耳边让他不由得脊背一凉。他虚弱地抓住对方的衣物,颤抖地用头抵着对方的胸膛,声音哀求地说到:“求求你,吉光,停手吧,不要……不要再错下去了。”

一期一振轻轻拍着三日月的后背,金色的瞳仁中闪过一丝红芒,让他周身的气场都变得诡异起来。

正当室内重新陷入死寂之时,屋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一期哥!不好了!”

前田猛地冲进来,一脸惊慌。

一期一振松开三日月,问到:“怎么了,这么冒冒失失的?”

“主……主上她……”前田上气不接下气,“之前以为主上在睡觉,结果发现主上她的灵魂已经不在身体里了!”

“主上不是由厚守着吗?”一期一振皱了皱眉,问到。

“这就得问他是怎么守的了。”

门外面传来声音,只见鲶尾死死抓着厚的胳膊走过来,面色冰冷。而厚也在不断挣扎着 ,当见到自家大哥,厚一怔,有些恐惧地低下了头。

“厚,”一期一振面无表情,“怎么回事?不是让你好好看着的吗?”

“一……一期哥,我……”厚声音发抖,眼一闭,心一横,说到:“一期哥!停手吧!修改历史是不对的啊!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还有兄弟们……”

一期一振周身的气温猛地低了下来,金眸越发幽深。厚已经害怕的有些发抖了,突然,从旁伸出一只手,将他拉至身后护住。

“这事与厚无关,”三日月神情严肃,“是我让他做的。主上已经回到过去了,她会阻止你的,一期一振……不,还是叫你天下一振更合适吧。”

三日月不带丝毫躲闪地迎着对方的目光,眼中是前所未有的决绝。

“修改历史,你做不到的。”

厚害怕地往三日月的身后缩了缩。天下一振静静看着眼前一脸防备的妻子和弟弟,突然低声笑了起来。

“哈哈哈,嘴上说着不能改变历史,结果还不是回到过去想改变历史阻止我吗……夫人和主上,还真是天真的可爱啊。”

天下一振缓缓靠近,蹲下身去,解下了厚挂在腰间的本体,像往常一样温柔地揉了揉他的头:“这个就放到我这里保管,平日里多陪大嫂聊聊天解解乏,别的事就不用你负责了。”

厚吓得浑身僵硬,一动也不敢动。

“还有,夫人你如此不听话……还真是让我为难啊。”天下一振站起身来,笑着看向三日月,凑到他的耳边,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缓缓说到:

“等我收拾完烂摊子,再来好好地惩罚夫人吧。”



换上了冬景的宁静本丸白雪铺了满地,几个贪玩的短刀正聚在院子里搓雪球打雪仗。突然,主屋传来一声巨响,幛子门被猛地踢飞,擦着短刀们的头顶飞了出去。

“长谷部——!!!”

审神者衣冠不整,披头散发地站在门口一声怒吼。

突然一道虚影闪过,带起了纷纷扬扬的雪花。长谷部以最快的速度跑到了审神者跟前,躬身问到:“主有何吩咐?”

“让博多拨款,”审神者神情严肃,“去把政府出的《付丧神心理健康指导手册》订上几十份给我人手一本,还有从今天开始,本丸开始推行无限期精神文明创建活动,务必让历史不得改变的观念给我深入人心,还有……”审神者顿了顿,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压低声音说到:

“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把一期一振找来。”


TBC

阴阳师式神全部语音内容整理(12.2 更新完毕,欢迎纠错)

世界点:

本文由我首先发布在NGA:http://bbs.nga.cn/read.php?tid=10070310,第一时间更新也会在那边,以下除非特殊标注,感谢时提到的ID均为NGA ID。


前排感谢 [@mkpoli] 胡妹殿下 以及 [@霹雳游侠·弗拉基米尔]  @凤离pina(@LOFTER) 对本帖的补充和支持。


以下内容很多不确定的地方都是由我们讨论整理并确定的,感谢帮助,鞠躬~ 
 欢迎各位帮忙补充和纠错!! 


阴阳师的点击是指在阴阳术中点他时的语音(庭院中点击只有第一句),开场是战斗开场及探索结束时召唤小纸人的语音,召唤式神是抽蓝符时的语音;式神的点击是指在式神录中点他时的语音,出场是指放到战斗区域时的语音,挨打是指有些式神受到伤害时的语音 (说的就是你鸦天狗) 
标*的是不太确定的,以及有很多台词因为音效太响等问题难以听清,求大佬们也帮忙听听~


由于本帖内容还在不断更新中,转载时请附上原帖地址!
PS: 因为这贴刚发的时候有很多错误,随即被各种网站“转载”,导致产生了许多错误的版本。请一律以此贴为准。


 
 阴阳师


晴明说的鸟语来源于大宮司朗《増補改訂 霊符全書》与 [Cult-Web] (胡妹搜到的,赞)。八百比丘尼召唤式神来源于[護身法]。晴明缺一句(言灵星)。


 
 晴明/安倍晴明/Abe no Seimei CV:杉山紀彰 
 
点击:いかなるときも、世が平穏であればいいのだが…/不论何时,世间能安稳就好了啊 
Ikanaru toki mo, yo ga heion de areba iino daga
点击:そうだな…たまには、詩を詠むのも悪くない/是啊…偶尔吟诗作赋,也不失为一种乐趣 
Sou da na, tama niwa, uta wo yomu nomo warukunai
点击:術は、本当に必要な時にしか使わない手技なのだ/阴阳术是只有在紧要关头才能使用的技能 
Jutsu wa, hontou ni hitsuyou na toki nishika tsukawanai shugi nano da
开场:目覚めよ、時は来た!/醒来吧,是时候了! 
Mezameyo, toki wa kita
开场:さあ、私とともに戦ってくれ!/来,和我一起战斗吧! 
Saa, watashi to tomoni tatakatte kure
开场:力を行使せよ、急急如律令/行使你们的力量吧,急急如律令! 
Chikara wo koushi seyo, kyuukyuu-nyo-ritsuryou
基础术式:いくぞ!/上! 
Iku zo
基础术式:急急如律令! 
Kyuukyuu-nyo-ritsuryou
基础术式:呪符退魔/咒符退魔 
Jufu-taima
言灵·缚:霊縛·禁! 
Reibaku kin
言灵·守:五行 結界陣! 
Gogyou, kekkaijin
言灵·守:元柱固真(がんちゅうこしん) 
Ganchuu-koshin
言灵·星:六根清浄(ろっこんしょうじょう) 
Rokkon-shoujou
符咒·灭:殺鬼万千(さっきばんせん) 
Sakki-bansen
符咒·灭:却鬼延年(きゃっきえんねん) 
Kyakki-ennen
符咒·生:護符·生! 
Gofu sei
言灵·一式:癒し(裁き)たまえ、解!/愈合(制裁)吧,解! 
Iyashi/Sabaki tamae, kai
召唤式神:臨·兵·闘·者·皆·陣·列·在·前  
(りん·びょう·とう·しゃ·かい·じん·れつ·ざい·ぜん) 
Rin byou tou sha kai jin retsu zai zen
召唤式神:オン縛久羅仙、久羅仙且主結願菩提羅且那ソワカ 
(おんばくらせん、くらせんしゃしゅけちがんぼだいらしゃなそわか) 
On ba ku ra sen, ku ra sen sha shu kechi gan bo dai ra sha na sowaka
(感谢KOTOWARU对言灵·星的补充与纠错) 
 
 
 神乐/神楽/Kagura CV:釘宮理恵 
 
点击:どうかしたの?なんでもない?うん…/有什么事吗?没有?唔… 
Doukashita no, nan demo nai, un
点击:あ、小白の毛繕いしてあげなきゃ/啊,该给小白修修毛了 
A, kohaku no kezukuroi shite agenakya
点击:私は晴明を助ける、そう決めたから/我要帮助晴明,这件事是早就决定好了的 
Watashi wa seimei wo tasukeru, sou kimeta kara
开场:私たちに力を貸して!/助我们一臂之力! 
Watashi tachi ni chikara wo kashite
开场:来なさい!/来吧! 
Kinasai
通灵·冥蝶:霊術、蝶の舞!/通灵术·蝶之舞! 
Reijutsu, chou no mai
通灵·疾风:霊術、疾風(はやて)!/通灵术·疾风! 
Reijutsu, hayate
召唤·炼狱:煉獄の苦しみ/来自炼狱的苦难 
Rengoku no kurushimi
召唤·炼狱:その身で受けなさい!/你来尝尝这个! 
Sono mi de ukenasai
召唤·伞:みんなは守る!/我来保护大家! 
Minna wa mamoru
召唤·鱼:来て、霊魚よ!/来吧,灵鱼! 
Kite, reigyo yo
召唤·续命:その恨み、力に変えて!/将你的怨恨,转变成力量! 
Sono urami, chikara ni kaete
召唤·续命:まだ終わらないわ/还没有结束呢 
Mada owaranai wa
 
 
 源博雅/Minamoto no Hiromasa CV:鈴木达央  
 
点击:なんだ?俺とやり合おうというのか?/怎么了,想和我打一架吗? 
Nanda, ore to yariaou toiuno ka
点击:お前も、俺と一緒に修行でもするか?/你也想和我一起去修行吗? 
Omae mo, ore to isshoni shugyou demo suru ka
点击:どこかに強いやつはいないものか/哪里能找到强敌呢 
Dokoka ni tsuyoi yatsu wa inai mono ka
开场:来い!力を貸せ!/过来!帮个忙! 
Koi, chikara wo kase
开场:覚悟はできたか?/准备好受死了吗? 
Kakugo wa dekita ka
开场:俺もこのくらいならば!/这点小事交给我吧! 
Ore mo konokurai naraba
破魔矢:喰らえ!/看招! 
Kurae! 
多重箭:多重矢! 
Tajuuya! 
诛邪箭:矢しっぺ * 
秘术·豹眼:弱点見っけ/发现他们的弱点! 
Jakuten mikke
 
 
 八百比丘尼/Yao Bikuni CV:沢城みゆき(泽城美雪) 
 
点击:長生きだと、いろんなことを知ってしまうものです/长生,意味着会懂得很多事情 
Nagaiki dato, ironna koto wo shitte shimau mono desu
点击:占いましょう…えっと?ああいいえ…聞かないほうがいいと思います/我来为你占卜一下吧…咦?啊,没什么…我觉得你别问比较好 
Uranaimashou... etto? Aa iie, kikanai hou ga ii to omoimasu
点击:晴明さんのお庭は、本当に居心地がいいですね/晴明先生的庭院,真是非常赏心悦目呢 
Seimei san no oniwa wa, hontou ni igokochi ga ii desu ne
开场:行きますよ/上了哦 
Ikimasu yo
开场:えっと、占いによればこうですね/嗯…按照占卜的话是这样呢 
Etto, uranai ni yoreba kou desune
星之光:当たるも八卦 
Ataru mo hakke
星之光:当たらぬも八卦(です) 
Ataranu mo hakke (desu) 
(注:普攻的两句话连在一起是占卜师常说的一句话,意为“占卜也许灵,也许不灵”。表示占卜就是这样的东西,即使未中也无须在意,相信也要适度而为) 
星之咒:恨みは深く怖いもの(ですよ)/怨恨可是非常可怕的东西 
Urami wa fukaku kowai mono (desuyo) 
星之咒:現世(うつしよ)は夢か幻か/现世究竟是梦境还是虚幻 
Utsushiyo wa yumeka maboroshika
预知:鳳凰のおんちから、命の炎よ!* 
Houou no onchi kara, inochi no honoo yo
星陨:あなたの命はあと僅か/你的生命所剩无几了 
Anata no inochi wa atowazuka
占卜之印:命は巡り、回ります、滅びはしません!/生命不断巡游、回转,永不灭亡! 
Inochi wa meguri, mawarimasu, horobi wa shimasen
占卜之印:お守りください、鳳凰の羽よ!/请守护我们,凤凰之羽! 
Omamori kudasai, houou no hane yo
占卜之印:そんなもの効きやしません/那样的东西是不会管用的 
Sonna mono kiki yashimasen
召唤式神:おんかばらしつる しんなかばらぶる 
Onkabarashitsuru shinnakabaraburu
(相手に自分の味方になってもらいたい時に役に立つ真言/想让对方成为自己的同伴时使用的真言) 


 
 
 N 
 


灯笼鬼/提灯お化け/Chouchin-obake CV:子安武人
没错这货是来卖萌的 
点击:舔
出场:嗷嗷
技能3:怪叫
技能3:地獄の降臨!/地狱降临!
Jigoku no kourin


赤舌(あかした)/Akashita CV:森久保祥太郎
这货说话能把舌头捋直吗!! 
点击:今日の収穫は悪くないぜ/今天的收获还算不错
Kyou no shuukaku wa warukunai ze
出场:貴様らをけしつぶにしてやる/我要把你们电成灰
Kisamara wo keshitsubu ni shite yaru
技能2:天雷!
Tenrai


提灯小僧(ちょうちんこぞう)/Chouchin-kozou CV:悠木碧

点击:誰かに…つけられてるみたい…!/好像有谁…在跟着我!
Dareka ni tsukerareteru mitai
出场:え?また人が死んじゃったの?/诶?又有人死了吗?
E, mata hito ga shinjatta no
技能2:灯籠の鬼火!/灯笼的鬼火!
Tourou no onibi
技能2:わざとじゃないよ…/不是故意的哦…
Waza to janai yo
技能2:離れて!それにさわらないで!/离我远点!不要碰我!
Hanarete, soreni sawaranaide
(感谢kkkkk7纠错)


盗墓小鬼/墓泥棒の霊/Haka-dorobou no Rei CV:新谷真弓

点击:私はそう簡単にやられないわよ!/我可不是那么容易就会被干掉的!
Watashi wa sou kantan ni yararenai wayo
出场:ここは風水的に…ん、だめだめだね/这里从风水上看…嗯,完全不行呢
Koko wa fuusuiteki ni, n damedame da ne
技能:闇の獄炎!/暗狱之炎!
Yami no gokuen
技能:おのれ、呪ってやる!/可恶,诅咒你!
Onore, norotte yaru


寄生魂/憑依霊/Hyouirei CV:未知
没错,这就是唯一一个叫你主人的式神 
点击:我、召喚を待つ!/我,等待召唤!
Ware, shoukan wo matsu
点击:ご主人様、我に力を!/主人,给我力量!
Goshujin-sama, ware ni chikara wo
出场:ご主人様、我が身の炎をお使いくだされ!/主人,请使用我身上的火焰吧!
Goshujin-sama, wagami no honoo wo otsukai kudasare
出场:炎は燃える、ひたすら燃える!/火焰在燃烧,一味地燃烧!
Honoo wa moeru, hitasura moeru
技能:火の魂!/火焰之魂!
Hi no tamashii
挨打:よい!/好!
Yoi
死亡:燃え…尽きる…/火焰…燃尽了…
Moe... tsukiru


唐纸伞妖/からかさ小僧/Karakasa-kozou CV:小林ゆう(小林优)

点击:あたしが知りすぎたんだって…/都是因为我知道得太多了…
Atashi ga shirisugitan datte
点击:あたしの目が大きくてきれいだって…本当に?/你说我的眼睛又大又漂亮…是真的吗?
Atashi no me ga ookikute kirei datte, hontou ni
出场:あとで腰を抜かせてやる/等会要让你们目瞪口呆
Ato de koshi wo nukasete yaru
技能2:どれどれ!/让开让开!(奇怪的声音)
Dore dore
技能2:幽霊…来たよ!/幽灵…来了!
Yuurei... kita yo

无语音:
天邪鬼/Ama-no-jaku
帚神/箒神/Houkigami
涂壁/塗壁/Nurikabe


 
 
 R 
 


三尾狐/三尾の狐/Sanbi no Kitsune CV:沢城みゆき

点击:あら、そこにいるあなた、お姉さんと遊ばない?/哎呀,那边的,不来和姐姐玩玩吗?
Ara, soko ni iru anata, oneesan to asobanai
技能3:お逝きなさい、儚く散れ!/消逝吧,虚幻!
Oikinasai, hakanaku chire


九命猫(きゅうめいねこ)/Kyuumei-neko CV:新谷真弓

点击:私は飼い猫なんかじゃにゃい!/本喵才不是什么家猫!
Watashi wa kaineko nanka ja'nyai
出场:私には九つの命があるだにゃん/我可是有九条命的喵
Watashi niwa kokonotsu no inochi ga aru da nyan
技能3:魂の続く限り/只要这魂魄还在!
Tamashii no tsuzuku kagiri
技能3:まだまだにゃ/远远不够呢喵
Mada mada nya


萤草/蛍草(ほたるぐさ)/Hotarugusa CV:諏訪彩花

点击:はあ…気持ちいい、春のお日さまみたい/嗯~好舒服,好像春天的太阳公公一样
Haa kimochiii, haru no ohisama mitai
点击:もう、さわらないでよ、くすぐったい/真是的,不要再摸了啦,好痒!
Mou, sawaranai deyo, kusuguttai
出场:あそこの人、おかしいな…/那边的人,好奇怪啊…
Asoko no hito, okashii na
技能3:神様、お慈悲を/神灵啊,请给予慈悲
Kamisama, ojihi wo
技能3:枯れ木に花咲く/枯木开花(注:日本的一句熟语,相当于中文的起死回生)
Kareki ni hana saku


椒图/椒図(しょうず)/Shouzu CV:能登麻美子

点击:そんなにジロジロ見ないでください/请不要那么盯着人家看啦
Sonna ni jirojiro minai de kudasai
出场:ふう…やっと一息つけますわ/呼…总算能喘口气了
Fuu... yatto hitoiki tsukemasu wa
技能3:流水の勾玉/流水之勾玉
Ryuusui no magatama
技能3:その痛み、お分けください/把你的痛苦,都交给我分担吧
Sono itami, owake kudasai
(感谢keribbit纠错)


座敷童子(ざしきわらし)/Zashiki-warashi CV:竹内順子

点击:私、きれい好きなの/我可是很爱干净的
Watashi, kireizuki nano
出场:それ以上、私に近づかないで!/不要再靠近我了!
Sore ijou, watashi ni chikazukanai de
技能3:私が扱っておくね/我来处理吧
Watashi ga atsukatte oku ne
技能3:これでよし/这样就好了
Kore de yoshi


 
 


食发鬼/髪喰い/Kamikui CV:間宮康弘

点击:きたない手でさわないでくんない?/能不能不要用脏手碰我?
Kitanai te de sawanai de kunnai
出场:もう…髪好きの邪魔しないでよ/真是的…不要打扰我欣赏头发
Mou... kamisuki no jama shinai deyo
技能2:良質の睡眠が美肌を作る/良好的睡眠对肌肤有好处
Ryoushitsu no suimin ga bihada wo tsukuru
技能3:マジでやばいって…/真是太不妙了…(吼叫)
Maji de yabaitte
挨打:あ~髪が汚れた…どうしてくれんだい?!/啊~(凶恶的语气)你弄脏我头发了!怎么回事?!
Kami ga yogoreta, doushite kurendai


蝴蝶精/胡蝶の精/Kochou no Sei CV:悠木碧

点击:将来は一番の人気者になりたいなあ/将来,想成为最有人气的 偶像 呢~
Shourai wa ichiban no ninkimono ni naritai naa
出场:あたしの一族はみんな天性の踊り子だよ/我们一族可是天生的舞蹈家
Atashi no ichizoku wa minna tensei no odoriko da yo
技能3:癒やしの舞/治愈之舞
Iyashi no mai
技能3:痛いの痛いの?飛んでいけ!/痛痛飞走! 
Itai no itai no, tonde ike


巫蛊师/蠱毒師/Kodokushi CV:間宮康弘

点击:虫たちがおれば何も心配いらんぞ/虫子们在的话什么都不用担心哟
Mushitachi ga oreba nani mo shinpai iran zo
出场:さあ虫たちよ、餌の時間じゃ/来,我的虫子们,到喂食时间了
Saa mushitachi yo, esa no jikan ja
技能3:魔蠱毒がどう */这蛊毒如何
Makodoku ga dou
死亡:痛いの…っくひひ/好痛呀…嘻嘻
Itai no... kuhihi


河童(かっぱ)/Kappa CV:保志総一朗

点击:ここの香り、水の中とは違うんですね/这里的香味与水中的不一样呢
Koko no kaori, mizu no naka towa chigaun desu ne
出场:水であなたの罪を洗ってあげます/以清流之名,洗清你的罪孽!(官方翻译)
Mizu de anata no tsumi wo aratte agemasu
技能3:大河の協奏曲/大河之水的协奏曲
Taiga no kyousoukyoku
技能3:聞け、大河の怒りを/听吧,这来自大河之水的愤怒!(官方翻译)
Kike, taiga no ikari wo


鲤鱼精/鯉の精/Koi no Sei CV:悠木碧

点击:あなたの足、おもしろい!/你的两只脚,好有趣!
Anata no ashi, omoshiroi
出场:尻尾で打っちゃうよ、痛いかも/我要用尾巴抽你了哦!可能会很疼哦!
Shippo de utchau yo, itai kamo
技能2:泡泡の壁!/泡泡之壁
Awa-awa no kabe
技能2:よちよちよ/摇摇晃晃
Yochiyochi yo
技能3:もう、大人しくしてよ/真是的,给我老实一点
Mou Otonashiku shiteyo


 
 


雨女(あめおんな)/Ame-onna CV:加隈亜衣

点击:どうしてこんなに、雨は切なさを運んでくるの?/为什么,雨带来的悲伤这么深?
Doushite konna ni, ame wa setsunasa wo hakon de kuru no
点击:いつになれば、心の雨は止むのか知らね/要到什么时候,这心中的泪雨才能停呢?(官方翻译)
Itsu ni nareba, kokoro no ame wa yamu noka shirane
出场:しんしんと雨が降る、私を呼んでいるようね/冷冷的雨落着,像是在呼唤我一样
Shinshin to ame ga furu, watashi wo yondeiru you ne
技能1:残時雨 *
技能3:清浄雨/清净之雨
Seijou u
技能3:空も泣いている/天空也在哭泣
Sora mo naite iru
技能3:涙が雨に紛れるかす/泪水与雨水混在一起
Namida ga ame ni magireru kasu


青蛙瓷器/磁器蛙/Jiki-kaeru CV:吉野裕行

点击:俺は踊りもいけるゲロ、みたいゲロか?/我还会跳舞呢呱,想看吗呱?
Ore wa odori mo ikeru gero, mitai gero ka
点击:蛙のはいっちょうってやつを、なめるなゲロよ *
Kaeru nowa itchoutte yatsu wo, nameruna gero yo
出场:さあ、運試していくゲロか?/来,要不要试试运气呱?
Saa, undameshite iku gero ka
出场:一つ賭けてみるゲロか?/不赌一发吗呱?
Hitotsu kakete miru gero ka
技能3:滅雀牌!*/灭将牌!
Metsu janpai
技能3:今こそ運試しの時ゲロね/现在就是考验运气的时刻呱!
Ima koso undameshi no toki gero ne


兵俑/兵傭/Heiyou CV:石田彰

点击:堅固な鎧、鋭い刃、強い魂をなすでござる。/坚固的铠甲,锐利的刀刃,组成我强大的灵魂。
Kengo na yoroi, surudoi yaiba, tsuyoi tamashii wo nasu de gozaru
出场:拙者の体より強靭なものは、ないでござる。/没有什么比在下的身体更强韧。
Sessha no karada yori kyoujin na mono wa nai de gozaru
技能3:すべてを受け止めるでござる。/全部由在下来承受。
Subete wo uketomeru de gozaru
技能3:盤石のかまえ/坚如磐石
Banjaku no kamae


山童(やまわらわ)/Yamawarawa CV:石田彰

点击:力比べてもしようか?/来和我比比力气吗?
Chikara kurabete mo shiyou ka
出场:急げ急げ、おにぎりは俺を待ってるぜ!/快点快点,饭团还在等着我呢!
Isoge isoge, onigiri wa ore wo matteru ze
技能3:どうしたどうした/怎样怎样!
Doushita doushita


狸猫/Tanukineko CV:保志総一朗

点击:酒じゃ酒じゃ!…ははは/喝酒喝酒!…哈哈哈
Sake ja sake ja
出场:わしの酒壷より硬いものなど存在せんわ/没有比俺的酒壶更硬的东西!
Washi no sakatsubo yori katai mono nado sonzai sen wa
技能3:炎の酒!/火焰之酒!
Honoo no sake


饿鬼/餓鬼/Gaki (Preta) CV:井上麻里奈

点击:ね、一口食べていい?一口だけでいいから/喂…我能吃一口吗?一口就够了
Ne, hitokuchi tabete ii, hitokuchi dake de ii kara
出场:お腹すいたな/肚子好饿啊
Onaka suita na
技能1:これを喰らえ!/尝尝这个!
Kore wo kurae
技能2:君を食べてもいいの?/我可以吃掉你吗?
Kimi wo tabetemo ii no
技能3:腹減った/(吞噬声)肚子饿了
Hara hetta
(感谢月搁@LOFTER的纠错)


 
 


童女(どうじょ)/Doujo CV:加隈亜衣

点击:月の光が私を見守っててくれるの/月光守护着我
Tsuki no hikari ga watashi wo mimamottete kureru no
出场:お兄ちゃん、どこにいるの?/哥哥,你在哪里?
Oniichan, doko ni iru no
技能3:命のきらめき/生命的光辉
Inochi no kirameki
技能3:この命を、お受け取りくだされ/我的生命,请你收下吧
Kono inochi wo, ouketori kudasare


童男(おぐな)/Oguna CV:井上麻里奈

点击:月の光よ、生命の息吹を/月光带来生命的气息
Tsuki no hikari yo, seimei no ibuki wo
出场:僕はここにいますよ/我就在这里啊
Boku wa koko ni imasu yo
技能3:魂魄の輝き/魂魄的光辉
Konpaku no kagayaki
技能3:僕の魂をさしあげましょう/将我的灵魂献上
Boku no tamashii wo sashiagemashou


山兔/山兎/Yamausagi CV:豊崎愛生

出场:蛙ごっこ出撃!ああ止まって止まって!/蛙先生出击!啊,快停下快停下!
Kaeru gokko shutugeki, a tomatte tomatte
技能2:ほらほら、よいしょっと/嘿哟嘿哟(山兔卖萌中)
Hora hora yoishotto
技能3:幸運の輪っか!/幸运之环!
Kouun no wakka
技能3:扭~呼!ho~呱!扭~哈!(山兔卖萌中)


跳跳妹妹/キョンシー妹/Kyonshi-imouto CV:諏訪彩花

点击:皮卡皮卡~皮卡林~
出场:聞いたよ/听见啦
Kiita yo
技能3:ワンワン、出撃!/汪汪,出击!
Wan-wan, shutsugeki
技能3:ワンワン、噛みつけ!/汪汪,咬他们!
Wan-wan, kamitsuke


跳跳弟弟/キョンシー弟/Kyonshi-otouto CV:高山みなみ(高山南)

点击:後ろ後ろ! /你后面你后面!
Ushiro ushiro
出场:は…お腹が痛い…/啊…肚子好痛…
Ha... onaka ga itai
技能3:この毒を喰らえ!/尝尝这毒气!
Kono doku wo kurae


 
 


丑时之女/丑時参(うしのときまいり)/Ushi-no-toki-mairi CV:斎藤千和

点击:釘!かかし!呪い!あはははは/钉子!稻草人!诅咒!啊哈哈哈哈
Kugi, kakashi, noroi
出场:呪え、呪え、呪ってやるよははは/诅咒你,诅咒你,放个诅咒给你哈哈哈哈
Noroe, noroe, norotte yaru yo
技能2:もう時間だよ/到时间了哦
Mou jikan da yo
技能2:呪怨の楔/咒怨之楔
Juon no kusabi


/覚/Kaku CV:ゆかな(由加奈)

点击:なめんじゃねえぞ!/别小看我!
Namen janee zo
点击:その汚い手をどけあがれ、さもなきゃあいつをずたずたにしてやるよ!/把你的脏手拿开,不然我就揍扁你!
Sono kitanai te wo dokeagare, samonakya aitsu wo zutazuta ni shite yaru yo
出场:よ!よろしくな/哟!请·多·关·照!
Yo, yoroshiku na
出场:たいまんか?最初はどいつだ?/要单挑吗?谁先来?
Taiman ka, saisho wa doitsu da
技能3:一発でっかいのいくぞ!/给你来一发大的!
Ippatsu dekkai no iku zo


首无/首なし/Kubinashi CV:石川界人

点击:は…これができるか?/哈,你能这样做吗?(用头跳绳)
Ha, kore ga dekiru ka
出场:っと…まったく、すぐ落ちちまうな/(头没了)哎,真是的…这玩意太容易掉了
tto, mattaku, sugu ochichimau na


鸦天狗/烏天狗(からすてんぐ)/Karasutengu CV:小林ゆう

点击:天が呼ぶ地が呼ぶ人が呼ぶ、悪を倒せと俺を呼ぶ!/天在呼唤地在呼唤人在呼唤,呼唤着我去打倒邪恶!(假面骑士强人的登场台词)
Ten ga yobu chi ga yobu hito ga yobu, aku wo taose to ore wo yobu
点击:基本ができてこその英雄だ!/英雄要从基础做起!
Kihon ga dekite koso no eiyuu da
出场:正義は必ず勝つ!/正义必胜!
Seigi wa kanarazu katsu
挨打:悪は許さん!/邪恶不可饶恕!
Aku wa yurusan
技能3暂缺


 
 


管狐(くだぎつね)/Kuda-gitsune CV:松田健一郎

点击:ん…暇じゃなあ…/嗯…好闲啊
N, hima ja naa
出场:何かが…おかしいの…/有什么东西…很奇怪呢…
Nanika ga, okashii no
技能3:雷雲の爆撃!/雷云炮轰!
Raiun no bakugeki
技能2(被动)触发时暂缺


武士之灵/武士の霊/Bushi no Rei CV:井上和彦

点击:わしの年か、どれどれ、数えてみようかの/你问老夫的年龄吗,来来来,要不要数一数呢
Washi no toshi ka, doredore, kazoete miyou kano
出场:朽ちてはおらぬ、まだ戦えるんじゃよ!/还没有腐朽,老夫还能战斗!
Kuchite wa oranu, mada tatakaerun ja yo
技能2:参れ、怨霊たち!/现身吧,怨灵们!
Maire, onryou tachi


铁鼠/鉄鼠(てっそ)/Tesso CV:保志総一朗

点击:そろそろ賃上げしてくれまへんか?/差不多该给我涨工资了吧?
Sorosoro chin'age shite kuremahen ka
出场:銭、貸してみな!/借我点钱吧!
Zeni, kashite mina
出场:銭や銭や!/钱啊钱啊!
Zeni ya zeni ya
技能3:地獄の沙汰も金次第や!/有钱能使鬼推磨!
Jigoku no sata mo kaneshidai ya
技能3:ほら銭やぞ銭!/看招!钱啊钱啊!
Hora zeni yazo zeni


独眼小僧/一つ目小僧/Hitotsume-kozou CV:小林ゆう

点击:あれ?和尚さまが呼んでる?/咦?师傅在叫我?
Are, oshou-sama ga yonderu
出场:鍛錬!は、は、は、は!/锻炼!哈—哈—哈—哈!
Tanren, ha ha ha ha
技能3:和尚さまのありがたうよ*
Oshou-sama no arigatau yo
技能3:巨石攻撃!/巨石攻击!
Kyoseki kougeki
技能3:泰山流重圧拳!/泰山流重压拳
Taizanryuu-juuatsuken
技能3:仏界奥義、重圧拳!/佛界奥义,重压拳!
Bukkai-ougi, juuatsuken


 
 
 SR 
 


鬼使黑/黒無常/Kuro-mujou CV:中井和哉

点击:俺について来い!/跟我来!
Ore ni tsuite koi
出场:お前はもう死んでいる/你已经死了
Omae wa mou shindeiru
技能3:が…この鎌!*/食我大镰刀!
Ga... kono kama
技能3:未浄げこん*
挨打:ふん、効かねえよ/呵,不痛不痒
Fun, kikanee yo


鬼使白/白無常/Shiro-mujou CV:鈴村健一

点击:時間ですね。さあ、行きましょうか/到时间了,来,出发吧
Jikan desu ne, saa, ikimashou ka
出场:今日もまた、彷徨える魂を感じる、僕の出番ですね/我感到了…今天也有灵魂正在彷徨着。该我出面了
Kyou mo mata, samayoeru tamashii wo kanjiru, boku no deban desu ne
技能3:地霊怨縛陣/怨灵地缚阵
Chirei-enbakujin
技能3:喚起招魂*


雪女(ゆきおんな)/Yuki-onna CV:諏訪彩花

点击:涙?それは何だ、温かいのか?/眼泪?那是什么,温热的吗?
Namida, sore wa nan da atatakai noka
出场:氷で閉した心に、鼓動などあるはずないだろう/已经被冰雪封冻的心,又怎会有跳动呢
Koori de tozashita kokoro ni, kodou nado aru hazu nai darou
技能3:行け、氷雪よ!/去吧,冰雪!
Ike, hyousetsu yo
技能3:吹き荒らす氷晶/呼啸吧,冰晶
Fukiarasu hyoushou
(感谢和谐之触纠错)


凤凰火/鳳凰火(ほうおうか)/Hououka CV:井上麻里奈

点击:火の中で生まれ変わる鳳凰を見た、美しい。/我看到了浴火重生的凤凰,如此美丽。
Hi no naka de umarekawaru houou wo mita, utsukushii
出场:灰になって散りなさい/变成灰消散吧
Hai ni natte chirinasai
技能3:浄化の火炎/净化的火焰
Jouka no kaen
技能3:火の海に溺れなさい!/在火海中溺亡吧!
Hi no umi ni oborenasai


妖狐(ようこ)/Youko CV:島崎信長

点击:仮面をつけた男は信用ならないかね?/你觉得带着面具的男人不可信吗?
Kamen wo tsuketa otoko wa shinyou naranai kane
出场:荒れ狂う嵐に、その身を引き裂かれるがいい!/就让这狂乱的风暴,割裂你的身躯!
Arekuruu arashi ni sono mi wo hikisakareru ga ii
技能1:気刃!/风刃!
Kijin
技能3:月刃で/月刃出击
Getsujin de
技能3:踊れ!荒れ狂う嵐の中で/舞动吧!在这狂乱的风暴中
Odore, arekuruu arashi no naka de


 
 


鬼女红叶/鬼女紅葉(きじょもみじ)/Kijo Momiji CV:桑島法子

点击:もう、私がきれいだからって、そんなに見ないで/真是的,就算人家很漂亮,也不要那样看着人家嘛
Mou, atashi ga kirei dakaratte, sonna ni minai de
出场:私の美貌のために、食らわせてもらうね/为了我的美貌,能让我吃掉你吗
Watashi no bibou no tame ni, kurawasete morau ne
技能3:亡者の舞!/亡者之舞!
Mouja no mai
技能3:もっと悲鳴を聞かせて!/让我听到你们的惨叫!
Motto himei wo kikasete
死亡:ああもう…鬱陶しいわよ/啊啊真是…好讨厌的感觉呢
Aamou... uttoushii wayo
(感谢hthhth777纠错)


食梦貘/夢喰い/Yumekui CV:西谷修一

出场:むん?夢のうまそうな匂いがする/嗯?有梦的味道,好香…(猪叫)
Mun, yume no umasouna nioi ga suru
技能3:麗しき夢!/美丽的梦!
Uruwashiki yume
技能3:夢見っけ!いただきます/发现梦了!…我要开动了
Yume mikke, itadakimasu


白狼(はくろう)/Hakurou CV:桑島法子

点击:足踏み、胴造り、弓構え、打起し、引分け、会、離れ、残心/用足、胴造、备弓、起弓、拉弓、会、离、残心
(来自弓道中的射法八节。残心(身),指射出箭后,身体架势与精神准备仍不松懈。翻译来自白狼传记)
Ashibumi, douzukuri, yumigamae, uchiokoshi, hikiwake, kai, hanare, zanshin
点击:射るたびに、私は新しい自分を見つける/每次射击,我都在发现新的自己
Iru tabini, watashi wa atarashii jibun wo mitsukeru
出场:私の的はどこだ?/我的靶子在哪里?
Watashi no mato wa doko da
技能3:お前の番だ!/轮到你了!
Omae no ban da
技能3:維持…全身!*
(感谢丨子弹艹对第一句的纠错以及提供了白狼的传记)


傀儡师/傀儡師/Kairaishi CV:能登麻美子

点击:兄さんと私、ずうっと一緒。/哥哥和我,永~远在一起。
Niisan to watashi, zuutto issho
出场:兄さん、うるさいやつがまた来たよ。/哥哥,那些烦人的家伙们又来了。
Niisan, urusai yatsu ga mata kita yo
技能1:攻撃する。/我来,攻击。(官方翻译)
Kougeki suru
技能1:守って。/保护我。(官方翻译)
Mamotte
技能3:兄さん、危ないよ。/哥哥,危险。
Niisan, abunai yo
技能3:兄さんがおこったと言っている。/哥哥说他生气了。(官方翻译)
Niisan ga okotta to itteiru


络新妇/絡新婦(じょろうぐも)/Jorougumo CV:井上喜久子

点击:まだ嫁いでないから、あなたを食べるわけないでしょ/还没有成为你的新娘,我怎么可能吃掉你呢
Mada totsuide nai kara, anata wo taberu wake nai desho
出场:おや、これは男の肉の香りかしらね/啊…这不是男人的肉香吗
Oya, kore wa otoko no niku no kaori kashirane
技能3:おいしい!/美味!
Oishii
技能3:命蝕むきょくが*


 
 


骨女(ほねおんな)/Hone-onna CV:諏訪彩花

点击:私を傷つけた輩は、みな切り裂いた/所有伤害过我的家伙们,已经全部被我大卸八块了
Watashi wo kizutsuketa yakara wa, mina kirisaita
出场:私の復讐を止めることなら、誰にもできやしない/没有人能阻止我的复仇
Watashi no fukushuu wo tomeru koto nara, dare nimo deki yashinai
技能2(复活):まだ死ねないんだよ!/我还没有死!
Mada sinenain da yo
技能3:私に触れるな!/不要碰我!
Watashi ni fureruna
技能3:死のない世界/没有死亡的世界
Shi no nai sekai
挨打:弱いね/真弱
Yowai ne


二口女(ふたくちおんな)/Futakuchi-onna CV:新谷真弓

点击:みんなよりちょっとだけ食べてるだけなの/我只是比大家稍微能吃了一点点而已
Minna yori chotto dake tabeteru dake nano
出场:いつもみんなを傷つけてしまうの/我总是会伤害到大家
Itsumo minna wo kizutsukete shimau no
技能3:ごめんなさい/我很抱歉
Gomennasai
技能3:わざとじゃないの/我不是故意的
Waza to janai no


吸血姬/吸血姫/Kyuuketsuki CV:ゆかな(由加奈)

点击:その指、今日の食べ物かな/你的手指是今天的食物吗
Sono yubi, kyou no tabemono kana
出场:あ、新鮮な血/啊,新鲜的血
A.. shinsenna chi
技能1:この…!/你这个…!
Kono
技能3:吸いつくしたい/我想吸干你
Suitsukushitai
技能3:血の降臨/血之降临
Chi no kourin


姑获鸟/姑獲鳥(こかくちょう)/Kokakuchou CV:行成桃姬

点击:あ…坊や、一体どこに行ったの/啊…小宝宝,你究竟跑到哪里了
A... bouya, ittai doko ni itta no
点击:この傘が、あたしの刃なのさ/这把伞就是我的利刃
Kono kasa ga, atashi no yaiba nano sa
点击:あたしの傘は、そこらの剣より鋭いよ/我的伞可是比别人的剑要锐利得多
Atashi no kasa wa, sokora no ken yori surudoi yo
出场:妖怪め!坊やを脅かすんじゃないよ!/可恶的妖怪!不许吓唬我的宝宝!
Youkaime, bouya wo odokasun janai yo
技能1:さあ!/傘剣(さんけん)!/飒!伞剑!
Saa/Sanken
技能3:傘が風雨からあたしらを守ってくれるんだ/伞在风雨中守护着我们
Kasa ga fuuu kara atashira wo mamotte kurerun da
技能3:あたしには、守りたいものがあるからね/我也有想要守护的东西啊
Atashi niwa, mamoritai mono ga aru kara ne
死亡:あたしは坊やを守るさね…/我必须要守护宝宝才行… 
Atashi wa bouya wo mamorusane
(感谢hthhth777、KOTOWARU纠错)


 
 


桃花妖/桃/Momo CV:水樹奈々
(注:均为关西腔)
点击:うちかて、桜に負けじと上玉や思うんどす/我觉得自己,也是不会输给樱的美人的说
Uchi kate, sakura ni makeji to joudama ya omoundosu
出场:うちに助けてほしんどすか/想让我助你一臂之力吗
Uchi ni tasukete hoshindosu ka
技能1(2):舞え(よ)、桃の花!/飞舞吧,桃花!
Mae (yo), momo no hana
技能3:死んだふりせへん/别给我装死
Shinda furi sehen
技能3:起きなはれ!/快起来!
Okinahare


樱花妖/桜/Sakura CV:能登麻美子

点击:桜が舞い落ちるときに、あたしのもとにお戻りなさい/到了樱花飘落的时节,就请你回到我的身边
Sakura ga maiochiru toki ni, atashi no moto ni omodori nasai
点击:お花は本当に甘いと思いますか?/你真的觉得…这花,很香吗?
Ohana wa hontou ni amai to omoimasu ka
出场:あたしの息吹でお目覚めよう/让我的气息将你唤醒
Atashi no ibuki de omezameyou
技能3:あなたのすべてを癒やしますよ/我会治愈你的一切
Anata no subete wo iyashimasu yo
技能3:かつの春越す *


惠比寿/恵比寿(えびす)/Ebisu CV:茶風林

点击:落としたのは金の斧、それとも銀の斧かの?/你掉的是这个金斧头,还是这个银斧头?
Otoshita nowa kin no ono, soretomo gin no ono kano
出场:わしは福の神じゃ、大事にせんと災いを招くぞい/老夫可是福神~不好好对待的话就会招来灾难哟
Washi wa fuku no kami ja, daiji ni sen to wazawai wo maneku zoi
技能3:貢物を集めて参り/我来收集贡品
Mitsugimono wo atsumete mairi
技能3:いずれそうの報いがあろうぞ/你的果报总有一天会到来
Izure sou no mukui ga arou zo
技能3:お主の願いを聞かせるのじゃ/你的愿望我已经听到了
Onushi no negai wo kikaseru no ja


妖琴师/琴師の妖/Kotoshi no Ayakashi CV:島崎信長

点击:少し静かにしていろ/给我稍微安静点
Sukoshi shizuka ni shiteiro
出场:うるさいぞ/好吵
Urusai zo
技能3:我の調べを聞け/听听我的旋律吧
Ware no shirabe wo kike
技能3:貴様への手向けだ/这是给你的送别之礼
Kisama e no tamuke da


 
 


清姬/清姫(きよひめ)/Kiyohime CV:行成桃姬

点击:なぜ、あたしはこんな姿に/为什么,我会变成这种模样
Naze, atashi wa konna sugata ni
点击:貴様にも愛ゆえの苦しみ、教えてやろ/让我来教教你爱所带来的苦痛
Kisama nimo ai yue no kurushimi, oshiete yaro
出场:憎き裏切り者、ここにいたか/可憎的背叛者,你在这里吗
Nikuki uragiri mono, koko ni ita ka
技能2:あたしから逃れられはしない/你,休想从我这儿逃掉(官方翻译)
Atashi kara nogarerare wa shinai
技能2:愛と毒の賛歌/爱与毒的赞歌
Ai to doku no sanka
技能3:貴様も愛に狂うの/你也为爱发狂吧
Kisama mo ai ni kuruu no
技能3:蛇の道は蛇/蛇知蛇道(注:日本谚语,比喻人能很容易地推测出同类所做的事)
Ja no michi wa hebi
挨打:この痛み、悪くない/这份痛楚,不算坏事
Kono itami, warukunai


跳跳哥哥/キョンシー兄/Kyonshi-ani CV:遠藤大輔

点击:俺を…解放しろ!/把我放开!
Ore wo kaihou shiro
出场:お前の骨は俺が拾ってやる/你的骨头由我来捡
Omae no hone wa ore ga hirotte yaru
技能1:喰らえ!/看招!
Kurae
技能3:蘇りの棺/从棺材中复生
Yomigaeri no hitsugi
技能3:さあ朝だぞ、とっとと起きろ!/太阳晒屁股咯,赶紧起来!
Saa asa da zo, totto to okiro


孟婆(もうば)/Mouba CV:釘宮理恵

点击:お友達になりましょう、忘れないから/我们来做朋友吧,不会忘记你的!
Otomodachi ni narimashou, wasurenai kara
出场:牙々(がが)、あっちだよ!/(一开始背对着)牙牙,是那边!(转身)
Gaga, atchi da yo
技能2:あいつらを叩いて!/打他们!
Aitsura wo tataite
技能3:天曹口寄せ!*


判官(はんがん)/Hangan CV:石田彰

点击:目には映りませんが、心には感じます/虽然目不能及,但可用心去感受
Me niwa utsurimasen ga, kokoro niwa kanjimasu
点击:拙者の黒い死者名簿を見なかったか/你有看到在下黑色的死者名簿吗?
Sessha no kuroi shisha meibo wo minakatta ka
点击:目で見える範囲が、心が向かう所とは限らない/眼睛能看到的范围,未必就是内心所向往的
Me de mieru han'i ga, kokoro ga mukau tokoro towa kagiranai
出场:生死は拙者が定める/生死由在下定夺
Seishi wa sessha ga sadameru
技能3:お前の刑を決めてやる/该决定你的刑罚了
Omae no kei wo kimete yaru
技能3爆炸暂缺


 
 


犬神(いぬがみ)/Inugami CV:関俊彦

点击:心の有り様が、剣に現れるのだ/心之所想,剑之所向
Kokoro no ariyou ga, ken ni arawareru no da
出场:剣に躊躇いは禁物だ、いくぞ!/剑术中踌躇乃大忌,上!
Ken ni tamerai wa kinmotsu da, iku zo
技能1:抜刀!/拔刀!
Battou
技能3:心剣乱舞/心剑乱舞
Shinken-ranbu
技能3:剣よ、xxxのままに*(音效太响了 听不清..)
(感谢ABBBBBBK纠错)


镰鼬/鎌鼬(かまいたち)/Kamaitachi CV:間宮康弘 (三人精分) 
(三个声音混在一起完全听不清,见谅…)
点击:俺たち三兄弟に楯突けた、いい度胸だな/敢跟我们三兄弟叫板,你好大的胆子
Oretachi sankyoudai ni tatetsuketa, ii dokyou da na
出场:俺たち鎌鼬三兄弟、さあいくぞ!/我们是镰鼬三兄弟,准备上了!
Oretachi kamaitachi sankyoudai, saa iku zo
技能1:ははは、俺たちこそ最強の兄弟だ!/哈哈哈,我们才是最强的兄弟!
Hahaha, oretachi koso saikyou no kyoudai da
技能1:兄弟のxxxに三連撃!
技能3:見ろ、兄弟の絆!*/看吧,我们兄弟间的羁绊!
Miro, kyoudai no kizuna
技能3:xxxxxxのが、ぎゃはは
(感谢KOTOWARU对点击语音的纠错)


海坊主/Umibouzu CV:関俊彦

点击:水面を見つめても、投影が見当たらない/就算凝视水面,也看不到倒影
Minamo wo mitsumetemo, touei ga miataranai
出场:津波を喰らわせてやるよ/让海啸吞噬你
Tsunami wo kurawasete yaru yo
技能1:猛る水柱/水龙卷,出击!(官方翻译)
Takeru mizubashira
技能3:波よ、すべてを呑み込め!/巨浪啊,吞噬一切吧!(官方翻译)
Nami yo, subete wo nomikome
技能3:おいなるはるよ*
Oi naru haru yo


般若/Hannya CV:梶裕貴

点击:ねえ、僕と遊んでよ?ねえってば…!/喂喂,来陪我玩会儿嘛?来嘛~!
Nee, boku to asonde yo, neetteba
点击/出场:もっと遊びたいな…/还想再玩一会呢…
Motto asobitai na
技能3:もうおしまい?つまんないやつ/这就完蛋了?真是个无聊的家伙~
Mou oshimai, tsumannai yatsu
技能3:いまさら遅いよ、さようなら/事到如今已经太迟了,永别了~
Imasara osoi yo, sayounara


 
 
 SSR 
 


酒吞童子/酒呑童子(しゅてんどうじ)/Shuten-douji CV:阪口周平

点击:俺様の名を知らぬものなど、この世にいない/本大爷的名号,世间无人不晓
Oresama no na wo shiranu mono nado, kono yo ni inai
出场:最強の権化酒呑童子、ここに爆誕!/最强之妖酒吞童子,登场!
Saikyou no gonge shuten douji, koko ni bakutan
技能3:もっと、もっと強くなるぜ!/更强,本大爷还会变得更强!(官方翻译)
Motto, motto tsuyoku naru ze
技能3:血が…もっと血を飲ませろ!/血…本大爷还要更多的血!
Chi ga... motto chi wo nomasero
挨打:遊びにもならね/动真格的吧
Asobi nimo narane


茨木童子(いばらきどうじ)/Ibaraki-douji CV:福山潤

点击:この腕を切られた恨み、決して忘れぬぞ!/这只手臂被砍下的恨意,我绝不会遗忘!
Kono ude wo kirareta urami, kesshite wasurenu zo
出场:ずたずたにしてやろ、一瞬でな/一瞬间就能把你们打得七零八碎
Zutazuta ni shite yaro, isshun de na
技能3:我が剛健、味わうがいい!/好好体会,我这刚健之力!
我が豪拳/剛拳、味わうがいい!/好好体会,吾之豪拳!
Waga gouken, ajiwau ga ii
(注:由于没有具体文本,Gouken这两种写法都说得通)
技能3:全員死ぬがいい、雑兵どもめ/全部死个精光好了,杂鱼们
Zen'in shinu ga ii, zouhyou domome
技能3:驚嘆せよ、私の強さに/为我的强大惊叹吧
Kyoutan seyo, watashi no tsuyosa ni
挨打:ふん、効かんな/哼,不管用呢
Fun, kikan na


大天狗(おおてんぐ)/Ootengu CV:前野智昭

点击:どれ、少し遊んでやろ/来过两招吗?
Dore, sukoshi asonde yaro
出场:参上仕った、我こそが大天狗なり/参上,吾名大天狗
Sanjou tsukamatsutta, ware koso ga ootengu nari
技能1:この羽が目にはやるか/你能跟上我羽毛的速度吗?*
Kono hane ga me ni hayaru ka
技能3:暴風を支配する我が力を見よう/让你见识一下我支配暴风的力量
Boufuu wo shihai suru waga chikara wo miyou
技能3缺一句,大概类似于:暴風陣/暴風刃(Boufuujin)


荒川之主/荒川の主/Arakawa no Aruji CV:子安武人

点击:愚かな人間め/愚蠢的人类啊
Orokana ningenme
出场:また死に急ぐやつか/又是赶来送死的吗?
Mata shi ni isogu yatsu ka
技能1:クズ!/杂碎!
Kuzu
技能3:飲み込まれるがいい!/就这样被吞噬吧!
Nomikomareru ga ii
技能3:深き闇の水流!/黑暗深处的水流!
Fukaki yami no suiryuu
挨打:くだらん/无聊
Kudaran


 
 


青行灯/青行燈(あおあんどん)/Aoandon CV:水樹奈々

点击:そんなにあたいの語りを聞きたいのかい?/那么想听我讲故事吗?
Sonna ni atai no katari wo kikitai no kai
出场:あなたの物語はこれで終りだよ/你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
Anata no monogatari wa kore de owari da yo
出场:あたいが案内してあげるよ、地獄まで、ね?/我来为你带路,终点是地狱哦,知道了吗?
Atai ga annai shite ageru yo, jigoku made, ne
技能3:あたいがちょっとだけ助けてあげるよ/那我就稍微帮帮你好了(官方翻译)
Atai ga chotto dake tasukete ageru yo
技能3:誰の魂にも、物語が眠ってるんだよ/所有人的灵魂里,都沉睡着故事
Dare no tamashii nimo, monogatari ga nemutterun da yo
技能3:ほら、こうすれば楽になるだろう/呵,这样你就能解脱了呢(官方翻译)
Hora, kou sureba raku ni naru darou
(感谢啄木猫头鹰对翻译的意见)


小鹿男/シシオ/Shishio CV:河西健吾

点击:一族の喜びも悲しみも、みんな僕が背負っているんだ!/我们一族的喜悲,全部靠我来背负!
Ichizoku no yorokobi mo kanashimi mo, minna boku ga seotteirun da
点击:地獄のような日々が、この体と心を鍛えてくれた/曾经地狱一般的日子,磨炼了我的身体与心灵
Jigoku no youna hibi ga, kono karada to kokoro wo kitaete kureta
出场:僕は負けない!/我不会输!
Boku wa makenai
技能3:鹿人(しかびと)は奴隷じゃない/鹿人永不为奴!
Shikabito wa dorei janai
技能3:この角に貫けるものはない*/我的角无往不利!(官方翻译)
Kono tsuno ni tsuranukeru mono wa nai
技能3:僕たちの今日を守るんだ/我要守护我们的现在!
Bokutachi no kyou wo mamorun da


妖刀姬/妖刀姫/Youtouki CV:井澤詩織

点击:近づかないで!…ごめんね/不要靠近我!…抱歉
Chikazukanai de... gomen ne
出场:呼んだ?/你叫我?
Yonda
技能3:邪魔しないで!/别挡道!
Jama shinai de
技能3:みんな死んで!/都去死吧!
Minna shinde


 
 


阎魔/閻魔(えんま)/Enma CV:能登麻美子

点击:心ここに在らず、っと言った感じね/这就是所谓,心不在焉的感觉呢
Kokoro koko ni arazu, tto itta kanji ne
点击:この髑髏は耳輪にしようかしら、杯にしようかしら/这个骷髅是做成耳环,还是做成酒杯呢?
Kono sharekoube wa mimiwa ni shiyou kashira, sakazuki ni shiyou kashira
出场:妾と遊びに冥府へおいでなさい/跟我一起到冥府游玩吧
Warawa to asobi ni meifu e oidenasai
技能1:おいでなさい!/来なさい!/来吧!
Oidenasai/Kinasai
技能3:妾に屈服せよ!/屈服于我!(官方翻译)
Warawa ni kuppuku seyo
技能3:魂魄返上 *
(感谢杰罗@LOFTER对翻译的建议)


两面佛/両面仏/Ryoumen-butsu CV:井上和彦
(注:括号外为雷神,内为风神)
点击:我の体を見ろ(こっちのがいい!)/欣赏吾的肉体吧(俺的比他更好!)
Ware no karada wo miro (Kotchi no ga ii)
出场:(こっちに帯びさせろう!)前方に敵/(交给俺吧!)前方发现敌人
(Kotchi ni obisaserou) Zenpou ni teki
技能1:これを喰らえ!/看招!
Kore wo kurae
技能3:神罪の連撃!/神罪连击!
Shinzai no rengeki


一目连/一目連/Ichimokuren CV:緑川光

点击:何か困ったことでも/有什么烦恼吗
Nanika komatta koto demo
出场:我が力を貸してやろ/我的力量借你一用
Waga chikara wo kashite yaro
技能2:恐れることはない/没什么好怕的
Osoreru koto wa nai
技能3:竜、出でよ、その力を我に!/龙,现身吧,将你的力量赋予吾!
Ryuu, ideyo, sono chikara wo ware ni


 
 
http://bbs.nga.cn/read.php?tid=10070310